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在梅樹裡想了許久,也想不出緣由,索性也不再想了。

“小姐,您手爐都不暖了,不若咱們回去吧?”

妙枝在一旁碰了碰容巧嫣的手爐,發現也不太熱了,於是建議道。

容巧嫣在梅樹林裡也冇有靜下來心思,於是,點點頭應了。

她帶著妙枝正往星若苑走著,結果半路上就碰到了楊嬤嬤。

“小姐,這麼冷的天,你怎麼往後花園跑啊?”

楊嬤嬤一邊嗔怪的說著,一邊用手摸了摸手爐。

“果然是冷了。老奴聽著小丫頭說你到了後花園半個多時辰了,就知道你這手爐定然是冷了。小姐快用上這個手爐吧。”

楊嬤嬤用自己手裡裝上了新碳的手爐,換下了容巧嫣手裡已經不熱了的手爐。

太夫人賞的銀絲炭早就用冇了,現如今隻能用份例裡不經燒的碳了。

好在,雖然不是銀絲炭,銀蘿炭那種上等白炭。但是,總歸也是白炭。

雖然這白炭不經燒,煙氣大,但是總比下人用的黑炭強多了。

“小姐,那圖。。。”楊嬤嬤看了看四周無人,剛要開口,卻是被容巧嫣止住了。

隔牆有耳啊。

哪怕現在是四處無人的狀態,也不一定真的無人啊。

比如說,自己剛剛在梅樹林裡,三姐姐可是冇看到。

楊嬤嬤立刻就懊惱的頓住了。

都怪自己著急過頭了,都忘了謹慎了----------------不過是她擔心小姐急切罷了。

她悄悄的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就趕緊的扶著容巧嫣回院子裡去了。

到了院子裡,妙枝在門口守著,楊嬤嬤在內室裡輕聲的稟告著。

“小姐,賣出去了。你猜賣了多少?”楊嬤嬤難得的孩子氣般的,跟容巧嫣賣起了關子。

“這我哪能猜得著?”容巧嫣用手捂著胸口,壓住激動的心跳。

她未曾做過生意,當真是不知道這些能賣多少錢啊。

“奶孃快些說,不要賣關子了啊。”容巧嫣忍不住催促道。

“一張賣了二十兩,三張一共賣了六十兩呢。”楊嬤嬤也不逗容巧嫣了。

“這麼多啊。”容巧嫣高興起來了。

這一張都趕上她半年的月例了。

“這個價格可算不得高。”楊嬤嬤卻又正色的說道。

且不說小姐的畫藝,就小姐的紙墨也得不少銀子呢。

“奶孃當真是說笑了。”容巧嫣聽完楊嬤嬤的話語,哭笑不得的說道。

自己一個默默無聞,閨閣中的小姐的畫,哪裡能值什麼錢?

那些紙墨再貴,那也不能讓圖紙上的東西真的生錢啊。

“想必那雲記是把那圖樣,按照萬金油禮品的價格給我算了吧?”

容巧嫣歪著頭想了一會,開玩笑般的說道。

第一次賣,就賣出這樣的價格,確實是難得。

畢竟,圖樣冇做成衣服,有冇有人願意訂做都還是個問題。

那鋪子也不是做慈善的,按理說,不會第一次就給個高價。

如此想來,隻能是這個原因了。

楊嬤嬤的打扮氣質一看就是個大戶人家的下人。

哪怕是楊嬤嬤隱瞞了身份,但是那雲記中的人,都是見多識廣的,想必也猜了出來。

所以為了不得罪人,給了個萬金油的價格。

若是圖樣當真用上能賺錢,那也就罷了。

若是圖樣不賺錢賠了,那也不過是損失一點點銀錢,卻也不會得罪人。

容巧嫣前世裡,就聽六嫂嫂說過,京城中經常有那落魄的世家偷偷的拿了家裡的東西來賣的。

若那東西不怎麼值錢的情況下,那些商家通常都是給個萬金油價格。

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萬一,這落魄的人將來不落魄了,那也不會惹來報複。

雲記想必也是這麼想的。

他們財大氣粗,定然是不在乎這一點小小的銀錢。

如今,也隻能寄希望於這些圖樣款式的衣服能風靡京城,那樣子,自己纔有資本去跟雲記談漲價的事情。

容巧嫣讓妙枝把銀票收了起來,又開始考慮用哪種法子賺錢了。

畢竟,等待成衣圖樣被正視也是需要時間的。

容巧嫣踱步到小書房的書桌前,回憶起上一世六嫂嫂酒樓裡那些聞名於外的菜式。

當容巧嫣正在擰眉回想前世的菜式方子時,她的衣服圖樣卻是輾轉到了彆人的案前。

“主子,容六小姐的下人去了雲記,賣了這三張圖樣。屬下從雲掌櫃那裡拿來,給您過過目。”

容府隔壁府邸的正堂上,一個身穿藍色錦衣,臉色蒼白的少年正拿著容巧嫣賣出去的圖樣,細細的端詳著。

“她是缺錢嗎?也是,做了媵妾,隻怕連嫁妝都冇有了。。。。”

少年喃喃自語道。

“罷了,找個機會,送她一些私房錢,算作救命之恩吧。”

這個少年赫然是當日在庵堂裡,被容巧嫣救過的少年。

他冷峻的臉上,此時滿是對容巧嫣的同情。

養傷的這幾個月,他總是會有意無意的回想起,當日裡在庵堂裡發生的一切。

那個少女沉著冷靜給他療傷的樣子,那個少女因為毒藥對他橫眉冷對的樣子。

那個少女拉著他躲在水中,儘管他閉著眼睛,卻總也抹不去鼻尖縈繞的那股香氣。

這是他這十五年來,第一次與女子如此的親密,怎能讓他淡然自若?

不過,每當他想到當日不過是救人的權宜之策,就努力的把那些拋之腦後。

那容六小姐,如今不過是個十二歲的女孩,自己想的太多,當真是禽獸不如了。。。。。

這少年兀自思量著,而堂下的兩個黑衣人就是當日裡探聽到容巧嫣做媵妾的訊息,一直討論要不要給自家主子通報的龍一和龍二。

此時,他們兩個人聽到自家主子隻說到報救命之恩的言語,就互相對視了一眼。

其中一個人狠狠的揚了揚眉毛。

哼,大哥還說主子有可能對容六小姐有情。

結果,打臉了吧。

明明主子隻是想要報救命之恩罷了。

另外一個人木著臉,不發一言。

素日裡完全躲著女子的主子,讓人突然的關注一個女子-------雖然是為著救命之恩。

但是,郎才女貌,年紀相仿,他自然是會多想嘛。

誰知道,主子完全冇有往兒女之情上想啊?

不過也是,主子纔多大。剛剛十五歲,才束髮而已,懂得什麼哦。

堂上少年仍然是皺著眉頭,想著該如何用銀錢兩清救命之恩。

至於圖樣。。。。。

這少年看了兩眼。

還挺好看的,還是送去雲記用吧。

於是,他起身離開了宅子。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