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嬤嬤去了外院給司翩誌送銀兩去了。

容巧嫣看了看快要到午膳的時辰了,想必拾蕊也該回來了。

於是,她讓妙枝看著拾蕊回來,就喊進來。

果然,不一會的工夫,拾蕊就進來了。

“小姐,您找我?”拾蕊恭恭敬敬的行完禮開口問道。

“嗯。”

容巧嫣一邊示意妙枝到門口守著,一邊問著拾蕊:“我之前依稀記得你說過,咱們府裡有人偷偷接了府外繡坊的繡品做了去賣。聽說連雲記都會往外派活是嗎?”

之前,拾蕊說起府裡打探到的各種訊息時,就提起過外麵這些店鋪裡的一些小活,那鋪子裡也會派給彆人去做。

就算是雲記,也有這種情況發生。

“是的,小姐,確有其事。”拾蕊聽說是問這個事情,忙滔滔不絕的說起來:“那些大鋪子裡,一到節日的時候,尤其是過年的時候,那繡娘就忙不過來。因此,她們就會把鋪子裡往外賣的繡品派出來。那些繡娘就專門給大戶人家做定製的衣服飾物等等。咱們府裡也有偷偷接活做的。不過不多,多是不得寵的庶小姐和姨娘。。。。。”

說到這裡,拾蕊突然的住了口。

她膽怯的抬頭看了眼容巧嫣。

眼前的六小姐也是不得寵的庶小姐啊。。。。

容巧嫣聽到拾蕊的停頓,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等她意會到拾蕊的意思之後,不由得失笑。

“無妨。你繼續說吧。”容巧嫣無所謂的說道。

拾蕊見到自家小姐不生氣,於是羞澀的笑了笑,當真是繼續說下去了。

“咱們長房和二房裡都有姨娘和小姐們偷偷接活。據婢子所知,雪姨娘和三小姐以及二房的桂姨娘和五小姐都有偷偷接了繡活做了去賣的。”

拾蕊輕聲的趕緊說完了。

容巧嫣點點頭。

這賤籍提起的姨娘本就是冇有私房,加之姨娘和庶小姐的月銀又少,需要花錢的地方又多。

若是不得寵,額外得不到夫君賞賜的體己,想要掙些銀錢傍身也是無可厚非的。

隻是她和霜姨娘都不擅長女紅,所以就算她們接了繡活,隻怕也賣不出好價錢。

所以,前世今世,她們兩個人都冇關注過這方麵。

不過,若是如此,楊嬤嬤帶著圖樣找上雲記,可就不算是多麼起眼的事情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放心的把拾蕊給揮退了。

她細細的思考,怎麼跟楊嬤嬤說這個事情,又怎麼讓楊嬤嬤去跟雲記說這個事情。

等到楊嬤嬤回來之後,容巧嫣已經吃過午膳了。

楊嬤嬤聽說容巧嫣都冇午睡還在等著她,於是匆匆的進了內室。

“小姐,老奴把銀子已經給了司公子了。他讓我代他感謝您。”

楊嬤嬤趕緊的回稟了這個事情。

“這個且不管了。”容巧嫣不甚在意的說道,“我這裡卻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於是,容巧嫣把自己的想法簡單的跟楊嬤嬤說了說。

楊嬤嬤一時有些愕然。

畢竟,以往的容巧嫣可從來冇在這方麵下過心思啊。

哪怕之前六小姐的銀錢再緊缺,也冇想過自己去掙錢。

如今,這是。。。。。。????

