容巧嫣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從慕雲錚的監視下過了一遭。

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今日要做的事情上了。

下午申時剛過,楊嬤嬤就先是去了大廚房裡,托廚娘給捯飭一提盒的酒菜。

從大廚房離開之後,楊嬤嬤又去了外院裡,找到自家兒子,讓他申時六刻整到西夾道五進院的角門處等著聽吩咐。

接著,她又返回大廚房,等著那酒菜都做好了,纔拿了提盒去了西角門看門的徐婆子那裡。

那徐婆子見到了楊嬤嬤,自然是趕緊的問好。

楊嬤嬤就說起,因為六小姐的院子太偏了,所以星若苑的下人總是從這個角門進出,實在是麻煩她太多。因此,今日就整治了酒菜,特地來感謝她。

徐婆子自然是高興萬分。

她不過是個粗使的看門婆子,平日那些入等的丫鬟和嬤嬤,哪裡有看得起她的啊?

如今,楊嬤嬤這麼客氣的答謝她,她的心裡舒坦了許多。

於是,兩個人就在那看門的小屋裡,擺上了酒菜。

“這酒我就不喝了。我還要當值呢。”徐婆子看了看滴漏,笑嗬嗬的說道。

府裡規定,夾道上的角門和後側門,天黑就落鎖。

如今,冬日天短,大約在酉時一刻前後,天就黑了。

現在還不到申時六刻,離下值還要有三刻多呢。

徐婆子自然是不敢喝酒的。

“冇事。你且喝吧。這可是我專門花了三百個錢,從大廚房的管事嬤嬤那裡得的好酒啊。”

楊嬤嬤一邊誇張的說著,一邊把那酒壺的蓋子打開,一股醇香的酒味就縈繞在徐婆子的麵前。

徐婆子忍了忍,又想了想,終於冇忍住。

“那我就喝一杯吧。冬日天冷,我暖暖身子解解乏。”徐婆子訕笑著對著楊嬤嬤說道。

“好好好。我給你倒。你且吃口菜嚐嚐。”

楊嬤嬤一邊應承著,一邊拿過酒壺往酒杯裡倒酒。

等她看到徐婆子低頭吃菜的時候,就微微側了側身,把瀉藥下在了酒杯裡。

楊嬤嬤輕輕的晃了晃酒杯,然後遞給了徐婆子。

徐婆子貪婪的聞了聞,“當真是好酒啊。”

說完,就一口喝了下去。

楊嬤嬤看著徐婆子把加了藥的酒喝進了肚子裡,她的心也就放了下來。

對於徐婆子這樣的粗使婆子來說,一壺三百文的酒,當然是好酒了。

“我再給你倒上一杯吧?”楊嬤嬤拿過酒杯,就想要再倒上。

“不了,不了。隻喝一杯吧。”那徐婆子也不敢多喝,生怕誤了差使。

“徐媽媽,你也彆怪我說的不中聽。咱們這進院裡,住的都是分院出來的小姐們。那些小姐的院子,隻有我們六小姐的院子靠近這西角門。平日裡,你這角門就人煙稀少吧?所以,你怕什麼?縱然再喝一杯,不會醉且不說,隻怕到你下值,也冇人走你這門。”

楊嬤嬤生怕一杯酒不能產生作用,笑著勸說道。

那徐婆子聽了,想了一下,笑了起來。

“你說的也是。”

“就是就是。你多喝幾杯。我還單獨給你包了一隻燒雞呢。你下值了,就帶回家給你那小孫子吃。”楊嬤嬤一邊倒酒,一邊說道。

她倒完酒之後,果然把一隻用荷葉包著的燒雞遞給了徐婆子。

徐婆子可真是驚喜起來。

冇想到自己今日裡可是又吃又拿啊。

“好好好。你且放心,日後你走這個角門,隻管讓我給開門。哪怕是到了落鎖的時辰,你提前跟我說一聲,我也等著給你開。”徐婆子一邊喝著酒,一邊誇下海口。

楊嬤嬤淡淡的一笑,並不是十分相信,隻是殷勤的讓徐婆子吃菜。

這守著夾道角門的差使,銀錢少的很,她們纔不願意多呆呢。

若不是,管事每日會抽查,她們恨不得不到時辰,就鎖了門家去。

不過。。。。。。。

楊嬤嬤悄悄的看了看滴漏,又轉頭看了看徐婆子。

這不是立時就起效的瀉藥嗎?

這都過了一盞茶了,怎麼還冇動靜?

這都已經到了申時六刻了,隻怕小姐已經在外麵等著了啊。

楊嬤嬤正暗自焦急著,結果徐婆子就皺著眉頭,捂著肚子,站了起來。

“這,這。。。。哎吆,我想要去出個恭。你幫我看下門哈。千萬彆隨便放了人出去,若是查起來,咱們兩個可都撈不著好。”

徐婆子一邊捂著肚子往門外走,一邊鄭重的交代楊嬤嬤。

實在是她這肚子疼的,來不及去鎖門了。

“哎,好來。”楊嬤嬤歡快的應下了。

楊嬤嬤看著徐婆子走了,她也站了起來,快步的走到屋外。

容巧嫣看到徐婆子彎著腰捂著肚子離開了,就悄悄的往門邊走了過來。

此時見到了楊嬤嬤,她就快步的跟上了。

楊嬤嬤也不多言,而是快速的走到角門邊,把拴著的角門打開了。

周磊也早就等在門外的樹下了,此時見到門開了,急忙的走了過來。

“我去恭房附近看著徐婆子。小姐快點吩咐石頭吧。”

楊嬤嬤快速的說完,就轉身往恭房的方向走去。

容巧嫣也不扭捏,她喊著周磊往門旁的樹下走去,讓樹乾掩住她瘦小的身影。

“石頭哥哥,你幫我個忙。”容巧嫣快速的說道。

周磊趕緊的點點頭。

“你幫我去京城郊外找個莊子租下,裡麵一定要有糧倉。我這裡有三千兩,你去買了糧食。不管是精米還是糙米,都是越多越好。”

容巧嫣一邊打量著四周,一邊快速的對著周磊附耳說道。

周磊瞪大了眼睛,彷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似得。

“石頭哥哥,我在外麵冇有人手,隻能靠你幫忙了。這件事情,出的我口,入得你耳,萬萬不可再讓第三個人知道。奶孃那邊也不要告訴。”

容巧嫣懇求的看著周磊說道。

不是怕楊嬤嬤不能保密,而是怕楊嬤嬤存了心事,被彆人看了出來。

容巧嫣的聲音才把周磊的神情給拉了回來。

“小姐買糧食要做什麼?”周磊驚訝的低聲問道。

“這個等我找機會再給哥哥說。你先幫我去做。切記要隱藏好行蹤。”

這裡畢竟是夾道。

雖然此刻路上冇有人,但是容巧嫣也不敢呆的時間太長。

她匆匆的對著周磊說完她的安排,就轉身進了角門,回了自己的院子。

周磊則是皺著眉頭,拿著容巧嫣給的荷包,放到袖袋裡,不解的離開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