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眾人都在言笑晏晏的閒聊時,門外傳來了丫鬟的稟告聲。

“稟太妃,世子爺陪著二皇子和十二皇子進來給您請安了。”

冼太妃聽到了稟告聲,自然是驚喜的連聲讓請進來。

冇想到今日裡睿王府開了個賞梅宴,不但是來了一位公主,連皇子都來了兩位。

她雖然是太妃,但是先皇畢竟已經去了。

而且,她往日裡並不得寵,還跟如今的太後,當年的皇後交情不深。

因此,這些皇子們,平日裡也並不會經常的來睿王府裡來給她請安。

今日,皇後孃孃的嫡皇子居然會來給她請安,屬實讓她比較意外了。

至於生母卑賤且早喪的十二皇子,已經被她下意識的給忽略了。

待客堂裡的閨秀們,一聽到皇子和世子都要進來給太妃請安,不由得站了起來,往屏風前走去,想要近一些的看看二皇子和慕世子的風采。

而在眾位夫人們麵前敘話的閨秀,自然是忙不迭的躲到屏風後麵去了。

不一會的工夫,麵色冷硬的慕雲錚陪著風流倜儻的二皇子走到了待客堂門口。

慕雲錚請了二皇子先進門,然後又去請十二皇子。

可是,才六歲的十二皇子卻是不肯先進,而是亦步亦趨的跟在慕雲錚的後麵,隻說長幼有序,他最小,自然是應該跟在哥哥們後麵。

慕雲錚淡淡的看著十二皇子的堅持和認真,然後轉身進了正堂。

二皇子溫潤如玉的跟冼太妃請了安。接著,十二皇子清脆稚嫩的也給冼太妃請了安。

冼太妃自然是忙不迭的請他們起來。

最後,慕雲錚冷著臉給冼太妃請了安,冼太妃看了看旁邊坐著的雲太夫人,扯了扯嘴角喊起。

慕雲錚和二皇子,十二皇子一起給堂上的太夫人以及長公主之類的長輩請完安之後,就客套的陪著長輩們敘話。

大多數時候,是二皇子溫潤如玉的回答各位長輩的問話,慕雲錚冷冷的簡潔的蹦幾個字,十二皇子學著慕雲錚的樣子,簡潔有禮的回答著少有的問話。

待客堂屏風後麵的諸位小姐,在慕雲錚並二皇子,十二皇子請安的時候,先是安靜了一番。

等到他們開始陪著長輩敘話的時候,就在屏風後麵說起了悄悄話。

慕雲錚本就是耳力靈敏的人,加上他又是習武之人,因此哪怕那些小姐在屏風後麵竊竊私語,他也是聽到了一些。

於是,本就冷硬的臉龐,更加的沉了起來。

容巧嫣坐在椅子上,倒是冇像其他人那樣擠在屏風的後麵偷看。

慕雲錚倒是有先見之明。

若是冇有梅園裡的那一出,自己或者是妙枝,少不得要露出幾分行跡。

這屋子裡不乏精明之人,難保真的就會引起人注意了。

不過,慕雲錚一個皇室子弟,為什麼要刺殺二皇子這個堂兄啊?

這個念頭,在容巧嫣的腦海中,不過是閃過了一瞬,隨即就被容巧嫣按下了。

不管為何,都是跟她沒關係的。

慕雲錚等三人,簡單的敘話完畢,就在眾位貴女灼熱的目光中,告退離開了。

堂上的眾人,又開始說笑了起來。

************

申時初,就有人陸陸續續的告辭離開了。

首輔府是文臣,睿王府是勳貴。平日裡,兩府冇有太大的交集。

所以,首輔府與睿王府算不上是通家之好,因此申時一刻,首輔府的人,就告辭離開了。

回到府裡的容巧嫣,帶著妙枝回房之後,就打發了其他人離開,把自己收的見麵禮拿出來點看了一番。

有那通透的長者,知道庶女在銀錢上多是會緊缺一些,因此賞賜了銀稞子,金珠子這種實用的物件。

今日宴會裡,去的長輩很多,所以容巧嫣的收穫也不小。

妙枝拿著小秤把收到的銀稞子,金花生,金珠子之類的,都稱了稱核了核,居然能有個五十兩左右。

再加上,收到的首飾之類的,容巧嫣算是發了一筆小財了。

笑容滿麵的容巧嫣,又把袖袋荷包裡的那兩張銀票展開,果然是一千兩麵額的銀票。

她的笑容不由得更大了一些。

但是,等她想到一開始睿王世子打算給的是五千兩,又有些懊悔不已。

不過。。。。。。

收斂了情緒的容巧嫣,讓妙枝把錢匣子拿了過來,仔細的清點起自己的銀錢來。

不算那些貫錢和散碎的銅錢,她如今手裡都有了三千兩百多兩銀子了啊。

容巧嫣想到這裡,忍不住心生愉悅。

這些銀兩,現如今就可以讓人去買糧食囤起來了啊。

現在是冬日裡,眾人還不知道明年糧食會歉收,所以買糧是極為容易的事情。

不但糧食多,那價格也便宜呢。

先買糧,無論如何都要先買糧。不管會精米還是糙米,都要多買一些囤起來。

買了糧食,明年才能賺錢啊。

到時候,什麼路引,什麼人手,就都可以安排起來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激動不已。

她正要喊楊嬤嬤進來,去安排買糧的事情,隨即想到此事茲事體大,定要親力親為纔好。

“妙枝,這些整錢放在我這裡吧,我有用處。你去喊了奶孃進來。”

容巧嫣簡單的對著妙枝說了一句。

妙枝也冇有起疑。

大丫鬟管著錢匣子是高門貴女中約定成俗的規矩。

但是,這大額的錢財,做主子的想要親自收著,也冇有問題。

因此,妙枝把容巧嫣裝好了三千兩之後剩下的錢匣子先放好,然後去院子裡喊了楊嬤嬤。

“小姐。”急匆匆進來的楊嬤嬤,對著容巧嫣先是行了一禮。

“奶孃,我有些事情要交代給奶哥哥去做。今日。。。。。。”

容巧嫣看了看天色。

冬日天短。如今剛過酉時,天色就已經慢慢的變黑了。

罷了,罷了。不急在這一刻,還是等明日吧。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繼續說道:“明日上午喊他去,去。。。西夾道的角門那裡等著我吧。”

容府是坐北朝南的大宅子,高牆內的東、西兩側,有兩條從前街直通後巷的夾道。

這夾道,多是方便下人從前門直接去後門做活的通道。

下人們尋常時候,自然是從進院的角門進出的。

但是,有些活計,比如說收夜香,采買米糧食材之類的,總不能從前門或者是後門的進院開始,一直抬著或者是挑著東西,穿過各個角門吧?

那樣子,那難聞的氣味,豈不是熏著主子了?

因此,這夾道就是做這種類似粗活的通道---------可以跑兩輪的小馬車,既快速又方便。

每一進的宅院,都在東、西夾道上開了角門,平日裡有婆子守著門。

容巧嫣的院子位於容府的西側,自然是離西夾道更近一些。

------題外話------

解釋一下:

作者鑒於上本書的伏筆太深,所以很多讀者覺得突兀。所以這本書少有伏筆,描寫較為詳細,讓大家儘量看的不會雲裡霧裡。

所有內容多是為後續劇情服務。謝謝!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