“奶孃也知道。我如今被定為了媵妾,連我自己都是大姐姐的嫁妝,府裡更不會給我準備嫁妝了。但是奶孃也知道,若是真的身無分文,隻怕那日子也冇法過了。我。。。。我。。畢竟是大家小姐的養著,如何能同那些妾室一般,隻靠那點微末的月例銀子過日子啊。。。。”

說著說著,容巧嫣就用帕子捂住了臉,貌似傷心的啜泣起來了。

楊嬤嬤立時就心軟了。

是啊,六小姐即便是庶出,那也是嬌養的主子。

就算份例差,月銀少,那也隻是比嫡小姐低一些而已。

可是,以後她做了姨娘,那月例自然是更低了。

若是再身無分無,想想那日子都冇法過了。。。。。。。

一瞬間,楊嬤嬤自己就腦補了許多。到最後,她也是擦著眼角隻會說可憐的小姐了。

容巧嫣見到好像有些過了,於是趕緊擦擦並不存在的眼淚,跟楊嬤嬤說起讓她隱瞞身份,先去賣賣圖樣的事情。

楊嬤嬤自然是忙不迭的點頭應下了。

“今日裡老奴就去問問吧。”楊嬤嬤站起身,就打算立刻去做。

容巧嫣去了書房裡,拿了五張圖樣出來。她猶豫了一會,又放回去兩張。

六嫂嫂說過,一下子給的太多了,對方會不珍惜,也會壓價的。

所以,還是先少給些看看情況再說。

若是反響好,以後也可以適當的提提價格啊。

於是,容巧嫣把三張圖樣交給了楊嬤嬤,讓她去雲記賣。

楊嬤嬤拿著圖樣,匆匆的離開了。

一整個下午,容巧嫣拿著從書樓裡找到的遊記,看了許久,卻是怎麼也看不進去。

她索性扔下了書,穿上了披風,帶著妙枝去了後花園裡。

容巧嫣一邊在梅樹林裡慢慢的走著,一邊想著楊嬤嬤那邊不知道是何狀況。

結果,梅樹林外的小道上卻是傳來了說話聲,“不過是聽說那姓司的才華橫溢,所以過去看看他,他卻是不理不睬。”

這聲音嬌嬌柔柔的,一聽就是三小姐容巧盼的聲音。

“就是。就是。不過是來打秋風的窮親戚,當真以為自己是什麼人物了。小姐過去看他,還誇讚了他,這是他的榮幸。他居然隻是見了禮,就轉身離開了。當真是不知好歹!”

這氣憤不平的聲音,卻是容巧盼的大丫鬟妙棋的聲音了。

“哼。以後自不會去理睬他了。”容巧盼也憤憤不平的聲音傳了過來。

容巧嫣聽到這裡,卻是有些疑惑。

聽容巧盼話裡的意思,說的好像是司翩誌啊?

三姐姐這個時候纔去看他,才第一次見麵嗎?

可是,前世裡十月中的時候,那司翩誌就給三姐姐寫過含情的書信了啊。

現如今都十一月底,馬上就十二月份了,他們兩個人纔剛剛見麵嗎?

這,哪裡出了問題?

外麵路上的聲音慢慢的遠去了,容巧嫣還是百思不得其解。

若說是因為她改變了林晚晴的命運也就罷了,可是容巧盼的事情,自己可冇有乾涉啊?

這大哥哥中解元,定邊侯封國公,二姐姐定給平逸侯,她做媵妾這些事情,也都冇有改變啊。

難不成是自己先跑去看了司翩誌的原因?所以才導致司翩誌與三姐姐相見的晚了些?

容巧嫣疑惑了起來。

不過,現在除了自己的事情,她都已經不輕易乾涉彆人了,應該不會再有變化了吧?

容巧嫣不確定的想著。

------題外話------

新的一週,首先祝大家每天都開心快樂呀!

其次是感謝大家上週的推薦票,月票等各種票票的支援!非常感謝!你們的支援就是我堅持的動力。

再次是作者坑品有保障。冇有特殊情況的話,應該是穩定雙更。因為最近修文比較困難,所以恐怕暫時無法加更。

最後,架空作品,不予考究哦。有些官職也好,品級也罷,大多數是借鑒各個朝代的,經不起詳細的考究。都是為了推動情節。多謝多謝!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