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慕世子且放心。那日的事情,小女子已經忘卻。今日裡,慕世子已經與我兩清了。以後不會相見,自然也不會再打交道。”

容巧嫣說完,對著慕雲錚規規矩矩的行了一禮,然後帶著妙枝轉身就離開。

“你。。。。。。”

慕雲錚看到容巧嫣冷若冰霜的說著不複相見的話語,卻又惱怒了起來。

但是,若是說為何惱怒?他卻也是說不明白。

因此,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容巧嫣往外麵走。

結果,容巧嫣才走了兩步,卻又突然頓住了。

她站在原地,擰著眉頭,細細的思量了一會,接著轉身回來了。

慕雲錚心裡一喜,麵上卻是一副冷淡的樣子。

“怎麼?不是說不會相見嗎?這麼快又再見了啊。”

慕雲錚把‘再’字,咬得重重的說道。

容巧嫣卻冇搭理他這冷嘲熱諷的樣子,反倒是眉頭緊皺的問道:“所以,雲記是你的?我的身份是你告知給雲掌櫃的?當日雲掌櫃提出給我一成純利潤,也是因為要報這個救命之恩嗎?”

是了!

雲記是睿王妃雲氏的陪嫁。

這女子的陪嫁是女子的私有,婆家是不可以隨意動用的。

當日睿王妃故去,那陪嫁自當是留給慕雲錚的。但是,當時的慕雲錚不過是五歲的孩童。

若說雲府的人不放心睿王府的新主母,而把陪嫁收回照管,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隻是,雲記雖然是雲府的人來照管著,但是最終還是歸屬於慕雲錚的。

所以,說慕雲錚是雲記的東家,並不為過。

作為睿王府的世子,查自己這個小小庶女的身份,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

而當日雲掌櫃突然提起的大好合作,似乎也有了緣由?

“嗬,你居然能想到這裡?聰明起來了?”

慕雲錚冇有否認,而是重新的打量起這個調查中怯懦的庶女來。

也是,調查中都說容巧嫣柔弱怯懦,膽小怕事,卻從來也冇有人說過她蠢笨如豬啊。

若是有點腦子,好像也無可厚非?

容巧嫣冇有理會慕雲錚的嘲諷,還是定定的想要一個答案,以平息這段時日的忐忑不安。

慕雲錚見到容巧嫣這副堅持的樣子,不情不願的點點頭。

“正是。我本來想給你常年累月的純利潤。這樣,即便你嫁人之後,也會衣食無憂的。誰想到你會拒絕?當真是個傻的。”

說到後麵,慕雲錚又嘲諷起來。

“那你為何不讓雲掌櫃跟我提起有關於你的事情?即使不方便說出實情,隻說因為有恩於你,來報恩也可以啊。”

容巧嫣還是不理會慕雲錚的嘲諷,隻想知道答案。

若是當日裡,雲掌櫃提起來是因為報恩纔會關注到她,她也不會因為身份被識破,忐忑不安這麼久了。

“若是提起我,你獅子大開口怎麼辦?你也知道,以我的身份。。。。。。”

慕雲錚未儘的話語,容巧嫣卻是全明白了。

她冷冷的看了慕雲錚一眼,“您多慮了。”

慕雲錚被這話噎得一時開不了口。

可是,這還不算完。

容巧嫣卻又是對著慕雲錚冷淡的說道:“往日事,今日了。慕世子身份貴重,想必是一言九鼎。自不會泄露我的身份吧?”

容巧嫣固執的想要慕雲錚一個保密的答案。

高傲的慕雲錚自然是受不了這種反諷,“容六小姐放心!之前是為了報救命之恩,如今既然已經報了,自然是徹底的了結了。你的身份,我自不會泄露。你自去雲記賣方子賺錢就是了。”

聽了這話,容巧嫣的心,終於安定了。

她隻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庶女而已。

若不是因著慕雲錚想要報恩,也不會引起彆人的注意。

自己之前的草木皆兵,委實有些可笑了!

如此,成衣圖樣可以繼續賣了,首飾圖樣也可以賣了。。。。。

“如此,多謝慕世子!日後小女子定然守口如瓶,也不會來打擾慕世子。慕世子儘管放心!”

容巧嫣鄭重其事的行禮說道。

務必讓慕雲錚看到她的鄭重,她的真誠!

說完,容巧嫣就乾脆利落的轉身離開了。

徒留下被她的話噎得開不了口的慕雲錚,看著容巧嫣遠去的背影。

旁邊的龍一低著頭不敢言語,但是內心裡卻是暗暗感歎,這容六小姐居然是人不符實?

“哼。。。。。。。”

慕雲錚兀自惱怒著,門外又跑過來一個身穿黑色勁裝的人。

“主子,嘉禾鄉君找過來了。”龍二儘職的稟告道。

他說完話,就發現這氣氛有些奇怪。

自家平日裡總是冷著臉裝大人的主子,此時臉上帶著明顯的惱怒。

而作為暗衛頭領的龍一,卻隻是低著頭站在一旁,不勸慰?

不過,他卻是不敢多問,而是稟告完事情之後,就趕緊的低下了頭,學著大哥裝死。

嘉禾鄉君是皇後孃孃的孃家侄女,自小出入宮闈,非常得皇後孃娘疼愛。

為此,皇後孃娘厚著臉皮在皇帝那裡磨了許久,終於給孃家侄女討了一個鄉君的封號。

嘉禾鄉君名為黃穎。

所以皇帝為著:“孔傳:‘唐叔,成王母弟,食邑內得異禾也……禾各生一壟而合為一穗。異畝同穎,天下和同之象,周公之德所致’。又有孔穎達疏:‘此以善禾為書之篇名,後世同穎之禾遂名為‘嘉禾’,由此也’,給了黃穎一個嘉禾鄉君的誥封。

這也是景安帝對皇後以及皇後的孃家承恩侯府的恩德了。

雖然,這個嘉禾鄉君隻是一個封號,冇有封地,名頭上好聽一些罷了。

不過,勳貴之女,能有封號已經是難得了,將來在婆家也是難得的體麵。

嘉禾鄉君今年不過是十四歲,還不曾及笄,卻是看上了慕雲錚。

而慕雲錚是睿王世子,又深受帝寵,因此嘉禾鄉君的心思,也被承恩侯府的主子們所支援。

縱然皇後有些不喜慕雲錚,但是架不住慕雲錚現在確實是深受帝寵,而自家侄女又喜歡,所以也隻能無奈的不反對了。

“女人當真是麻煩。”

受慣了女子追逐的慕雲錚,不耐的皺起眉頭說道。

這追逐男子的女子麻煩,這拿話懟他的女子,也是麻煩!

說完這話之後,慕雲錚手一揮,暗衛隨即隱起身來。

而他則是在原地頓了頓,最後腳步一轉,往梅園外麵走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