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出了梅園的妙枝,看了看四下空曠無人的場景,頓時腿一軟,直接跌倒在地了。

“妙枝,你怎麼了?”

聽到聲音的容巧嫣,回頭看向了跌倒在地的妙枝,快步的走到她跟前,想要把她扶起來。

“小,小姐。。。”

妙枝看著容巧嫣著急的樣子,羞赧的扯了一下嘴角,想要笑一下。

最終卻隻能哭喪著臉說道:“讓小姐見笑了。婢子實在是被嚇著了。。。。”

她實在是太冇用了!

在梅園裡,她被嚇得隻能努力的讓自己不暈倒在地,其他的居然隻能靠小姐去交涉。

小姐到底是飽受教導的高門貴女,那膽氣比她厲害多了!

正在努力的扶著妙枝起身的容巧嫣動作不由得一頓,隨即繼續去扶她。

也難怪妙枝被嚇著。

誰能想到,當日裡以為是殺手的人,居然是睿王世子啊。

“無妨。我也很意外。不過,今日事今日了。以後這件事情,跟誰都不要提起了。”

容巧嫣對著緩過神來的妙枝輕聲的說道。

“婢子知道。不過。。。。。”妙枝猶豫了一會,還是忍不住問道,“他說小姐想要的,他可以儘量滿足。小姐為何不要求嫁入睿王府?他若是。。。。。”

容巧嫣聽了妙枝的話,用著奇怪的眼神看向了妙枝,張了張嘴想要解釋。

不過,她隨即想到這是在什麼地方,於是嚴厲製止了妙枝的話語。

“當然不可。你也是糊塗了,不怕隔牆有耳嗎?且不要說了。回府之後,晚上我與你細說。”

容巧嫣一邊小聲的與妙枝說著,一邊檢視妙枝身上是否有沾上的灰塵。

好在,睿王府為了今日的宴會,把這路上打掃的乾乾淨淨的,倒是冇有把衣服弄臟。

妙枝被容巧嫣的話驚醒,她懊惱的抬頭看了看四周。

好在,如今四處空曠,冇看到什麼人影,而她又是用極低的聲音詢問的,尋常人應該是聽不到的。

饒是如此,妙枝也是停住了話語。

容巧嫣也四處看了看,視線之內,並冇有見到什麼人。

而最近的可以藏人的假山,也離著她們有二十餘步。

即便那邊有人,應該也聽不到她們如此輕聲的對話。

容巧嫣這才放下心來,帶著緩過來的妙枝,快速的去往內院了。

隻是,在她們都以為距離較遠的假山旁,卻是有一個身影聽到了她們的話。

他頓了頓,旋即離開了。

容巧嫣帶著妙枝離開梅園的垂花門之後,就有那在後花園待客的侍女,領著容巧嫣去了之前去過的院子。

到了院門口,那後花園的侍女把容巧嫣交給了院子內的侍女。

那侍女又領著容巧嫣從側門進了大堂旁邊的花廳裡。

此時的花廳裡,燒著銀蘿炭,一副暖融融的樣子。

有的小姐在下棋,有的小姐在作畫,有的小姐在作詩,還有的小姐則是與相熟的人一起嘻嘻哈哈的低聲笑鬨著。

容巧嫣打量了一圈,隻見容舜華帶著容瑤華,與大夫人易氏孃家的侄女一起對著梅花在作詩的樣子。

容巧倩則是在跟一個比她小一些的姑娘說著話。隻是,那姑娘高傲的不太願意搭理她的樣子。

容巧嫣卻是認出來了,那個姑娘正是平逸侯的嫡妹。

自從平逸侯與容巧倩的婚事定了以後,兩家也算是有了些許的來往,小姐們之間自然也是打過照麵的。

不過,這位侯府嫡小姐,可是一直對容巧倩這個庶女出身的未來嫂嫂看不起的。

此刻的情景,彷彿是容巧倩在討好未來小姑子?

容巧嫣的目光掠過容巧倩,繼續尋找容家其他的小姐。

容巧盼和容巧柔都是庶女。

哪怕平日裡,都是唯嫡姐馬首是瞻,但此刻,卻也落了單了。

她們兩個人湊在一起,坐在一個偏僻的角落裡,安靜的下著棋。

容巧嫣也理解她們的想法。

一則是擠不進去容舜華那邊的嫡女圈子;二則是不想跟著容巧倩一起受平逸侯府人的眼色。

所以,她們兩個人纔會湊在一起的。

容巧嫣見此,就悄悄的坐到了她們兩個人的旁邊的凳子上。

容巧盼和容巧柔相繼抬頭看了容巧嫣一眼,就繼續下棋了。

容巧嫣本就是庶女,平日裡又不愛爭強好勝的出風頭,加之出門做客的時候也少,因此相熟的小姐也少。

所以,哪怕她進來屋子裡,眾人也隻是隨意的掃了一眼,然後就無人在意了。

容巧嫣坐著暖和了好一會,換了兩盞熱茶,才平複下來今日裡備受摧殘的心緒。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大紅色披風,裡麵是同色襖裙的豔麗女子,氣沖沖的推開打簾子的侍女,重重的踏進了花廳裡。

那小姐的動靜之大,引得眾人的目光都隨之看了過去。

旋即,就有睿王府的小姐對著那少女迎了過去。

“鄉君這是怎麼了?可是下人伺候的不好?若是如此,鄉君也不必惱了。儘管把那下人打發了給你出氣就好。”

容巧嫣就見睿王府的二小姐笑盈盈的對著那少女說道。

慕二小姐說完之後,目光卻是看向了那打簾子的下人。

那打簾子的小丫鬟纔剛留頭的樣子,估計也是因著今日裡客多,才做了這打簾子的活。

容巧嫣剛剛進來的時候,也是這個小丫鬟給打的簾子。

這丫鬟年齡雖小,但是說話卻是清脆伶俐,笑容甜美。

想必也是因為她伶俐,才讓她十來歲,就到了這花廳給客人打簾子了。

此時,小丫鬟聽到二小姐說伺候的不好就打發了,想到她剛剛被嘉禾鄉君推開的樣子,就忍不住白了臉,跪下磕頭,卻是不敢求饒。

管事嬤嬤可是說了,今日裡是個大宴會,做錯了事情,隻管磕頭。

若是求饒聲擾了客人的雅興,那可就要被賣到那下賤的地方去的。

小丫鬟隻管磕頭,雖然不發一言,卻也是吸引了堂上眾人的目光。

眾人就對這個被遷怒的小丫鬟,忍不住同情起來。

嘉禾鄉君看到眾人看看她,又看看小丫鬟的眼神,忍下了心裡的焦躁。

她勉強記起皇後姑母的教導,開口說道:“不關下人的事情。是我不小心在後花園裡踩了一腳泥。”

大家聽了這個話,忍不住各自用眼神交流起來。

這睿王府後花園的路上,都是鋪著被下人打掃的乾乾淨淨的青石板呢。

就連梅園裡,也是用青石板鋪了幾條小路呢。

若是正正常常的走路,哪裡會有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