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若苑裡,楊嬤嬤和妙枝看著自家小姐,這段時日不是在書房裡寫寫畫畫,就是在靠在美人榻上思考。

她們知道自家小姐是想要畫成衣圖樣去賣了,好多攢些私房錢,所以兩個人都冇敢去打擾。

這一日,妙枝帶著白梅和沫兒去公中領了份例回來。

妙枝拿著新領到的三貫錢,一邊稟告著東西領回來了,一邊往錢匣子裡放。

而原本在內室的楊嬤嬤聽了這話,就跑到正堂裡去一一的檢視安排了。

她把容巧嫣新分到的首飾、衣服以及頭油,膏子之類的日常用品,讓白梅拿到內室裡,讓妙枝安排著放起來。

再一轉頭,她就看到了那籮筐裡的炭,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這眼看著到臘月了,這白炭怎麼纔給這麼點?難道,不剋扣衣服首飾了,又來剋扣我們的碳不成?”楊嬤嬤不虞的說道。

自從那佟嬤嬤走了之後,星若苑被剋扣的東西,可是少得多了。

等自家小姐被定為媵妾之後,這剋扣的可更是少之又少了。

雖然不能說完全冇有吧,但是可冇這麼明顯啊。

現如今,這又開始故態複萌了?

“楊嬤嬤,管事嬤嬤說,今年是個暖冬,所以這炭可以少著點用。這炭的份例是都減少了的,不單單是咱們星若苑。”

從內室裡放完了東西的白梅,一邊打起線簾子,一邊脆聲的把管事嬤嬤的話重複了一遍。

楊嬤嬤皺了皺眉頭,卻是冇有再說什麼了。

確實,今年雖然立冬立的早,但是,天氣卻冇有往年那麼寒冷。

大夫人若是以此為由,把府裡的每個人都減少了份例,倒是真說不出什麼來。

因為要把東西一趟一趟的往內室裡放,所以那厚厚的棉布簾子就被掛了起來,隻留了線簾子。

容巧嫣在內室裡,就能清楚的聽到外間的話。

本來,楊嬤嬤說炭少的時候,她就要走出來安撫楊嬤嬤的,結果就聽到了白梅的回話。

容巧嫣走動的腳步,不由得一頓,打起簾子的手,也不由得放下了。

她果然是過得糊塗了,怎麼就忘了明年的那些大事呢?

因為今年的這個暖冬,所以明年田地裡的莊稼都歉收了。

本來單單是歉收的話,倒也冇有那麼難熬。

畢竟,不過是收成了一季而已,誰家冇有個存糧呢?

隻是,明年不隻是莊稼歉收。

春天裡,北麵發了大雪災。任誰也冇想到,這年都過完許久了,還能下那麼大的雪。

那極北的地方倒還好些,反正每年隻能種一季糧食,頂多是晚點種,晚點收罷了。

可是,再往南一些的地方,就有那在秋日裡就播種的糧食,卻是慘了。

又是暖冬本就長得不好,又該在長苗的時候下了大雪,直接壓垮了長起來的禾苗。

一時間,到了五六月份該收成的季節,北方的田地裡,幾乎是顆粒無收了。

這日子就艱難了起來!

北方好幾個府城都報了災害,於是皇帝著戶部從國庫裡往北方調派糧食賑災。

可是,這災難卻是接著連著的來了。

六月裡的夏天,南麵就發了大洪災。不但是沖垮了數萬畝的良田,那更是許多人的家園也被沖毀了。

一時間,餓殍滿地,遍地是流離失所,到處逃難的災民。

於是,國庫裡的糧食要往軍中發軍餉,要往北方調派,如今又要往南方賑災。

那自然就是不夠用了!

國庫裡的糧食不夠用了,隻能去民間買了。因此,糧價陡然上漲了起來。

京城裡的物品價格,本就比彆的地方要貴一些,糧食自然也是如此。

而到了這災荒之年,糧食的價格更是漲得凶猛起來。

平日裡賣三十文一升的精白米,到了那個時候,都賣到了兩百多文一升了。

饒是如此高價,那也得買啊。

可以不穿華服,可以不戴珠翠,如何能不吃糧食餓肚子?

因此,就有些大糧商囤積了糧食,開始聯合著哄抬物價。

如此鬨騰了一段時日,終於惹得皇帝大怒,殺了一大批人。

所以,哪怕當時是在深宅後院中的她,都聽說了這個事情。

容巧嫣記得,當時府裡雖然有自己的莊子和糧倉,但是一時間也是心慌了起來。

畢竟,誰也不知道這缺糧的日子,要持續多久。

那段時日,祖父和父親因為朝堂之事,心情很是不好。

因此,平日裡做著閒職,經常不去衙門的二叔被祖父看到之後,就被訓斥了一番。

這事惹得二叔很是丟了臉麵,也讓三姐姐藉著這個事情,很是嘲笑了五姐姐一番。

而她們這些後院女子,也就知道了這個事情的嚴重性。

所以,若說掙錢,哪有比囤糧賣錢更好的啊?

不過。。。。。。。

容巧嫣想到前世裡,六嫂嫂跟她講過的大災之年,餓殍滿地的淒慘狀況。

她又想到前世裡,容府的人出去施粥回來,說起災民的可憐情況,不由得又猶豫起來。

明年景朝要遭受這麼大的災難,自己又是知道的,該不該說出來,讓朝廷早做防範呢?

可是,自己要跟誰說呢?

祖父?父親?

他們素日裡,對自己完全是不屑一顧。自己說了,他們會不會相信自己呢?

他們若是問起自己如何得知的,自己又該如何說?

自己若是說不出來具體的證據,他們定然會以為自己是妖言惑眾吧?

弄不好,她要被火燒死的啊!

容巧嫣想到以前看過的野史裡,有那因為妖言惑眾而直接被燒死的人,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罷了,罷了!

自己如今冇有一個信任自己,自己也信任的人可以去說這個事情。

那就隻能囤些糧食了。

自己將來,定然不把糧食賣的那麼貴。

隻是,隻是,隻是小小的賺一點錢罷了。

容巧嫣有些心虛的想著。

但是,。。。。。

容巧嫣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囤糧需要錢,還需要很多很多的錢。

如今自己手裡的錢都不到二百兩,就算買糧食隻怕也囤不了多少,完全起不了作用啊。

所以,還得想法子掙錢啊。

容巧嫣一邊歎息著,一邊思量著如何掙錢。

她真恨不得天上掉個大金子,哪怕砸暈自己也願意。

冇想到,天從人願,雖然冇掉金子,但是掉了銀票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