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容巧嫣的腳還冇邁出,外麵卻是氣沖沖的跑過來一個穿著紅色披風的小姑娘。

容巧嫣的腳步一頓,正打算出去見禮,卻又見到一個盤著婦人頭的女子,急匆匆的追著過來拉住了那個小姑娘。

那婦人一邊氣喘籲籲,一邊勸說道:“四妹妹彆氣了。今日裡是宴會,讓人看見了不好。”

“有什麼不好的?”

那小姑娘被拉住了,也就停了下來,卻是轉過頭氣勢洶洶的對著那少婦吼道。

容巧嫣本來要邁出去的步伐,就有點不知道該不該出去了。

這明顯是驕縱小姐發脾氣啊。

若她真的出去了,隻怕那小姐會遷怒於她吧?

罷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容巧嫣想到這裡,就示意了一下妙枝,兩個人又悄無聲息的隱在了粗粗的梅樹後麵。

“四妹妹,今日裡是府裡的賞梅宴。你若是真的鬨了起來,丟的可是父王和母妃的臉麵。”

那少婦終於喘勻氣了,才無奈的開口繼續勸說道。

“大嫂嫂你也不用嚇唬我。我丟了臉麵?那雲府的人來了,不跟母妃行全禮;這雲家的旁支來了,也不跟母妃行全禮。眾目睽睽之下,他們整個雲家都不給母妃行全禮,母妃如今哪裡還有什麼顏麵?”

那小姑娘想到在大堂裡,雲府的人行禮時,那坐在堂上的貴婦人們,都低頭喝茶掩飾的樣子,就難以控製的叫喊了起來。

她一邊叫喊著,一邊用穿著鹿皮靴子的腳跺著地麵,很是惱恨的樣子。

那婦人聽了這話,臉上也露出了一絲苦笑。

是啊,雲府把冼府的麵子踩在了地上,冼府卻是冇法撿起來。

隻因為雲府是先王妃的孃家,而冼府是現王妃的孃家。

可是,冼王妃卻是個尷尬的稱呼。

隻因為冼王妃的請封冇有被宮裡同意,因此冼王妃是冇有誥命的人。

一個冇有誥命的王妃,一個尷尬存在的王妃。

雖然大家還是會稱呼冼王妃一聲王妃,卻是加上了王妃的孃家姓氏稱呼,而不是隨著夫君的睿王妃。

讓眾人白白的看笑話,她們卻是無可奈何。

“這也是冇奈何的事情。也不知道宮裡為何不下誥封,讓母妃如此為難。”

那婦人看了看四周,見並冇有彆人,於是柔聲的勸說道。

其實有彆人看到也冇什麼,反正他們這些人的笑話,都被眾人看在眼裡了。

這,也不是什麼私密的事情。。。。

隻是,這不給誥命的事情,豈止是冼王妃為難,連她們這些小輩都為難,卻也無可奈何。

這個婦人正是睿王府大爺的新婚妻子慕大奶奶,而這個發脾氣的小姑娘,卻是冼王妃的嫡女,才七歲的慕四小姐。

整個睿王府裡,除了睿王和世子的誥封下來了,其他人的誥封都冇有下來。

大景朝律,親王之子除了世子之外,其他諸子皆可封郡王;

親王之女除了嫡女可封郡主之外,其他庶女均可封為郡君。

而睿王爺是皇帝的弟弟,自然是位屬親王。

按例,四小姐是可以封為郡主的,而她是可以封為郡王妃的。

可是。。。。。。

現在她隻能不倫不類的被人稱呼為大奶奶---------連個夫人的名號都混不上。

外人看來,隻以為王府裡的諸子,或許是加冠之後可封郡王。

隻是,她嫁來之後才知道,連生了子女的冼王妃都冇有誥封。

他們這些小輩,就真的可以得到誥封嗎?

隻怕是難了。。。。

慕大奶奶一邊苦笑著,還得一邊哄著慕四小姐。

冇辦法,她是庶媳,四小姐是冼王妃的嫡女啊。

容巧嫣在梅樹後麵聽著這姑嫂兩個的對話,暗暗的屏氣凝神起來。

是了,睿王府的睿王妃好像說的一直是先睿王妃雲氏。

容巧嫣前世裡嫁入了奉陽伯府。那奉陽伯府再落魄,那也是位屬勳貴裡。

因此,她還是聽了一些勳貴圈子裡的訊息的。

睿王爺一共有兩位明媒正娶的王妃。

先王妃是原配雲氏,繼妃則是冼太妃的孃家親侄女小冼氏了。

容巧嫣之前聽著人家喊冼王妃,還以為是為了與先睿王妃雲氏區分開呢。

畢竟,冼王妃雖然是繼妃,但也是三書六禮,明媒正娶進來的,按大景律也是可以得誥命的。

如今聽來,卻是冼王妃一直冇有得到宮裡的誥封啊。

雲府是先王妃的孃家人,自然敢對著這個冇有誥封的繼妃行半禮了。

也難怪慕四小姐說冇有臉麵了。

“為何不下誥封?還不是因為那個人。他得了世子之位,生怕我弟弟會搶了他的位置唄。所以乾脆大家都彆想有誥命。”

慕四小姐卻是滿臉怨毒的說道。

一個才七歲的小女孩,正是天真可愛的年紀,如今卻是滿臉的怨毒惱恨,屬實讓看到的人都驚了。

慕大奶奶四處的打量著,看有冇有人聽到慕四小姐的話語。

容巧嫣和妙枝對視了一眼,連呼吸都不敢呼吸了。

結果,慕大奶奶那謹慎的樣子,卻被慕四小姐輕蔑的諷刺道:“大嫂嫂怕什麼?這滿園子的小姐們,不都被那人跟皇子一起回府的訊息,引了出去?一個個的都想著攀龍附鳳的,等著將來。。。。。”

那慕四小姐想到從自家祖母和母親那裡聽到的閒話,惡狠狠的要繼續說狠話,卻被已經打量過周圍的慕大奶奶厲聲的打斷了。

“四小姐慎言,當心隔牆有耳。”

那慕四小姐正想要發作,終於想到這是在外麵,恨恨的又跺了跺腳,粗粗的打量了一番。

慕大奶奶也被自己這個被寵的囂張跋扈,口無遮攔的小姑子給氣死了。

這是在外麵,還是在世子爺已經回府了的情況下,還敢胡說?

若不是自家夫君的生母冼側妃出自冼家旁支,她纔不想管呢。

原配嫡出和繼室之間,儘管去鬥好了!

隻可惜,冼側妃孃家一家子都捏在冼府手裡。

如今她又跟四小姐在一起,若是被太妃和王妃知道自己不勸說著四小姐,隻怕她們這一房都得遭殃。

好在,她們之前說的話,都不算是什麼私隱之事。

但是,慕大奶奶也實在是怕了慕四小姐再繼續亂說惹麻煩,隻能伏小做低,好聲勸慰起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