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娘,外麵李大學士家的小姐來了,你且先去招呼著。我正好跟容六小姐閒話幾句。”

雲掌櫃對著那仆婦吩咐道。

大景朝的大學士,不過是個正五品的官職而已。

而容巧嫣的祖父是正一品的首輔,父親是正三品的吏部侍郎。

所以雲掌櫃留在這裡招待容巧嫣,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那王姓仆婦自然點頭應是,趕緊的下樓招呼客人去了。

雲掌櫃環視了室內一週,見這房裡,隻剩下容巧嫣,楊嬤嬤和一個婢女。

容巧嫣淡定的坐著,不發一言。

楊嬤嬤低垂著頭,靜默的站在容巧嫣的身後。

那個婢女恭恭敬敬的站在容巧嫣的另外一側。

於是,她便明白了,容巧嫣對於她會找過來並不意外。

“容六小姐,不若借一步說話?”

雲掌櫃知道楊嬤嬤是知情者,但是這個婢女是不是知情者,她卻不清楚,因此開口詢問道。

“不必了。她們兩個都是我的心腹。”

容巧嫣淡淡的回道。

同時,她對雲掌櫃的印象也好了起來,那提起的心也放了下來。

想必以雲掌櫃的閱曆,定然能看出來妙枝是自己的貼身大丫鬟。

縱然如此,她也冇有隨意的說破自己的事情。

看來當真是如她所言,不會輕意泄密了。

“妙枝,你去門邊守著,注意聽著點外麵的動靜。”

容巧嫣先是對著妙枝吩咐道,然後才轉頭對著雲掌櫃邀請,“雲掌櫃請坐吧。”

等到雲掌櫃恭恭敬敬的坐了半邊椅子之後,容巧嫣也不藏著掖著了,而是直接的發問道:“不知道雲掌櫃找我有何事?”

話雖如此,但是容巧嫣心裡也有數,定然是要說圖樣的事情了。

果然,雲掌櫃見到容巧嫣如此快言快語的痛快樣子,就把昨日跟楊嬤嬤說的話,又說了一遍。

容巧嫣聽完,就讓楊嬤嬤把早上偷偷塞到包袱裡的畫袋拿了出來。

“這裡有十張圖樣。雲掌櫃看過之後,隨意給價就是。”

容巧嫣把圖樣從畫袋裡拿了出來,一一的展示給了雲掌櫃看。

雲掌櫃看完之後,卻是久久不曾言語。

容巧嫣有些奇怪,這價格如此難給嗎?

良久,雲掌櫃纔開口道:“六小姐既然快言快語,我也不是個扭捏的人。我來見六小姐,雖是為了這圖樣的事情,卻也是想要跟六小姐另外商量一件事情。”

雲掌櫃整日逢迎著各色人等,心自然是很累,因此她越發喜歡爽利痛快的人。

而容巧嫣的快言快語直奔主題,自然是對了她的胃口。

“請說。”

容巧嫣雖然不知道雲掌櫃想要找自己商量什麼事情,但是她仍然客套的說道。

“六小姐的情況,我已經粗粗的知道了一些。我有個提議,六小姐不妨聽聽?”

雲掌櫃笑嗬嗬的說道。

容巧嫣的手不由得緊緊的扭住了帕子。

她的情況?她的什麼情況都被一個繡鋪知道了?

單單是缺銀錢的情況,還是。。。。。。。?

容巧嫣胡思亂想起來。

但是,等她想到跟霜姨孃的話如此私密,幾乎是在床幃之內貼著耳朵說的,才稍微放下了心。

而雲掌櫃卻冇發現容巧嫣的異樣,而是繼續斟酌著話語說道:“六小姐缺銀錢,我們雲記缺圖樣,不如咱們合作?六小姐隻給我們雲記畫衣服圖樣,我們給六小姐圖樣成衣的一成純利潤,如何?”

雲掌櫃的話一出,容巧嫣的心先是徹底的放了下來-----------果然是缺銀錢的事情。自己當真是有些草木皆兵了。

接著,她又忍不住站了起來。

容巧嫣不可思議的看著雲掌櫃,想要看看雲掌櫃明不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衣服的一成純利潤?

那衣服的成本裡,包含了布料和各種絲線、配飾等的成本,鋪子裡平攤下來的本錢,繡娘和仆婦的平攤下來的月錢等等費用。

衣服的售賣價格扣除掉這些所有的費用,才叫做純利潤。

這衣服與首飾還不是一樣的。

首飾相似,大家隻會覺得訂做的人有那實力---------畢竟首飾的價格不便宜。

但是,穿新衣服的人,可不喜與人撞了衣衫。

這首件衣服,一般都是高門大戶的小姐來訂做穿的。

等到這高門大戶的小姐穿過一段時日之後,纔會製成成衣大批量的售賣。

除了訂做的衣服純利潤會高一些,其他批量製作的成衣的純利潤都比較少。

但是,那也架不住薄利多銷啊。

長期累積起來,即便數目再少,那也比這一張才二十兩銀子的圖樣價格,高得多了!

至於,容巧嫣為何會先賣衣服圖樣,而不是首飾圖樣。

一則是,衣服圖樣不打眼,賣價不會太高。她剛剛做這樣的事情,自然要小心謹慎些,先用小錢探探水,省得大錢惹了人眼。

二則是,她對於雲記的瞭解,比對首飾鋪子的瞭解更深,不擔心惹來大麻煩。

所以,她才先畫了衣服圖樣來賣。

不過,這畫衣服圖樣就能拿純利潤。。。。。。

容巧嫣也不是低看自己,而是這作畫一事,但凡是個高門貴女就會。

當然,那些大家閨秀也不會為了銀錢,不要自己的聲名,跑出去賣畫罷了。

畢竟,大家閨秀,名門貴女,怎麼能為了區區錢財,而讓自己的墨寶變得俗套呢?

而她是有所求,纔會畫圖樣來賣的。

即便如此,時日一長,她的圖樣也難以持續------她隻不過占了前世多活了十年的先機罷了。

所以,如此圖樣,卻能換得雲記一成純利潤----------哪怕隻是她畫的圖樣做出來的衣服。

這,物超所值太多,也是有鬼吧?

於是,容巧嫣用狐疑的眼神看著雲掌櫃。

“是的。一成純利潤。”雲掌櫃頂著容巧嫣質疑的眼神,繼續淡定的說起來。

“容六小姐將來嫁人生兒育女之後,自然也是要教養孩子的。這不間斷的收錢,對於容六小姐的生活,定然要好上許多吧?”

媵妾是一件有腳的嫁妝。

不管容六小姐現如今攢多少錢,若是嫁人之後,當家主母真的想要收走,那有的是法子。

這種按月給錢的方式,可比那攢了許久卻一次性被收走強多了!

隻是,就因為法子太好,所以纔會引人質疑啊!

畢竟,誰會無緣無故的對彆人這麼好呢?

------題外話------

修文比寫文難好多好多倍啊。

這一章,修改了我一上午。

無數次刪掉重新寫。。。。。

關於利潤一次,作者查了資料,從漢就有的。

漢,焦贛《易林·益之巽》:“天地閉塞,仁智隱伏,商旅不行,利潤難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