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著睿王府的院子縱向極深,眾人走了好一會,才進到了一個裝飾的富麗堂皇的正堂。

這大廳裡,不但是裝飾的華貴,就是地方也極為的寬廣,一看就是為了待客宴會而專門陳設的,一排排的椅子上已經坐了不少來了的客人。

旁邊兩側,屏風隔斷的花廳裡,依稀還聽著不少女子的聲音。

上首的高椅上,坐著睿王生母冼太妃。

她穿著一身絳紫色的織錦衣裙,滿頭珠翠,妝扮的華貴萬分,正笑容滿麵的與幾位年齡較大的女眷們說著話。

她年齡雖然已長,但還是能從她的輪廓中,看出年輕時候的容色。

見到來了新的客人了,她就停下了話語,看向了容府眾人。

自有冼王妃上前來,對著容太夫人告罪,說著招待不週的話語。

容太夫人自然是客氣的虛應了兩句,然後帶著容家女眷一起給冼太妃行了禮。

容巧嫣跟著眾人一起給冼太妃請了安,然後就得了一個裝了銀稞子的荷包。

這也可以理解。

睿王是勳貴,容家是文臣,兩邊本就不是太熟,也就是宴會上多打過幾次照麵而已。

所以,就連見麵禮,也不過是打了各種花樣的銀稞子。

容舜華等嫡女,自然是不喜,隻覺得庸俗。但是容巧嫣卻很開心。

開心的容巧嫣又跟著眾女一起被大夫人領著,去給相熟的長輩們請了安,然後又得了一堆的賞賜荷包。

她壓住自己內心的喜悅,交給拾蕊收好。

之後,眾位小姐陪著正堂裡的婦人們說了一會話,就得了‘讓孩子們自去玩耍’的話。

就有睿王府的小姐,要帶著容府的小姐們,去後花園裡的梅園裡賞梅。

容巧嫣跟著眾人一起走到了院子裡,就悄悄的吩咐拾蕊自去找個地方歇著,看好賞賜的東西,她隻帶著妙枝去賞梅就可以了。

因為來睿王府參加宴會人太多了,所以來參加的客人,都自覺地減少了帶來的下人。

像容巧嫣這樣的庶女,就隻能帶一個大丫鬟隨身伺候,帶一個小丫鬟跑腿即可。

其他的事情,自可以吩咐睿王府的丫鬟們去做。

白梅這幾日著了風寒,所以容巧嫣就讓她回家養著了。

因此,容巧嫣來參加宴會,隻帶了妙枝和拾蕊。

她擔心拾蕊帶著東西跟著她滿院子跑再丟了,所以讓拾蕊去那招待下人的地方暖和去。

至於妙枝,作為貼身伺候的大丫鬟,自然是要跟在主子身旁的。

好在,隻是往梅園去看一會梅花就回來而已。

拾蕊第一次收著小姐的賞賜體己,自然是慎之又慎的應了,跟著睿王府的下人去了那招呼下人的地方。

容巧嫣帶著妙枝跟在眾人後麵,慢慢的往後花園去了。

到底是睿王府,當真是三步一景,五步一奇觀。

不說那一路經過的雕梁畫棟,迴廊曲折。

就隻說這後花園裡,奇石花草,亭台樓閣,更有那諸多飄紗的亭橋,橫跨在那如今已經結了冰的湖麵上。

若非冬日結冰,當真是流水繞假山,彆有一番詩意了。

容巧嫣眾姐妹跟著睿王府待客的小姐,彎彎繞繞的走了好幾條迴廊,又穿過了好幾個垂花門,才進了一個滿是梅樹的園子。

睿王府的梅園,可真的當得起一個‘園’字,裡麵滿滿的各種各樣的梅樹。

不隻是有常見的紅梅和白梅,連稀罕的綠梅都是有許多棵。

此時的梅園裡,滿是隨意走動著觀賞梅花的各家小姐。

近日多雪,今日雪後初晴,這雪壓紅梅的美景,分外惹人眼。

睿王府的小姐把容府的女眷送進梅園之後,就讓婢女招待著,她們離開去招待新來的女客了。

於是,容府的各位小姐,就有去找相熟的姐妹或是好友的,就有自去賞梅大發詩興的。

而容巧嫣最近心事煩多,一直睡得不太好,再加上走了這許久的路,卻是有些累了。

她隨意的選了一個角落,坐在一棵粗大的梅樹下鋪了獸皮的長凳上,不顧儀態的倚著那棵老梅樹,閉目歇息了一會。

“這梅園裡的梅花可真多啊。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綠梅呢。”

一個驚歎連連的小女孩的聲音,遠遠的傳了過來。

聽那話語裡的意思,也是第一次來參加睿王府的賞梅宴。

大景朝的梅花,多是白梅和紅梅。

而紅梅,則是各種顏色的紅。什麼大紅,淺紅,硃砂紅,粉紅等等。。。

而綠色的梅花卻很是稀少。

尋常能見到綠萼梅就已經難得了,更不用說通體花瓣都是綠色的綠梅了。

而睿王府不但是有,還有好幾株,難怪眾人要驚訝了。

本來正在閉目養神的容巧嫣,趕緊的坐直了身子,打起了精神,以免在彆人麵前失了儀態。

“是啊。這梅園可是睿王爺建府的時候,專門為睿王妃建的。聽說這些綠梅都是宮裡賜下的呢。”

另外一個女子的聲音,聽起來年齡偏大一些,知道的內情也似乎更多一些。

“真的呀。雲姐姐,這個當真是睿王爺為了睿王妃而建的嗎?”

第一個驚歎連連的少女,似乎又好奇的問向了另外一個人。

“正是姑父為姑母而建。”一個清淩淩的聲音,卻不帶感情的說道。

於是,那兩個女子,開始恭維起那個雲姐姐來。

而那個被稱為雲姐姐的人,卻彷彿是個高傲的人一般,隻是淡淡的‘嗯’‘是’‘對’的迴應著。

這三個人說著話,賞著梅花,慢慢的聲音越來越遠了。

容巧嫣聽著她們漸行漸遠的腳步聲,想到她們剛剛提起的睿王妃,想必就是睿王爺的原配王妃了吧?

先睿王妃雲氏,是雲太傅的嫡女,是當年赫赫有名的京城明珠。

當年睿王爺如何寵愛睿王妃的事情,大家倒是都有所耳聞。

不過,縱然受寵如斯,又如何?

佳人一朝身殞,這睿王爺還不是很快就重新娶了新王妃?

所以啊,所謂情愛,不過如此!

突然,梅園裡喧嘩了一下。

容巧嫣正沉寂在思緒裡,也冇太在意。

等她回過神的時候,梅園徹底的安靜下來了。

似乎是眾人賞過了梅花,耐不住寒冷都離開了似得?

容巧嫣一邊感歎著睿王妃的紅顏薄命,一邊站起身,準備離開這個小角落-------這個角落太過於隱蔽,實在是容易聽了彆人的閒話啊,都怪她之前考慮的不周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