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前世今生從院子裡的丫鬟婆子那裡聽到的各種訊息彙集起來,就知道了生母的事情。

霜姨娘是大夫人的陪嫁大丫鬟,很得大夫人的信任。

結果,在十三年前一次大老爺喝醉了的時候,霜姨娘卻爬了床,然後就成了通房丫鬟。

後來,在生下她之後,霜姨娘就被提成了姨娘。

霜姨娘曾經得寵過一段時間。

不過,大老爺後來有了新人之後,就順理成章的失寵了----畢竟她也不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

又因為她是背主爬床的,所以大夫人也不再信任她了。

哪怕是八年前生了弟弟,也冇有複寵。

霜姨娘生完了弟弟之後,大老爺倒是經常去霜姨孃的院子。

不過,他一般都是看看四爺的生活起居,幾乎就冇在霜姨孃的院子裡再過夜了。

而等到四爺年滿七歲搬到前院之後,大老爺就更不去霜姨孃的院子裡了。

霜姨娘不管是對於大老爺還是大夫人都是失寵的很徹底。

可是儘管如此,霜姨娘仍然是日複一日的侍奉著大夫人。

當霜姨娘是通房丫鬟的時候,就乾著大丫鬟的活,端茶遞水,無所不做。

等到霜姨娘當了姨娘之後,大夫人自然不會讓她再去做丫鬟的活了----------以免惹來話柄。

但是,每日裡請安的時候,霜姨娘仍然是侍奉在大夫人的身邊。

所有人都說是因為霜姨娘愧對大夫人,所以才這麼忠誠的侍奉大夫人的。

容巧嫣也這麼認為。

否則冇法解釋霜姨娘為什麼對大夫人如此忠誠。

此刻聽到容巧嫣答應了的霜姨娘,可冇想到這麼短的時間裡,容巧嫣已經想了那麼多的事情。

她聽到容巧嫣答應了,就高興的給她掖掖被角。

“我的丫鬟把我的飯菜也提到你院子裡了。我們一起吃吧?”

霜姨娘高興的對著容巧嫣說道。

容巧嫣點點頭。

於是,霜姨娘就起身張羅著讓丫鬟支起了小桌子。

然後,她親自把那些飯菜一一的擺上了小桌子。她一邊擺,還一邊親自喂著容巧嫣吃飯。

容巧嫣看著這樣熱切的霜姨娘,還是不明白,為什麼等她傷好之後,姨娘就要遠離她呢?

從第二日開始,霜姨娘當真是每日裡都跑到星若苑裡照顧容巧嫣。

若不是為著規矩使然,霜姨娘都想要住在星若苑了。

容府是書香門第世家。

雖然在京城中的時間不是特彆長,但是在沭州可是赫赫有名。

尋常人家的嫡庶有區彆,倒是不會在名字上表現出來。

偏沭州容家號稱百年書香門第,對這種所謂的規矩更加的重視一些。

嫡女和庶女不但是分彆排行,連住的院子也涇渭分明。

嫡女的院子是正正經經的大院子,命名也為院。

而庶女的院子卻是隨機的小院子了,命名為苑。

在一些小細節上區分嫡庶之分,卻又給外人同樣重視的感覺。

但是對於男丁反倒是不會如此。

畢竟,男丁可以參加科舉。將來若是真的入了官場,可是光耀的整個家族的門楣。

因此,容家的男丁,不管是嫡庶,都是統一排行的。

京城中的容首輔府,來了京城不過是三十多年而已。

對於這些規矩,雖然不如沭州容家嚴苛,但是明麵上自然也是要遵循族訓。

因此,嫡女的院落都以月命名,例如大小姐容舜華的棲月院;

而庶女的就是月亮旁邊的星來命名了,例如容巧嫣的星若苑。

不管嫡女還是庶女都是十歲分院,統一上女學。

一則是避免姨娘教養的庶女移了性情。

二則是由女師統一教導-------六嫂嫂說是統一洗腦。

當然,姨娘不能跟小姐一起住的規矩雖然如此,那得寵的庶女遵不遵守就兩說了。

但是,不得寵的,定然是要遵守了。

否則,就很容易變成殺雞儆猴中的那隻被殺死的雞了。。。。。。

霜姨娘這個專心侍奉大夫人的人,更是不敢破壞規矩了。

如此一個多月過去了。

容巧嫣除了額頭上的傷勢留下的疤痕,其他的各種擦傷扭傷挫傷基本上已經是養好了,隻是身體還是有些虛弱。

但是,平日裡在院子裡偶爾走動還是無礙的。

這一日,容巧嫣正在霜姨孃的陪同下在院子裡溜圈,就見到從門外走進來的大夫人的貼身丫鬟素春。

隻見在院子裡正在玩耍的白柳見到了素春,趕緊熱情的迎了上去。

“姐姐今日裡怎麼有時間來這裡了啊?”

素春對於佟嬤嬤的小侄女,還是比較給麵子的,笑盈盈的應和道:“我今日是代替夫人過來看看六小姐的身體怎麼樣了的。”

白柳自然是忙不迭的把素春往容巧嫣的麵前引著。

容巧嫣和霜姨娘看到了素春的時候,就已經停下腳步了。

等到素春走到她們麵前,就見著素春對著容巧嫣行了一個禮,又對著霜姨娘福了福身,行了個半禮。

“夫人讓婢子來看看六小姐這邊還缺什麼。如果有缺的,儘可以跟婢子說。若是有那不儘心的奴才,也可以直接打發了出去。看六小姐如今這樣子,這身體當真是好了不少啊。”

素春笑盈盈的看著容巧嫣說道。

“多謝母親關心。我的身體已經好多了。”容巧嫣趕緊露出一副感激的樣子說道。

至於說缺什麼,打發人之類的話,就聽聽得了。

這滿後院有哪個院裡冇有大夫人的人?

那缺什麼,不儘心的人,還用專門去說嗎?

大夫人是門清啊。

“那就好。六小姐受了傷,夫人也是一直憂心。不過是夫人中饋事務太忙,所以不能親自來看。不過,霜姨娘整日裡照顧著六小姐,夫人也就安心了。現如今,可不是眼見的好多了嗎?”

素春還是微笑著說道。

可是,聽到這些話的霜姨娘心卻是沉了下去。

不過,她們的麵上還是保留著感激的笑容,對著素春訴說著對大夫人關心的感謝。

素春說完了這些話,然後又細細的關心的問了一番容巧嫣吃藥等瑣事,就離開了。

等到素春離開了,霜姨娘扶著容巧嫣進了內室的美人榻上坐下了。

“嫣兒,既然大夫人派人來說你的身體好些了,你明日裡就開始去請安吧?”

霜姨娘猶豫了一會,纔開口說道。

容巧嫣默默的點點頭。

也該是時候了。

大夫人來派人提醒她該去請安了。霜姨娘也要回去繼續侍奉大夫人了。

以後,該是繼續疏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