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因為操心林晚晴的事情,容巧嫣讓周磊進內院角門處聽吩咐的次數比較多。

結果,她在被定為媵妾之後冇幾日,就因為這事被大夫人給敲打了一番。

說什麼外院的人,就算是個下人,那也是年齡大了,不能整日裡往內院中跑動。

若真是有事情,讓未束髮的小廝去做就可以了。

容巧嫣知道,大夫人不過是因為給容舜華定了媵妾,心裡不暢,遷怒於自己罷了。

畢竟,內院裡使喚男仆的事情,也不是冇有。

不過,容巧嫣也不想在這方麵跟大夫人爭執,因此就做誠惶誠恐的樣子應了。

自此之後,她也多是讓楊嬤嬤去前院給周磊傳話。

不過,這件事情,容巧嫣自認茲事體大,隻打算親自告知周磊去辦。

所以,她勢必要單獨的去見一見周磊,安排他做這個事情。

想到這裡,容巧嫣複又囑咐起來:“最好見麵的時候,能把那看門的婆子支走。”

“要把那婆子支走嗎?”楊嬤嬤一邊思量著,一邊問道。

她雖然好奇小姐為何要親自去見周磊吩咐事情,但是小姐既然不說,自然是有不說的道理。

所以,她也冇多問。

反正,她回頭問問自家兒子就是了!

“對,最好能支走。畢竟,那個角門尋常不讓我們走。若是我過去被看門的婆子看到了,隻怕那看門的婆子會報到大夫人那裡去。憑白的增加了麻煩。”

容巧嫣點點頭說道。

那夾道是給下人走的,小姐們出門就需要按照規矩,報了大夫人然後走進院的角門。

若不然,小姐買通了那看角門和後門的婆子,豈不是可以隨時隨地的出入府裡?

所以,管家的大夫人可是跟這些看夾道角門和後門的婆子們下了死命令的,若是放了主子出門,那就直接一家子打死。

容巧嫣自然不會出府。

再說了,就算她能支開角門婆子進了夾道,也不容易出後門。

那看後門的,可是至少要有兩個婆子一起看的,怕得就是有人徇私,放了人出府。

“那老奴到時候先去大廚房裡,讓廚娘做些酒菜,拿給那看門婆子吃。然後,裡麵放些瀉藥,等她出恭的時候,小姐就在門口吩咐石頭。”

楊嬤嬤一邊想著法子,一邊估摸著時刻繼續說道:“最好就是申時五六刻吧?那樣在晚膳之前給那婆子拿吃食,不算是突兀。又是天色將暗未暗的時候,不會引人注意。”

楊嬤嬤征詢的看著容巧嫣。

容巧嫣聽了楊嬤嬤的話,細細的思量了起來。

夾道是在府裡的最外側,是為了讓下人做一些重活的時候走的。

申時末,那收夜香的也收完了,那采買食材的也采買完了,尋常也冇有什麼重活需要走那了。

而那角門,卯時初開鎖,天黑就落鎖,連值夜的婆子都冇有。

因此,大家到了天快黑的時候,基本都不會往那夾道去。

再說了,那是一條筆直空曠的大道,但凡有個人在路上行走,都能看得見。

她隻是在門口,跟周磊簡短的說幾句話,想必不會太惹人眼。

想到這裡,容巧嫣點點頭。

“行。那就定在申時六刻吧。妙枝,你去取二兩碎銀子給奶孃。”

定下之後,容巧嫣就轉頭吩咐妙枝去錢匣子裡拿碎銀子。

妙枝趕緊打開了錢匣子,從中稱了二兩碎銀子交給楊嬤嬤。

“用不了這麼多。”楊嬤嬤看著這麼些錢,自然是趕緊推辭。

不過是一個守門的婆子罷了,不值當用那麼好的酒菜。

“你留著。以後,有其他需要打點的地方,就不用一直來支銀子了。尤其是西角門和西後側門的看門婆子,可以經常給她們帶一些吃吃喝喝的東西。”

容巧嫣讓楊嬤嬤收下。

吃人嘴短,拿人手軟。收了楊嬤嬤的東西,少不得要在規矩內,行個方便了。

前段時日,楊嬤嬤經常出府去賣圖樣。以後,楊嬤嬤也少不了出府去打探訊息等瑣事。

所以,打點一番這角門的婆子以及後側門的婆子,省得她們有怨言,再傳到大夫人耳朵裡去。

楊嬤嬤想了一下,覺得頗有道理。

自己為了給小姐賣圖樣,總是進出府,確實是該花些銀錢,買些東西打點一下了。

楊嬤嬤收下碎銀子之後,就貼身放了起來。

一時,事情都吩咐完畢,容巧嫣這才讓妙枝傳了晚膳。

她少少的吃了一些之後,就讓人把膳食撤下去了。

等著下人們吃過了晚膳,容巧嫣又洗漱完畢之後,就早早的把其他人都打發了下去,隻留了妙枝值夜。

妙枝也猜到定然是今日白天的事情,自然是忙不迭的應下了。

她伺候著容巧嫣躺下之後,就吹熄了蠟燭,摸黑在床邊的小榻上坐下了。

容巧嫣沉思了一會,想著該從何說起。

“你白日裡的那個話,可是糊塗了。”

容巧嫣先是開口說起,妙枝讓她嫁給睿王世子的事情。

“我是庶女,他是堂堂的睿王世子,門不當戶不對。我怎麼可能以這個不能外傳的救命之恩,挾恩求嫁呢?”

“不是,小姐,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嫁他為妾啊?與其為媵妾,不如嫁給慕世子為妾。看在您的救命之恩上,世子也不會薄待了您啊。一個貴妾的位份定然是少不了的。等著慕世子承襲了王位,您可就是側妃了。這側妃也可以有誥命,跟妾可不一樣啊。”

妙枝卻是趕緊的分辨道。

她倒也冇那麼傻,想要自家小姐去要那世子妃的位置。

“這樣啊。。。”

容巧嫣明白過來妙枝的話,不由得失笑。

也是,是自己想多了,還以為妙枝想讓她去惦記那世子妃的位置呢。

其實妙枝的想法,倒也不算是出格。

有著救命之恩的妾侍,確實能被高看一眼。

若是前世的自己,說不得真的會應了----------畢竟,自己還頂著媵妾的身份呢。

怎麼都是做妾,那做慕世子如今的妾,以後有誥命的側妃,確實比做定國公世子的媵妾要好。

不過,。。。。。。。。

容巧嫣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她冇法跟妙枝解釋啊。

畢竟她謀劃著逃離的事情,妙枝是不知道的。

一室寂靜。

妙枝知道自己說到了自家小姐的傷心事,不敢再言語了。

小姐不喜做妾,作為從小伺候她到大的自己,如何不明白?

可是,冇法子啊,冇法子啊。

------題外話------

又是一上午修一章的一天。。。。。。

刪了寫,寫了刪。。。。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