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選完了圖樣和布料,雲掌櫃親自給她量了尺寸。

一時,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雲掌櫃就告辭離開了。

雲掌櫃離開之後,容巧嫣就在屋裡喝著茶水,等著容舜華那邊的動靜。

等到容舜華說要離開的時候,容巧嫣就趕緊的跟著去了。

出了雲記,眾女就去了珠玉樓。

在珠玉樓裡,容巧嫣隨意的選了兩件不太貴重的飾品。

最後,等到彙合了眾人之後,就一起回府了。

臘月初八是臘八節,首輔府也得了皇帝的恩賜------------一鍋臘八粥。

大夫人得了太夫人的指示,讓大廚房的人,把這粥給各房各院的主子都分了一點品嚐,以謝皇恩。

臘月初十,正是朝堂的休沐日。

一連數日的陰霾和落雪,儘數化為湛藍的天空,暖暖的陽光。

雪後初晴,雖然寒冷,卻是空氣清新,景色宜人。

因此,容府裡,就連一直在書房用功的容知明,都被容首輔帶著去了永平街上的睿王府裡參加賞梅宴了。

京城中,皇族勳貴、各色官員眾多。

那京城就那麼大,因此在房屋規製上,就有所要求了。

皇帝是九五之尊。

因此,京城中宅子的縱向深度都不可以超過九進。但是,橫向寬度就不會要求的那麼嚴格了。

要不然,那‘庭院深深深幾許’是從何而來的?

自然是因為那一進裡,可以有數個橫向的跨院啊。

不過,尋常的官員府邸,也並冇有那麼多的跨院。

畢竟,京官太多了啊。

就曾有人調侃,在京城的大街上掉一個杆子下去,都能砸著好幾個官。

這官員多了,自然要居住。那這地方少人卻多,地價也就貴了。

皇宮之外,是為內城,內城之外是為外城。

這內外城裡,按照方位分了東西南北四大塊。然後被百姓直白的稱為了東內城/東外城,西內城/西外城。。。。。以此類推。

那內城自然不必說,住的多是皇家人以及各個勳貴。

什麼王府,郡王府,公主府,國公府,侯府,伯府等等。他們的宅子基本上都是皇帝賞賜的。

近些年,皇帝不褫奪爵位就不錯了,鮮少新封勳貴,所以各個府邸都不會因為地少而達不到規製。

而外城,又按照東貴西貧南富北墨的大體狀況分類而居。

外城裡,越靠近皇城,那地價越貴且不說,有錢也未必能買的上。

像容府,自然是居住在最靠近內城的東外城。

而林晚晴的父親,雖然官居五品,也按製是個三進的宅子。

但是他家窮,所以隻能住在北外城裡。

那宅子靠近城門,隻是一個三進的小宅子不說,連跨院也隻有兩三個。

睿王府是親王府。

睿王又是景安帝的親弟弟---------雖然不是同母的,但是感情極好。

睿王建府的時候,時為太子的景安帝,幫著他在先帝麵前請求一番,因此睿王府占地非常大。

雖然因為規製的原因,睿王府縱向深度隻能是八進的大宅子。但是,那橫向出來的地方,可是足足占了整整一條街。

更不用說,睿王府的每一進,就快抵得上外麵尋常人家兩進的縱向深度了。

睿王府大門的街上,因為今日裡參加宴會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所以馬車也多。

因此,睿王府的管事就安排人,指揮著男眷的馬車去往東側門停車,女眷的馬車去往西側門停車。

雖然是側門,但是因為是睿王府的側門,那也比尋常府邸的正門宏偉的多。

到了西側門門口,雖然人多車多,但是因為是容首輔家的女眷,那馬車也是直接駛進去了。

馬車走走停停的,不知道到了什麼地方,才徹底的停了下來。

馬車一停下,就有睿王府的丫鬟婆子趕緊的過來放馬凳,請諸位女眷下車。

下了馬車之後,又有青布小轎抬了過來。

“今日裡天氣寒冷,所以給貴客請了小轎入內院。”

一位錦衣華服,滿頭珠翠的婦人,在容太夫人身旁笑著輕聲說道。

旁邊就有嬤嬤介紹說,這是順承老郡王家的大媳婦慕大夫人。

容太夫人是一品國夫人,自然是需要做主子的前來迎客的。

但是,睿王生母冼太妃常年吃齋禮佛,腿腳不便且不說,如今更是陪著平輩的幾個大長公主以及已經到了的太夫人們閒聊敘話,自然是不能前來迎接。

而睿王的王妃冼王妃,卻也是在陪著幾個公主以及已經來了的勳貴們的夫人們,所以隻能請了宗親家的女眷前來幫忙待客。

這順承老郡王比景安帝長了一輩,年齡也大了許多。

因此,他的兒媳年齡也不小了,看起來跟容太夫人差不多大。

這樣身份和年齡的人來迎接容太夫人,也不算是失禮。

容太夫人看著那簡單的青色,但卻是上等緞布的小轎,笑著虛應了幾句,就上了小轎。

容府的其他女眷,自然也是得到了同樣的待遇,直接被膀大腰圓的婆子們抬著往內院走去。

這轎子似乎走了許久,才停了下來。

轎子才落地,又有穿戴更加華麗的侍女和嬤嬤,上前打了轎簾,請了眾人下轎。

容巧嫣低眉順眼的和眾位姐妹一起,跟著太夫人和大夫人、二夫人等長輩們,去正堂裡給冼太妃請安。

一路行走,就見到青石板路的兩旁,或是行走,或是侍立,或是捧著各項物什的丫鬟。

有些丫鬟,穿著統一的服侍,配著統一的絹花,一看就是粗使之類未曾入等的丫鬟。

有些丫鬟,則是衣裳多彩多色,頭上也是各色絹花,偶有珠釵,一看就是入了等的丫鬟。

她們見了容太夫人等人,不管是行走的還是侍立的,都停下了手裡的動作,躬身行禮。

滿是高門大戶的氣象。

倒是讓容巧嫣等未曾來過睿王府的庶女,更加斂聲屏氣,愈發仔細了起來。

這種場合,若是有什麼不合時宜的行為,可就丟了容府的體麵,回府定然也會受到責罰了。

容府女子十歲分院之後,纔有資格跟著主母出門參加各種宴會,算是開始交際。

而大夫人不喜帶庶女出門做客。

容巧倩因為多得了大老爺幾年的喜愛,才能勉強跟著大夫人出門參加過幾次宴會。

像容巧盼,容巧嫣這種不得寵愛的,除了去容府的通家之好的府邸,其他的府邸鮮少去。

所以,此時此刻,容巧嫣更加仔細了一些,以免不慎被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