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坐在了美人榻上,開始思量著如何賺錢。

開鋪子之類的生意,她自然是想都不想的。

不說她是容家女,這鋪子都冇法落她的名字。就說,她連出去開鋪子的人手都冇有。

再說了,自己將來是要離開京城的,也不能帶著鋪子走啊。

所以,何必要開一個很長時間才能回本的鋪子呢?

那還能做什麼嗎?

容巧嫣開始冥思苦想了起來。

前世裡,六嫂嫂打理了很多鋪子。

但是,真正歸屬於六嫂嫂的鋪子,卻隻有成衣鋪子,首飾鋪子,香料鋪子,酒樓這四個。

雖然鋪子和種類都不多,但是六嫂嫂仍然賺的盆滿缽滿的。

先說那成衣鋪子。

這女人,不管有什麼事情,都愛添新衣服。

一年四季定時要做新衣服;出去參加宴會要做新衣服;府裡有了大喜事,還是做新衣服;甚至連府裡的掌權人心情好了,都要做個新衣服讓大家都高興一下;若心情不好了,那就給自己多做幾套衣服,讓自己開心下。。。。

諸如此類種種!

還有首飾,也是同理。

這香料鋪子呢,是因為香料稀少,所以價格賣的昂貴。

而酒樓呢,則是因為六嫂嫂總有許多層出不求的新菜式吸引了眾人前來,所以生意也是極為不錯。

自己不打算開鋪子,所以這香料就冇法子賣了。

但是,自己前世多活了十年。

那十年裡,京城中最流行的衣服款式,最好看的首飾圖樣,最好吃的菜品,她可都是銘記於心的啊。

她即便是在內院裡窩著,那也是女子啊。對衣服首飾類的,有著天然的喜好。

更不用說,當時奉陽伯府的那幾個小姐,每當做了新衣服和新首飾,都愛四處炫耀。

自然也包括去她這個不受寵的七奶奶麵前炫耀了。

因此,那些時興的料子款式和首飾樣子,她不說如數家珍,卻也算是瞭如指掌。

至於吃食,那就更簡單了。

前世裡,因為那些菜式實在是出名,她自然也是喜歡吃的。

而六嫂嫂因為經常不在府裡,所以就給她留了一些方子。

若是仔細回憶,應該也能記得起來的。

所以,她完全可以賣這無本的圖樣和方子。不管多,還是少,都是賺到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在榻上坐不住了。她在屋子裡走來走去的,理著自己腦海中的想法。

自己先畫上幾張成衣圖樣,讓楊嬤嬤去店裡賣掉,探探水。

楊嬤嬤是個婦人,她又有家小,因此在容府後巷的下人房裡,也是有她一個小院子的。

正常來說,楊嬤嬤不當值的時候,是可以回家的。

隻不過,楊嬤嬤實在是疼愛她,所以纔會經常的在星若苑裡陪著她,很少回自己那小屋去。

楊嬤嬤出府,可是比妙枝之類的丫鬟出府,容易的多了啊。

至於去哪個店鋪賣成衣圖樣,容巧嫣仔細的想了想。

京城中但凡有名的鋪子,背後都會有個靠山的。

而京城中,最為眾人所知,做成衣手藝精巧且名聲最好的就是“雲記”。

這雲記是京城世家雲府的產業。

雲府是個真正的文人世家。自古以來,就出了多個宰相之類的高官。

到了本朝,雲府也是出過多個首輔、閣老之類的高官的。

現如今的雲府當家人是雲太傅,他可是皇帝的師傅,是當之無愧的帝師。

現如今,眾位皇子都是跟著雲太傅在宮中尚書房學習的。

將來,不管是哪位皇子即位,雲太傅都還是帝師啊。

而雲記是雲府的產業之一,陪嫁給了當年的京城明珠----雲府嫡女。

當年的雲小姐嫁給了皇帝的弟弟---------睿王爺,雲府就把雲記當做了睿王妃的陪嫁。

後來睿王妃過世,睿王世子年齡太小,所以這雲記就被雲家人收回暫時管著了。

雲記的名聲極好!

若是把圖樣賣給雲記,倒也不怕不給錢。

更何況,這雲記繡孃的手藝,連六嫂嫂都很是讚賞的。

容巧嫣想到前世裡,六嫂嫂即便是自己開了成衣鋪子,也還是對雲記繡孃的手藝讚不絕口,她的神色又黯淡了下來。

如今隻有林姐姐,冇有六嫂嫂了。。。。

容巧嫣隻是閃了一下神,就趕緊的拉回了情緒。

如今,最重要的還是畫了成衣圖樣,送去雲記賣錢纔是。

容巧嫣說乾就乾。她把下人都打發了下去,隻說自己要在書房作畫,不喜人打擾。

等她端坐之後,就開始畫起前世裡廣為流傳的衣服的款式圖樣。

這畫個區區的圖樣,對於她這種飽受琴棋書畫教導的大家閨秀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

不一會的工夫,桌子上就鋪滿了各種衣裙的樣子。

容巧嫣站起身伸伸懶腰。等紙上的筆墨都乾了之後,她才把圖樣折了起來,放到了畫袋裡。

做完這些,容巧嫣打開了房門,站在廊下看著外麵的天色。

如今已經十一月底了。天氣慢慢的變得寒涼起來。

星若苑裡,僅有的一棵青桐樹,此時已經變得光禿禿的了。

容巧嫣抬頭透過青桐樹的枝丫看出去,能看到明晃晃的日光灑下細碎的金芒。

她正在發怔的工夫,一聲‘吱呀’的推門聲響起。

楊嬤嬤手裡拿著一包東西,匆匆的走了進來。

她看到了廊下的容巧嫣,先是一愣,然後快步的走上前,嗔怪的說道:“這天有些涼了,小姐怎麼在門口站著?快些進去暖和吧。”

楊嬤嬤一邊說,一邊走上前扶著容巧嫣進了房內。

等到進了內室之後,她才把手裡的東西放到了桌上。

“這是什麼?”容巧嫣好奇的問道。

“這個是司公子讓我家那小子遞進過來的。說是金記剛做出來的什錦糯米糕。他排了好久的隊纔買到的。這不,一買到,他就趕緊送進來給小姐了,還熱乎著呢。”

楊嬤嬤慈愛的看著容巧嫣說道。

小姐不知何時喜歡上金記的什錦糯米糕了。

總是隔上幾日,就讓她或者是跑腿的婆子去金記買上一次。

結果,這司公子倒是有心。

他昨日從石頭嘴裡得知了自家小姐喜歡這個糕點,今日就跑去排隊買了。

容巧嫣聽說是司翩誌送的糕點,一時心中五味雜陳。

這司翩誌如今看來,也是個知恩的啊。

怎麼後來就能因為被趕出府邸,而忘了收留之恩,直接把整個容府都覆滅了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