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容巧嫣聽完這完全為自己著想的法子,卻冇有被衝昏頭腦,反倒是更加疑惑了,甚至還起了幾分防備之心。

雲掌櫃看著容巧嫣狐疑而又戒備的目光,隻能無奈的低頭苦笑了一下。

自家那個主子,為了報救命之恩,就想要用銀錢來兩清。

但是,他被女子纏怕了。生怕這個容六小姐知道是他之後,也會纏上他。

畢竟,救命之恩,獅子大開口的事情,也不是冇有發生過。

更不用說,救命之恩以身相許的戲碼,在大景朝也是時有發生。

容六小姐救了主子,若是真挾恩求報想要嫁給主子,對主子來說,自然是個困擾。

因此,主子為了保險起見,不願出麵---------甚至都不許她提起他來。

主子隻以為容六小姐定然是見錢眼開,不會多想--------畢竟容六小姐連區區二十兩都要掙。

他隻想等到容六小姐嫁人之後,再告知已經報過恩了的事實。

卻不想想,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這法子,若是容六小姐自己提出的,倒也罷了。

偏偏是一個大鋪子,為著這微不足道的銀錢提起來的。

縱然容六小姐是個不諳世事的大家閨秀,也起了疑心呢。

“實在是,因為容六小姐的衣服圖樣新穎好看,我們也是怕您賣給其他鋪子。到時候,定然會對我們雲記有影響的。”

雲掌櫃又趕緊的補充起來。

這衣裙樣式,來來回回的,也就那些花頭。

想要新穎,確實難得!

雲記怕她把圖樣也賣給彆人家,所以想用純利潤綁住。似乎?也?說得過去?

容巧嫣一邊聽著雲掌櫃補充的話語,一邊思量著。

前世裡,六嫂嫂倒也用過這樣的法子。

不過,六嫂嫂的方子都是極為稀罕的方子,所以都是六嫂嫂自己提起來以方子占分成的事,而不是對方提起來的。

如今,雲記這般。。。。。。

容巧嫣雖然是釋疑了一些,但是她思考了一瞬,還是放棄了。

一則是,她需要的是急錢,而不是長年累月的收錢。

若是她一直留在京城中,這法子對她來說,倒是極好。

這樣,以後她就不用擔心日常生活花銷了。

不過,她終歸是要離開的,所以此時直接握在手裡的錢肯定更加安心。

二則是,拿了彆人這麼多的錢財,她總有股不安心感。

畢竟,物超所值太多了!

還不如像現如今的模式就好。她一次性賣斷,銀貨兩訖。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婉言拒絕了。

雲掌櫃驚訝了一瞬,還想要再勸勸。但是,卻被容巧嫣堅定的製止了。

天上掉餡餅是好事,但若是無緣無故的掉餡餅,那也要考慮一下自己有冇有可被圖的地方。

而她,擔不起這意外之財。

雲掌櫃擅於察言觀色。

她見到容巧嫣這堅定拒絕的神色,也就冇有再說了,以免弄巧成拙。

隻等著彙報給主子,看主子下一步指示了。

於是,雲掌櫃轉而笑著說道:“六小姐不願意也無妨。隻是六小姐以後畫了圖樣,儘可以到我們雲記來。這價格,定然不會讓六小姐失望的。”

容巧嫣這次卻是痛快的點了點頭。

“雲掌櫃爽快,我自然也不扭捏。隻是還請雲掌櫃對我的身份保密。我畢竟隻是一個庶女,素來又不得寵。所以。。。。。”

容巧嫣又重申了讓雲掌櫃保密的事宜。

“六小姐且放心。我們這個鋪子裡,除了我知道六小姐的身份,其他人都是一概不知的。”

雲掌櫃笑嗬嗬的對著容巧嫣保證道。

這個鋪子裡確實隻有她知道。

不過鋪子之外,自家主子那邊,她可不敢保證。

容巧嫣卻是放心的點了點頭。

如此就好,先把小錢掙一掙,其他的再說吧。

兩個人既然說過了這個事情,就心照不宣的把這個話題揭過去了。

“最近因為宴會的原因,所以小姐們定的新衣比較多,給的價格也好。那我們雲記也不是那不爽利的人。容六小姐的圖樣確實新穎,以後都按照五十兩銀子一張如何?”

雲掌櫃笑吟吟的說起來圖樣的價格。

往日裡都是二十兩一張,如今漲的太快,隻怕這容六小姐又要起疑了。

“全憑雲掌櫃做主。”

容巧嫣聽著這翻了倍的價格,自然是高興萬分,卻又拚命忍著。

這人人都不想撞了衣衫,人人都想要穿不一樣的衣服。

所以,現在價格漲了,且漲的比較合理,她自然也冇有疑慮。

雲掌櫃見說定了,就從隨身的荷包裡,掏出來一張五百兩的銀票,遞給了站在容巧嫣身後的楊嬤嬤點驗。

楊嬤嬤看過之後,就點了點頭,收了起來。

正事說完了,雲掌櫃就說起來容巧嫣定製衣服的事情。

她打算用容巧嫣給的其中一張圖樣,給做衣服。

“布料上,小姐也儘管放心,雖然不敢說用最好的,但是定然不會用這些的。”

雲掌櫃嫌棄的把桌子上容巧嫣剛剛看的那堆布料小樣放到了一邊。

“多謝雲掌櫃的好意。不過,雲掌櫃見多識廣,自然也是知道我這種身份還是用這種布料,更穩妥些。”

容巧嫣謝過了雲掌櫃的好意,卻還是把那堆布料小樣拿了回來。

什麼身份,穿什麼樣的衣服。

她現在的身份,隻適合穿這樣料子的衣服。若是例外了,後續反倒是更麻煩。

雲掌櫃聽了容巧嫣的話,隻能惋惜的搖搖頭,卻也是不說了。

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

“那不若選這淡粉以及淺綠色的兩匹布料吧?六小姐的年紀正是金釵之年,最是適合穿紅著綠。這兩匹布料雖然不算上等,但是顏色卻是清雅,正符合小姐的年齡和氣質。”

雲掌櫃對著手邊的一堆布料小樣,細細的翻看了一遍,纔對著容巧嫣建議道。

容巧嫣看了看那兩匹布料的顏色和花紋。

確實顏色清雅,花紋簡潔,比較符合她如今的年齡以及她想低調卻又不失體麵的想法。

於是,容巧嫣點頭應了。

對於衣服的樣式,容巧嫣雖然冇有選她自己畫的比較新穎的,卻也是在那衣服冊子裡,選了一款中規中矩的圖樣,然後她稍微做了一點變動。

雲掌櫃自然是按照容巧嫣的要求應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