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容巧嫣兀自暢想著,能得到見麵禮而開心的時候,終於找到機會外出賣菜譜方子的楊嬤嬤,卻是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楊嬤嬤先是打發妙枝去了門口守著,她才把之前臉上故作鎮定的表情,換成了驚惶之色。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那菜譜方子冇賣出去嗎?”

容巧嫣看到臉色變換的楊嬤嬤,第一時刻想到是菜譜方子的問題。

也是,自己單單有個菜譜方子,那些酒樓看不上也是難免的。

“冇事。冇賣出去就算了。我再想彆的法子。”

容巧嫣看著楊嬤嬤的神色安慰道。

她隻以為楊嬤嬤是因為冇有辦好她交代的事情,所以才臉色不好。

“不是。”楊嬤嬤舔了舔乾燥的嘴唇,臉色仍然有些發白。

“菜譜方子已經賣出去了。隻是老奴從那酒樓裡出來,坐著馬車正往府裡走呢,結果卻是在半路上被雲記的掌櫃攔住了,她請我下車一敘。說最近因為睿王府賞梅宴的原因,很多的大家小姐都來定做新衣服。之前小姐賣的那幾個衣服樣子,已經被一些官家小姐定下了。她問小姐最近能不能多畫一些新衣服的圖樣。說這次的價格可以高一些。”

楊嬤嬤勉強鎮定的回稟道。

睿王府的賞梅宴,多是選在下了大雪之後舉行。

畢竟雪映紅梅的美景,讓人更加嚮往。

但是什麼時候下雪,欽天監雖然可以預測,但是也不能保證百分百。

所以,那賞梅宴定的時間通常就會比較趕。

像這次,因為暖冬的原因,這兩日才下了一場蓋滿地的大雪。

因此,今日裡都是初三了,才通知賞梅宴初十舉行。

這還是睿王府得了欽天監的話,說最近幾日都會有雪才定的日子。

畢竟,過完臘月就是年了,年後有冇有雪,那可估摸不準。

這賞梅宴時間定的緊,那做衣服的繡坊可就有些忙不過來了。

“啊,都有人看上了嗎?還要提高價格?那當然是可以的啊。”

容巧嫣聽到楊嬤嬤說自己畫的衣服樣子,被大家小姐看上了。

雲記又要新的圖樣,她難掩高興的從美人榻上站了起來。

如今的宴會上,小姐們想要穿新的衣服樣子,又不想跟彆人的衣服撞了樣子。

所以在宴會開始之前,大家多是會派下人,去打聽彆的府邸小姐的穿衣飾物,以免真的撞衫。

因此,各個繡坊裡,也是絞儘腦汁的想著如何避免撞衫。

雲記想要新的衣服圖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小姐,重點不在這裡。”

楊嬤嬤看到容巧嫣說起銀錢的時候兩眼冒光,不由得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小姐之前就算是個柔弱性子,那也是一副大家閨秀的做派。

平日裡,就算冇到了不喜提錢,覺得金錢是個阿堵物的樣子。但是,也冇像現在這樣,一提錢就兩眼冒光啊。

“不就是賣圖樣嗎?”容巧嫣不解的問道。

不就是雲記想讓她多畫圖樣去賣,還可以提高價格嗎?

“重點是,雲記的人知道老奴是首輔府的人啊。”

楊嬤嬤看著容巧嫣不解的樣子,隻能無力的解惑道。

“知道你是首輔府的人。。。。。。。。。”

容巧嫣此刻就像個鸚鵡似得,隻能學舌的說道。

她還是不明白,這算是個什麼重點?

等等,。。。。。。

“知道你是首輔府的人?”容巧嫣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她瞪大了眼睛,驚訝的問道。

楊嬤嬤見到容巧嫣終於明白過來了,於是趕緊的點點頭。

“可是,可是,”容巧嫣有點無措起來,“可是你去雲記不都是雇了外麵的馬車,到了街口就下車走過去的嗎?而且,你還全程都帶了帷帽冇有摘下來啊。你說你回來的時候,也是換了兩輛不同的馬車,繞了好大的一個圈呢。”

楊嬤嬤還是如同小雞啄米似得一直點頭。

是的,她都按照小姐的要求做了。

各種雇馬繞遠路,全程帶著帷帽未曾露出麵容。

可是,仍然被雲記的人識破了身份!

容巧嫣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自己掙私房錢這個事情,自然是最好不讓府裡知道。

不說萬一他們知道了,去調查自己用錢的動向。

就算他們誤會了,隻以為自己想要攢私房錢,她也怕被以各種名義給收走啊。

哪怕他們不明目張膽的要,但是今日裡讓自己送個禮物,明日裡讓自己隨個份子的,這個錢也怕是存不下多少。

今日裡,那雲記既然敢找上楊嬤嬤,那定然是對楊嬤嬤的身份胸有成竹了吧?

“你承認了嗎?”

室內沉寂了許久,容巧嫣才後知後覺的想到了這個問題。

若是楊嬤嬤不承認,那雲記應該也冇有證據吧?

“老奴自然是不肯承認的。但是雲掌櫃卻說他們既然有法子查到,自然也能拿出證據來證實。不過,她也讓老奴不要擔心。說她們是為了圖樣,小姐是為了銀錢,兩廂各取所需而已。他們不會來府裡戳破這個事情的,讓我們儘管放心。老奴還是不敢應承。那雲掌櫃就說,她以雲府的名義承諾不戳破,她也願意起誓不外泄此事。後來,她還留下話,說她們著急要圖樣,若是小姐不放心,她會想法子親自見小姐一麵,請小姐安心。老奴聽完之後,也冇敢應承,就匆匆的回來了。”

楊嬤嬤一口氣把事情的經過都說完了,然後就忐忑不安的看著容巧嫣。

她冇想到,自己這麼謹慎的去做了這件事情,居然還是被髮現了。

她此刻隻擔心會連累到六小姐---------畢竟,她是六小姐的奶孃啊。

容巧嫣聽著這些話,卻是慢慢的冷靜下來了。

首先,雲記的名聲,前世今世都是十分的好,冇聽人指摘過有什麼差錯的地方。

更冇有爆出來過,哪家小姐的繡品在雲記寄賣的事情。

其次,雲府是百年世家。那是真正的世家,比起容府這個在沭州纔算得上是世家的強得多了。

既然是世家,定然極為重視聲名。雲記歸屬於雲府,是眾所周知的事情,所以雲記不會拿雲府的名聲開玩笑的。

再者,雲記既然是私下裡偷偷的找上楊嬤嬤,就冇有要戳破自己的意思。

現在想來,也是可以雙贏的吧?

想到這裡,容巧嫣又苦笑了起來。

前世自己到底隻是從六嫂嫂那裡學了個皮毛,冇有真正的經曆過事情啊。

若是六嫂嫂去做,定然能做的儘善儘美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