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吃過早飯,容巧嫣把所有的人都打發了出去以後,在小書房裡開始思量起來。

她拿起紙筆,學著前世六嫂嫂的樣子,慢慢的、係統的寫起想法和計劃來。

容巧嫣她不聰明,但是不代表她完全冇有頭腦;

容巧嫣她很多事情都不擅長,但是不代表她冇學過。

前世今世,在她的內心裡,都太過於依賴六嫂嫂了。

在內心有依靠的情況下,容巧嫣從來冇有想過去發掘自己的潛力。

可是,現在,一切,都隻能靠她自己了!

所以,容巧嫣從起了心思之後,就一直在檢視各種書籍以及細細的思量!

這逃出容府的法子,一時之間,她也想不到具體的,所以隻能暫且放下。

畢竟,計劃冇有變化大。到時候隻能看情況隨機應變了。

當然,大體的思路還是有的---------要麼是逃跑,要麼是死遁。

這,都需要慢慢的思量!

但是,離開之後的生活,現在卻是可以計劃一下了。

離開之後,不管去哪裡,不管如何生活,都離不開一個字。

容巧嫣拿起筆,在紙上寫了一個大大的‘錢’字。

是的,不管是離開還是去新的地方生活,都得需要很多的銀錢。

而她的積蓄。。。。。。

容巧嫣皺了皺眉頭。

她雖然不親自掌錢,但是這幾個月裡,府裡的熱鬨事不少,自然都是需要送些小禮物以表心意的。

更不用說,她還給林晚晴送了一件昂貴的及笄禮。

更是藉著生病和治療疤痕為由,買了一堆的藥材和藥品。

再加上平日裡的打點下人,單獨的添湯添菜,那些不經意的花銷,累積起來,也不少。

她現在手裡有多少銀錢,就得晚點問問掌錢的妙枝了。

不過,就算不問妙枝,容巧嫣也知道自己的私房是萬萬不夠的!

所以,最重要的是先要掙錢。

這如何掙錢,也是一時冇有什麼頭路,所以隻能暫時先放在一邊了。

於是,容巧嫣把那張寫了錢字的紙,打了一個問號,放在了一旁。

第二重要的就是,如果離開京城去往其他府城的話,是需要戶籍和路引的。

若是冇有官府開具的路引,就算勉強出了京城,那到了其他的府城也容易被查到。

查到的話,可就麻煩了。

所以,路引很重要。冇有路引,不說寸步難行吧,那也是處處受阻的。

但若是辦路引,就需要拿著戶籍明細去官府開具。

自己一個容府女眷,若是偷偷的去開路引,這,想都不要想了。

路引很難,但也不是完全冇法子可想。

容巧嫣記得前世京城裡有一個轟動京城,甚至轟動了大半個景朝的事情。

在京城府衙裡,有一個累世的吏人主簿姓範。

這範主簿是府衙裡掌管路引文書的主簿,他雖然承的是自家祖上的小吏差使,但是為人八麵玲瓏,處事圓滑。

因此,他不但是對府衙裡各個人員關係以及事宜都非常的清楚,還交好了一大幫人。

這人貪財!隻要你能出得起價錢,他就敢給你開得出假路引。

尋常的官家,自然是不需要開假路引的。

因此他做的那些勾當,倒是一直冇被朝堂上的大人們發現。

一直到了景安二十五年,京城裡逃出了一個重犯。

大理寺的人經過千辛萬苦的追捕,抓到之後,才發現那人用了份假路引流竄到各個府城。

後來,大理寺的人就開始追查假路引的來源,才最終查到了這個範主簿這裡。

當然,那重犯不隻是用了錢財,還用那範主簿的性命威脅了一番,範主簿纔給做的假路引。

但是,這個事情傳開之後,範主簿之前給彆人做假路引的事情,也被帶出來了。

範主簿是在她十七那年才事發的,所以及笄之前找這個範主簿辦假路引還來得及。

這路引,她前世聽人說了一耳朵,像那個重犯什麼都冇有的情況,要好幾千兩銀子--------畢竟,無戶籍,無路引,無保人,什麼都冇有啊。

不過具體金額是多少,她卻是不知道的。

當年,那假路引的事情,雖然牽累了一批人,也引得眾人議論紛紛,但是具體多少錢,卻也是眾說紛紜。

有說是一兩千兩的,有說三四千兩的。不過,總歸是五千兩能包得住的。

這個事情,茲事體大,隻能等著快要走的時候,再讓可靠之人去打探。

不過,她至少需要準備一萬兩,以備於購買她和霜姨孃的假戶籍和假路引。

因此,隻要有了錢,就可以去府衙找範主簿辦理了。

於是,容巧嫣把寫著戶籍、路引的那張紙,打了個對號,放在了另外一邊。

容巧嫣又拿過來一張紙。

路引能靠錢解決,逃出之後的落腳地也很重要。

那地方,將是自己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生活的地方。

容巧嫣想起了自己之前看過的各種遊記和地方誌。那些地方誌,寫了多個地方的情況。

每個地方的描述,雖然篇幅不多,但是基本的人文地貌,風土人情還是有的。

可是,其中最惹她注目的地方,卻是一個叫做海州的府城---------那是前世裡,六嫂嫂計劃的目的地。

六嫂嫂在尋找到新的靠山之後,就說要把產業慢慢的交出去,將來去海州府隱居。

想必上一世她死去之後,六嫂嫂忙活完奉陽伯府,就去到海州隱居了吧?

海州府是一個靠海百裡的府城,有著適宜的溫度,有著新鮮的魚蝦。

那府城的占地雖然不是最大,卻也是熱鬨繁華。

六嫂嫂曾經說過,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

六嫂嫂說,她看話本的時候,見到那要隱居的俠士,都喜歡隱居山野。

她便說,她將來若是要隱居,定然會去一個熱鬨的府城。

她說隱居在府城裡,府城那麼多的人,上哪裡找去?

更何況,那府城裡的東西應有儘有,活得滋潤著呢。何必非要隱居在山野裡,缺這少那的?

今世,六嫂嫂已不在。但是,她還是想要跟六嫂嫂生活在一個地方。

那最終的目的地,就落在海州好了。

但是。。。。。。。。。。

容巧嫣又皺了一下眉頭。雖然最終的目的地定在海州,但是一開始定然是不能去的。

從京城出來的路引,一路到了海州,再加上自己的京城口音,隻怕很容易被容府找到。

那。。。。。。

容巧嫣起身把地方誌和一個簡陋的輿圖從書架上拿了下來。

這幅輿圖也是容巧嫣在書樓裡翻到的。

紙張有些發黃破敗,內容也很是簡陋,一看就是許多年前的東西。

不過,若不是許多年前的東西,也不會落在容府的書樓裡了。

畢竟,現如今的輿圖可是很珍貴的。除了軍中和宮中,尋常人家哪裡能有最新最詳細的輿圖?

就算是老太爺貴如首輔,那容府裡也不能輕易的得到最新的輿圖。

------題外話------

感謝大家的推薦票,月票等等各種票票的支援!

感謝一上晴天的打賞!

最近作者致力於修文,互動的少了一些。

大家有關於文的討論,也可以發表,我看到會儘量回覆。

大家的支援,是我繼續寫下去的動力!

多謝,多謝。

這裡來表明,女主是真的有想過,不是衝動的要跑出去的哦。

不過,這本文是言情文,大家可以盲猜一下,女主跑掉了嗎?

哈哈!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