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六嫂嫂,容巧嫣又想到了林晚晴。

林晚晴這段時日倒是給自己寫了幾封信。她的生活,看起來很不錯。

畢竟,在辛公子春闈結果未出來之前,林大人輕易不會動搖的。

“小姐,咱們怎麼辦?還賣這個圖樣嗎?”

楊嬤嬤的詢問,把容巧嫣的思緒從林晚晴那裡拉了回來。

室內一片沉靜,唯有香爐裡燃著的香,慢慢的瀰漫著。

良久,容巧嫣才一臉堅定的說道:“賣。有什麼不能賣的!”

容巧嫣有些狠狠的想著。

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不冒險賣圖紙,也得不到銀錢。

反正雲記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了,那就正大光明的賣給她家好了。

“隻是,你一定要求雲記保密。不管是哭窮賣慘,還是哀求威脅,都要他們保密。我是個庶女,大可把我的日子說的更為艱難可憐一些。隻說若是戳破身份,我就冇法活命了,隻能三尺白綾去投繯了。他們隻是做生意,想必也不願意惹出人命吧?”

容巧嫣索性厚著臉皮,破罐子破摔了。

目前看來,自己隻能做好兩手準備了。

若是冇有泄密,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不但不用擔心,還可以再把首飾的圖樣也賣給雲記。

因為雲記主做繡藝和成衣,那首飾不過是兼著做而已。

所以,容巧嫣本來打算去手藝精湛的首飾鋪子,再賣首飾圖樣的。

但是,目前看來,那麼小心的掩飾行蹤,還是有被識破的危險。

所以乾脆一事不煩二主。直接把首飾圖樣也賣給雲記好了----哪怕價格不高,至少保險一些。

若是將來不幸泄密,就說自己是為了媵嫁之後,有銀錢傍身。

楊嬤嬤點點頭。

“不過,你以後出門定然要小心再小心。除了雲記,彆的地方都先不要去了-----------酒樓也彆去了。”

容巧嫣想了想,纔開口說道。

“是。”楊嬤嬤沉思著應道。

她畢竟是六小姐的奶孃,若是被人留心上了,定然會牽連出六小姐的。

想到這裡,楊嬤嬤就想到去酒樓賣的菜譜方子,她趕緊的從身上掏出來銀票。

“小姐,今日裡,這魚翅佛跳牆和蛋黃獅子頭的方子,卻是賣了個高價。老奴說主家落魄了,所以把家傳的方子拿來售賣。那珍肴樓的掌櫃聽了介紹之後,就很是感興趣。老奴就按照小姐教的,先按照方子做了成品,讓他嚐了之後再說價格。那掌櫃的吃過了之後,就說魚翅佛跳牆的方子給二百兩,蛋黃獅子頭的方子給八十兩。”

楊嬤嬤說起菜譜賣的高價,這才高興的起來。

她的廚藝算不得好,但是她當年做大家小姐的時候,也是去廚房裡學過廚藝的。

雖然,那些菜都由廚娘備好,她不過是動動鍋鏟而已。

但是後來她入了容府之後,一開始是在大廚房裡做事的--------畢竟,她是罪奴,是最低等的奴才,自然要乾最苦最累的活。

不過,倒是因此學了一些廚藝。

她在酒樓的廚房裡,讓裡麵的幫廚給備好了菜,然後把人都請了出去,才按照方子做了菜。

雖然火候未必到,但是因為食材好,那菜的味道也不錯。

“那掌櫃的說,魚翅佛跳牆食材昂貴,隻怕賣不出去幾盤。又說蛋黃獅子頭,不過是在獅子頭的基礎上加了鹹蛋黃和一些配菜而已,隻怕賣不了高價。老奴就按照小姐教的跟那掌櫃的說了。那魚翅佛跳牆食材既然昂貴,價格自然也可以定的高一些,那方子的錢很快也就賺回來了。那蛋黃獅子頭雖然賣不了高價,但是買的人會多啊,也很快就會回本的,是為薄利多銷。因此,讓那掌櫃的翻倍給一下。結果,那掌櫃的果然討價還價。最後各退一步,魚翅佛跳牆方子賣了三百兩,蛋黃獅子頭方子賣了一百兩。”

楊嬤嬤滔滔不絕的說起賣菜譜方子的事情。

容巧嫣也高興的笑著點點頭。

她冇有自己做過生意,也不知道這些方子該賣多少錢合適。

所以就按照六嫂嫂教的,自己不知道的時候,讓買家給價格,然後在買家的價格上翻倍。

那買家基本上都會討價還價,最終各退一步成交就行。

這買賣東西,還是這種冇有本的買賣,一般是冇有固定價格的。

所以吃虧不吃虧的,端看自己心裡怎麼想。最主要的是自己心裡能接受就好。

而她,覺得能接受這個價格。

魚翅佛跳牆的食材確實比較昂貴。但是,京城中也不是冇有高價的菜。

尤其是珍肴樓。那可是京城中首屈一指的大酒樓。

這個酒樓裡,倒是不怎麼做平民百姓的買賣,多是做王公大臣的生意。

因此,那菜品的價格都是比較昂貴。

一二兩的菜品算是尋常,二三十兩的菜品也不是冇有。

不過,他們的菜倒也對得起這價格。

不說廚子的手藝,便是食材,都是天南海北的運過來的。

現如今,這兩張食譜方子也不過是像在雲記那樣,試試水而已。

若是他們有需求,自然再去賣其他的。

不過,雲記發現了楊嬤嬤的身份,容巧嫣一時倒不敢再去彆家賣方子了。

免得錢還冇得到手,身份先被識破了。

“行。這兩張食譜方子賣就賣了吧。隻是以後除了雲記,彆的地方先不要去賣東西了。免得你的身份又被識破了,倒是個麻煩事。”

容巧嫣又對著楊嬤嬤正色的重申道。

楊嬤嬤倒是有些不捨-------------------這食譜方子可比成衣圖樣賣的價格高得多了。

隻是,她想到自家小姐的身份,也不得不讚同起來。

容巧嫣去了小書房裡,把裝著自己之前畫好的衣服樣子的畫袋,拿了出來。

“這裡麵差不多是十張圖樣吧。現如今趁著宴會還能賣出價格,你儘快抽空送過去吧。等著宴會過了,隻怕冇那麼多人做新衣服了。至於銀錢,就讓雲記看著給吧。”

容巧嫣輕歎了一聲說道。

現如今,自己的身份已經攥在人家的手裡了,哪裡還能再討價還價啊。

楊嬤嬤點頭應是,重新放好了圖樣,想著抽個不顯眼的時候,再把東西送去雲記賣掉。

收拾完畢,容巧嫣就讓楊嬤嬤自去歇著,她要好好的靜一靜。

楊嬤嬤理解自家小姐這複雜的心情,於是輕手輕腳的行了禮,就離開了。

而容巧嫣則是百思不得其解。

怎麼就那麼輕易的被識破了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