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嬤嬤悄悄的離開了。

連門口守著的妙枝,都被楊嬤嬤順手拉了出去,給足了容巧嫣平複心情的空間。

容巧嫣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這算是出師不利嗎?

雲記已經識破了她的身份,她隻能靠雲記來掙那微薄的錢財了。

現在掙得錢少,明年春日裡去買的糧食就少。

明年春日裡買的糧食少,那夏日裡賺的錢也就少。

到時候,那錢還不知道夠不夠買路引的呢?

就算能買了路引,隻怕也要把自己的家底摳得差不多了。

將來去了海州城,還要買房子落戶,還要置業,這都是需要大筆的銀錢啊。

是的,容巧嫣想過了。

即便逃走換個地方生活,也不能如喪家犬一般,活得困苦不堪。

若真的是吃了上頓冇下頓,即便逃出去,時日長了,初心也會變得。

縱然她冇有經曆過窮困的生活,但是總歸是聽說過的。

當肚子都填不飽的時候,自由不自由就已經不重要了。

若不然,如何有那麼多自賣自身隻為一口活命飯的人啊?

所以,即便要走,她也要攢夠了傍身的錢財才離開。

如今這樣的情況,隻能沉寂一段時間,看看雲記是不是真的不會泄露自己的身份,再看看珍肴樓會不會查自己了。

想到這些,容巧嫣又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太難了。。。。。。

**********

第二日,因著要去參加睿王府的賞梅宴,所以府裡打算安排人去請了雲記的繡娘上門給夫人小姐們量體裁衣,又打算請了珠玉樓的師傅送新的首飾冊子,讓府裡的人選一選。

結果,大小姐突發奇想,想要出門去逛一逛鋪子。

雖然,府裡很多時候,都是喊了鋪子裡的人,來府裡量體裁衣或者是打造首飾。

但是,在府裡呆得久了的大家小姐,想要出門透透氣也實屬正常。

尤其是,府裡正當寵的大小姐提起來的。

大夫人為著讓因媵妾之事,心情一直不暢的容舜華散散心,自然是趕緊的應了下來。

因著大夫人掌家,又因為進入了臘月裡-----------進了臘月,各種節禮可都要開始準備了。

所以,大夫人就稟了太夫人,讓二夫人帶著這幾個要參加宴會的小姐們出去逛一逛。

七小姐容灼華年齡尚小,本來是不去參加賞梅宴的。

但是她卻是個愛湊熱鬨的性子,非得要跟著出去玩耍。

大夫人拗不過她,隻好拜托了二夫人一起給帶過去。

因此,初四這一大早的,府裡浩浩蕩蕩的一群人,就乘坐著馬車,去往街上的鋪子。

這頗有盛名的的成衣鋪子自然是‘雲記’,首飾鋪子則是叫做‘珠玉樓’的。

在先去雲記還是先去珠玉樓的時候,大小姐和二小姐就發生分歧了。

兩個人麵上自然是不會爭吵的,不過笑吟吟的話語裡滿是火藥味。

二夫人為了自己的腦袋能清淨,就直接分為了兩撥。

想去雲記的去雲記,想去珠玉樓的去珠玉樓。

好在,這兩家鋪子都是在一條街上。雖然不是相鄰,好在相隔不遠。

容巧嫣,容巧盼以及容灼華,自然是選擇了跟著大小姐容舜華。

容巧嫣是一慣以大小姐為主的人,如今可不敢輕易破了這設定。

更何況,當她早上知道要出門去雲記和珠玉樓的時候,就已經思量過了。

大小姐容舜華在容巧盼和容灼華的簇擁下,看著跟過來的容巧嫣,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

於是青佩就上前說道:“六小姐,這選衣服既需要選布料,又需要仔細的量尺寸。還是讓店裡的大娘帶您去單獨的一間房吧。免得不方便,擾了清靜。”

容巧嫣膽怯的看了一下容舜華的臉色,就低下頭連連應是。

覺得不方便在一起的容舜華,拉著嫡親的妹妹容灼華,在庶女容巧盼的簇擁下先離開了。

容巧嫣等到她們進了房,才帶了妙枝和楊嬤嬤,跟著低眉垂目的雲記仆婦去了另外一間房。

進了房,容巧嫣就讓低著頭,卻仍然被髮現氣鼓鼓的妙枝,站在門口呆著平靜一下。

這當著外人的麵,就被自家嫡姐下了臉麵,如何不難堪?

說是不方便,結果卻又拉了自己的親妹妹和另外一個庶女,明顯的告訴眾人,她容舜華不待見容巧嫣。

難怪素日裡穩重的妙枝,都忍不住要偷偷的生氣了。

可是容巧嫣卻是無所謂。

自從她被定下媵嫁之後,容舜華就冇給過她好臉色-------哪怕容舜華明知道她也無法做主。

她早就想到了,今日裡,容舜華定然是不想跟她在一起的。

容巧嫣跟著那仆婦走到桌子旁坐了下來。

那仆婦先是客氣有禮的給容巧嫣倒了茶水,然後纔拿了衣服冊子以及布料小樣給容巧嫣介紹起來。

那堆稀罕的布料小樣,容巧嫣看都冇看,就讓那仆婦收了起來。

反正,就算她選了,二夫人此時為了麵子應了。那回府之後,也會受到大夫人的遷怒。

所以何必呢?

容巧嫣翻看著圖冊樣子,旁邊的仆婦細細的給她介紹著。

這本圖樣,大多是以前時興的樣子加了一點小改動。

那些高門的嫡出小姐,定然是不會做這種看起來跟以前樣式類似的衣服。

估計,也就會拿給自己這種庶女來看。

畢竟,什麼身份做什麼事情。

做庶女的,基本上都不會輕易的去搶嫡女的風頭的。

容巧嫣有一頁冇一頁的翻著,結果門卻是被敲響了。

站在門邊已經平靜下來的妙枝,趕緊的上前開了門。

眾人抬頭望去,就見到一個四十多歲的婦人踏進了房門。

那婦人長相中等,卻滿是親和之態。她臉上的笑紋極深,一看就是經常笑的人。

“雲掌櫃。”

那仆婦先是行了一禮,然後對著容巧嫣介紹道:“容六小姐,這是我們雲記的雲掌櫃。”

容巧嫣麵無表情的對著雲掌櫃點點頭,示意了一下。

旁邊的楊嬤嬤臉色微變,隨即低下了頭不語。

“剛剛聽下人們稟告,說是首輔府裡的小姐們,親自賞光過來定製衣服了。因此,妾身前來見個禮。剛剛已經去過大小姐的房裡了。”雲掌櫃笑意盈盈的一邊行禮,一邊說道。

雲記是繡鋪,做的都是女子的生意。因此上到掌櫃,下到接待的下人,一應都是女子。

當然,後院繡坊裡的繡娘,更加是女子了。

雲掌櫃既然是掌櫃,自然是見多識廣,接觸的貴人們也比較多,深諳待客之道。

從她進來就說明因著首輔府裡的人過來,她就來見禮,表明瞭她對首輔府的重視。

而她又說已經先去了容大小姐那邊,就表明她的知禮。

如此知事明理的人,難怪把雲記打理的井井有條。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