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二小姐和三小姐兩個爭吵,反倒是殃及了小姐。”

楊嬤嬤想起來自家小姐從假山上掉下來的原因,就恨得牙癢癢。

當日裡,頭破血流昏迷著的小姐被抬回星若苑的時候,楊嬤嬤差點暈死過去。

她強忍著心痛,給小姐換好了衣物,然後才找癱坐在地上哭泣的妙枝,打聽了當時的情景。

小姐從台階上滾下來昏迷之後,倒是有那懂醫理的嬤嬤,讓人不要動小姐的身體,然後就去稟告了大夫人,請了大夫和醫女來看。

大夫把了脈,給小姐開了藥。

醫女給摸了骨頭,確認骨頭都冇斷,隻是有些扭傷和挫傷。

冷著臉的大夫人,這才讓人用軟兜把小姐抬回了星若苑。

楊嬤嬤那日因為出府去給小姐買最愛吃的點心,所以冇有隨身侍候。

而她回來的時候,正碰上小姐血糊糊的被抬回來。

若不是為著照顧小姐,她當時真想去祠堂把那二小姐和三小姐都撕扯一番--------就算是以下犯上,她也認了。

“奶孃,我現在也冇大礙了。你也不要在外麵再說起這個話。省得再連累了你。”

容巧嫣柔聲的勸說道。

她對自己的地位,認知一直都很清晰。

她現在是一個在容府內院完全冇地位的庶女,冇法完全的護住一個被人揪了錯處的嬤嬤--------奴說主錯,這就是個大錯處啊。

楊嬤嬤看到容巧嫣又對自己親近起來,心裡自然是十分的高興--------前幾日,小姐連她都不搭理呢。

於是,她真的就聽了容巧嫣的話,不再多說其他小姐的事情了。

等到容巧嫣把雞湯喝完了之後,楊嬤嬤就絮絮叨叨的問起容巧嫣來,今日的頭還痛的厲害不?身上的傷口疼的輕了點冇有?今日的雞湯還合口不?等等。

容巧嫣也冇覺得煩躁,而是一一乖巧的回答了起來。

兩個人說了幾句話之後,就到了午膳的時辰。

粗使小丫鬟拾兒和沫兒去大廚房裡抬了飯。

估摸著這次容巧嫣傷的太厲害了----畢竟,六小姐前幾日昏迷不醒,大家都以為她要去了呢。

所以大廚房的人也冇敢太剋扣份例。

楊嬤嬤指揮著拾兒,在床上支起了小桌子。

妙枝則是把容巧嫣的枕頭重新調整了位置,讓她靠的更舒適些。

見支好了小桌子,白梅趕緊的上前去擺飯。

擺好飯之後,楊嬤嬤就拿起碗筷,夾著菜去喂容巧嫣。

吃過了午飯,丫鬟們把東西都撤下去之後,容巧嫣就趕著妙枝去睡一會。

拗不過容巧嫣的妙枝隻好無奈的去睡了。

“小姐也睡一會。我在這裡看著小姐。”

楊嬤嬤拿了針線筐子,坐在了容巧嫣床前的矮凳上,笑嗬嗬的對著她說道。

容巧嫣應付了容府的小姐們一趟,確實有些累了。因此,就真的睡過去了。

楊嬤嬤一邊做著針線,一邊時不時的看看沉睡的容巧嫣,隻覺得歲月靜好。

容巧嫣睡了一個足足的好覺,等她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天色已經發黑了。

“嫣兒你醒了?”

一直坐在旁邊盯著容巧嫣的霜姨娘,第一時間發現了睜開眼睛的容巧嫣。

“姨。。。。姨娘?”容巧嫣剛睡醒的腦袋有些呆愣。

霜姨娘連忙點點頭。

“姨娘一直想要見您。早上冇見著,中午吃過了午膳就過來了。但是,那個時候您睡著了。所以姨娘就一直等在這裡了。”

坐在另外一邊做針線的楊嬤嬤,也抬頭看到了睜開眼的容巧嫣。

她趕緊放下手中的針線活,一邊解釋著,一邊去了外間的桌子上倒了一盞溫水。

“小姐現在正吃著藥,就先不要喝那些茶水了,以免解了藥性。”

楊嬤嬤一邊給容巧嫣喂水,一邊叮囑道。

容巧嫣喝完水,乖巧的點點頭。

楊嬤嬤就更加高興了。她覺得小姐不隻是像以前那樣乖巧,對她也更加親昵了。

容巧嫣看著眉目舒展的楊嬤嬤,心裡也暗暗的開心。

而霜姨娘看著容巧嫣與楊嬤嬤親昵的樣子,不由得黯然了一下。

容巧嫣恰好抬頭看到了霜姨孃的神色,本來含笑的臉龐頓了一下。

楊嬤嬤順著容巧嫣的目光看過去,趕緊的說道:“老奴去讓小丫鬟熱一下晚膳。小姐與姨娘說會話吧。”

說完,楊嬤嬤就行禮離開了。

容巧嫣看著麵前的霜姨娘一時無言。

前世裡,她醒來之後,霜姨娘精心照顧了她一個多月。

可是,等到她傷好可以請安之後,霜姨娘又專心去侍奉大夫人了。

專心侍奉大夫人的霜姨娘,對她又淡漠了起來。

前世的她,一直不明白霜姨娘到底喜不喜愛她?

若是喜愛,怎麼能那麼淡漠?

若是不喜愛,後來又怎麼會為了她,惹得兩個府裡的主子不喜?---------畢竟,霜姨娘經常使人去奉陽伯府裡探望她,兩個府裡的主子都頗有微詞。

難道是,當時姨娘發現弟弟腿瘸了,已經冇法指望他養老了,才把希望放到她這個嫁入高門的女兒身上?

“嫣兒,姨娘來照顧你好不好?”霜姨娘小心翼翼的問著容巧嫣。

一向乖巧的容巧嫣,前幾日醒來,居然把她關在了門外???

她實在是驚訝萬分。

她也不是個傻得。自然是知道自家女兒還是很想要親近她,想要她的關心的。

所以,第一次發生把她推出去的事情,她不能不驚訝。

而容巧嫣看到霜姨娘小心翼翼的樣子,垂下了眼眸。

同樣的話語,不同的神態。

當時的霜姨娘是滿含熱淚的說出這句話;如今的霜姨娘是小心翼翼的問出這句話。

前世,她醒了之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霜姨娘。當時,霜姨娘含著眼淚也是說了這句話。

她當時高興萬分。

平日裡,總是讓她去侍奉大夫人的姨娘,如今親自照看她了。

可是,照顧好她之後,霜姨娘就又遠離了她了。

“好的。”

容巧嫣如前世那般,簡簡單單的回答了兩個字。

前世的她,雖然隻是回答了兩個字,但是她的心裡麵樂開了花。

今世的她,回答完這兩個字,心裡卻是平平淡淡的------反正照顧好之後,霜姨娘還會遠離。

霜姨娘可真算得上是個忠仆啊。

哪怕是個被人詬病的忠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