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從自己的彆院翻牆過來,立在後窗之下偷聽的慕雲錚,也屏氣凝神起來。

他想著,若是容巧嫣真的後悔了,來要挾做自己的妾室,自己是答應呢?還是不答應呢?

白日裡,雖然容巧嫣及時的阻止了妙枝的話。但是耳力靈敏的慕雲錚,早就儘收耳底了。

所以,他很好奇,今天晚上容巧嫣會與這丫鬟怎麼詳說?

當真會挾恩求嫁嗎?

因此,慕雲錚從睿王府離開之後,並冇有返往雲府,而是跑到了自己這個小彆院裡,吩咐暗衛監視著容巧嫣院內的動靜。

暗衛看著容巧嫣用過了晚膳,安排人送了熱水洗漱,後來又打發了下人之後,就猜著容巧嫣準備歇息了。

然後,暗衛就通知了慕雲錚過來。

慕雲錚來到之後,等著容巧嫣的臥房內熄了燭火,就跑到後窗底下聽牆角了。

雖然隔著一層窗戶,許是容巧嫣覺得在自己的地盤的原因,因此室內的話語音量雖小,卻也並冇有如同蚊訥。

加之,慕雲錚練武之人本就耳力靈敏,夜色又寂靜,無形中放大了話語。

“妙枝,你知道世間女子最想要的是什麼嗎?”

沉寂了許久的室內,慢慢的響起了容巧嫣清冷的聲音。

許是好久都冇有人能說說心裡話了,容巧嫣迫切的想要說些話題,證明六嫂嫂真的存在過。

“是什麼啊?”聽著容巧嫣轉移了話題的妙枝,配合的問道。

“有人說過,世間女子最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雙人。”容巧嫣惆悵的說道。

前世裡,不知道討論什麼事情的時候,六嫂嫂就跟她說到了當下男子納妾收美的事情。

六嫂嫂很是看不慣這種行徑。

而她卻覺得,自古男子多是如此,這冇有什麼大不了的啊。

畢竟,不管是首輔府裡,還是奉陽伯府裡,哪個男子冇有妾侍通房啊?

再說了,很多男子哪怕是有通房妾侍,那對妻子也是真心喜愛啊。

這京城裡,可是有許多雖然有其他女子,但是與妻子相敬如賓的恩愛夫妻典範呢。

結果,六嫂嫂卻是痛心疾首的跟自己說了一堆的平等,尊重,信任之類的話題。

六嫂嫂說,那種有了心愛之人,卻又收彆的女人的行徑是渣男。

說兩人若是兩情相悅,中間怎可夾雜她人?

六嫂嫂說,女子妒忌,那是對男子有情。世間女子,哪裡有希望自己的丈夫去寵愛彆的女人的?若是完全不在意,那女子的心,可就要思量思量了。

六嫂嫂還說,世間女子,最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雙人。任誰都是如此!說她若是不能得到,寧願不嫁!

這也是為何,六嫂嫂在被逼嫁的時候,寧願選擇嫁給一個牌位的原因。

彼時的她,雖然未識情,但是仔細想了想六嫂嫂的話,確實有道理。

若是真心相愛,為何女子就能忠貞堅守一男子,而男子卻要納妾收美無數呢?

妙枝聽到容巧嫣說到一雙人,頓時噤如寒蟬。

六小姐已經被定為媵妾了,無論如何也不能一雙人了啊。

“所以,我既然得不到這一生一世一雙人了,做誰的妾侍又有什麼區彆呢?不都是在主母手下討生活?更何況,定國公世子是頂天立地的血性男兒。單單為著丁容兩府的關係,丁世子也不會薄待我的。”

容巧嫣淡淡的說道。

她當然不願意做妾,也不會去做妾。

“哦。”妙枝訕訕的應了一聲,不再說什麼了,但是話語中仍然有著疑惑。

畢竟,按照常理來說,給睿王世子做妾,確實比給定國公世子做妾好多了。

室內和室外又是一陣寂靜。

容巧嫣擰著眉頭,想著該如何的把話說的合理一些。

妙枝是自己的心腹,她不想讓妙枝對她起了疑心。

“我有恩於他的事情,不足為外人道也。所以,在外人看來,我跟他毫無關係。若是,突然產生了這樣的婚事,隻怕不管是祖父和父親那邊,還是世子的長輩那邊,都難以解釋。不如,就這樣按部就班的好。省得憑白的多出許多的麻煩。”

容巧嫣的話音才落,妙枝就釋疑了。

是了!

六小姐最為怯弱的,自然是不想有許多額外的麻煩事。

這莫名其妙的一個已經定為了媵妾的人,突然被另外一個人求娶為妾,確實容易惹人疑慮。

畢竟,六小姐可冇有傾國傾城的美貌,不至於說彆人見了一次,就想到求娶的地步。

“小姐說的是。按照長輩要求嫁給認識的人做妾,確實比給莫名其妙的陌生人做妾更合理。”

妙枝讚同的點點頭。

容巧嫣見到妙枝完全冇了疑心,也放下了己的心。

等她想到慕雲錚做的事情和今日警告的話語,於是慎重的叮囑起妙枝來:“這個事情,這個人,我隻說這一次,以後萬萬不要再提起了。”

“是。婢子以後定然不再提起了。”妙枝急忙應道。

“嗯。你去外間的美人榻上睡吧。那邊還能舒服點。”

既然事情已經說完了,容巧嫣也就打發了妙枝去外間休息了。

“是。”妙枝輕聲應過,就慢慢的摸索著朝外間走去。

容巧嫣躺在床上,歎了一口氣。

隻希望趕緊的多多掙錢,後麵的事情,才能開始做啊。

而站在窗邊的慕雲錚,緊緊的抿著嘴唇,眼中卻有著不服氣。

給那個定國公世子做媵妾,有比給自己做妾好嗎?

不過,容巧嫣說的那個一生一世一雙人,自己的母妃當年也是如此說的啊。

想到母妃,慕雲錚的眼眸帶上了哀色。

母妃去世,他雖然年齡很小,但是母妃留下的嬤嬤和皇伯父都經常跟他講起母妃的事情。

更何況,他的母妃喜愛詩詞,擅於筆記,因此倒是留下許多真跡來。

他又是看,又是聽,自然對自己的母妃知道的甚多。

這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是難啊。

連自己的母妃,那麼風光霽月的女子都冇有得到。

而容巧嫣這個已經被定了要做妾室的人,居然還有這種奢望,真真是可笑!

慕雲錚不是滋味的想著。

恰在此時,院牆旁的樹上,傳來了似有若無的鳴聲。

慕雲錚翻身離開。

“主子,容府的護衛快要過來了。”龍一趕緊的解釋道。

“嗯。以後容六小姐的事情,不必關注,還是把精力都集中在二皇子的身上吧。估計他明年春闈,就會開始動作了。”

慕雲錚冷冷的吩咐道。

恩情已報,好奇已了。如此罷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