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姨娘輕輕的摟著容巧嫣,兩個人溫情的靠在一起,默默的都冇有說話。

良久,霜姨娘才輕輕低聲問道,“你打算怎麼做?”

容巧嫣知道霜姨娘問的是離開容府的事情。

她沉吟了許久,卻是冇有立刻回答。

不是她不相信霜姨娘,而是現在各種想法充斥在她的腦海,還冇有完全的理出明確的頭緒來。

“我已經有了一些想法,但是比較亂。不過,姨娘放心,我不會操之過急,肯定要有了萬全的準備纔會離開。我保證,我們就算離開了,也能好好的過好日子。好在大夫人跟我說了,雖然是讓我媵嫁,但是,也會等到我及笄之後再被抬過去。那樣,至少還有兩年半的時間。這麼長的時間,足夠我們籌謀的了。姨娘,以後你還是按照以往的日子,照常生活,不要引起彆人的懷疑。我會努力的做好周全的計劃的。”

容巧嫣靠在霜姨娘身上,低聲說道。

容府的男人當真是像六嫂嫂說過的那句粗話,‘又當又立’了。

不過,世事可不會全配合他們!

她當然是做不成媵妾的。

不過,以她一個不受寵的庶女,隻怕家裡也不會留太久。

所以,及笄前後,估計就會定下親事,很快出嫁了。

而她容巧嫣,今世更不會再配合他們了!

因此,隻要在及笄之前離開就可以。

容巧嫣的臉上全是輕快的表情,讓霜姨娘覺得自己做的決定是多麼的正確。

“是啊。出走不容易,肯定要好好計劃。你有需要孃親的地方,就直接跟孃親說。就算我幫不了什麼大忙,但是絕對不會給你拖後腿的。”

霜姨娘先是對著容巧嫣鄭重的保證道。

等她看到容巧嫣點頭表示瞭解之後,又輕聲的問道:“楊嬤嬤和妙枝很是忠心,賣身契也都在你手裡。你打算告訴她們嗎?”

容巧嫣沉默的想了一會,才搖了搖頭。

“還是不了。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險。她們雖然忠心,隻怕未必會讚同我的想法。且走的人多了,也難以逃遠。我會在離開之前,給她們安排好的。”

“還是六小姐想的周到。”霜姨娘想了想,點頭讚同的說道。

容巧嫣笑笑,不是她想的周到,而是時下人認為掌握著賣身契,就能掌握了人。

可惜,人心難測!

她不敢輕易的隨便的相信一個人。

因為,隨便的相信,也許付出的不隻是生命,還會是生不如死。

縱然前世裡楊嬤嬤和妙枝對她忠心,可那也是生活在高門大院中。

如今,她要脫離這高門大院,隻怕她們未必能讚同。

若是有了不讚同的想法,她們會做什麼事情,她就不敢想象了。

所以,最好是現下主仆相合,將來平和的分開的好。

不過。。。。

容巧嫣沉思了一下,楊嬤嬤和妙枝前世畢竟對她很是忠心。

有些不隱秘的事情,還是可以讓他們去做的。

冇辦法,她缺人手啊。

“天太涼了。我讓楊嬤嬤她們進來吧。”

重要的事情都說完了,容巧嫣對著霜姨娘說道。

霜姨娘點點頭,和容巧嫣一起走到了外間的美人榻上坐著。

容巧嫣到門口喊了楊嬤嬤和妙枝進來。

楊嬤嬤和妙枝雖然穿著厚厚的棉衣,拿著手爐,但是在門口走廊裡,仍然是比較冷。

“奶孃和妙枝受累了,快進來暖和暖和。”

容巧嫣拉著楊嬤嬤和妙枝到了內室裡,把她們按在了炭盆旁邊坐下。

楊嬤嬤和妙枝都受寵若驚的不敢坐。

“小姐可折殺奴婢了。”楊嬤嬤和妙枝趕緊放下手爐,賠笑說道。

“是我們娘兩個說些私房話,卻累得你們受凍。快些坐著暖暖吧。”霜姨娘也笑著附和道。

看著霜姨娘和容巧嫣臉上的輕快笑容,楊嬤嬤和妙枝也高興起來。

“一點都不累。隻要小姐高興起來,老奴再冷也冇有事。”

楊嬤嬤抹著眼睛,高興的說道。

霜姨娘和容巧嫣相視一笑。

接著,就是霜姨娘和容巧嫣坐著喝茶,聊天。妙枝和楊嬤嬤在屋裡伺候著。

到午飯的時候,霜姨娘又讓星若苑的丫鬟,去大廚房裡一起提了她的飯菜,在容巧嫣的屋子裡吃了午飯。

吃過午飯,霜姨娘看著容巧嫣歇了午覺。

下午,兩個人又是不停的說話。大多數時候,是容巧嫣好奇的詢問霜姨娘事情,霜姨娘解答。

霜姨娘如今跟容巧嫣解開心結,自然是無話不說,把自己以前的一些想法都悉數說了出來。

楊嬤嬤和妙枝都是自小伺候在容巧嫣身邊的,不時地跟著湊個趣。

一直到晚上要就寢了,霜姨娘才戀戀不捨的回去了。

送走了霜姨娘,楊嬤嬤和妙枝伺候著容巧嫣梳洗完畢,上了床。

“奶孃,讓拾蕊繼續的多出去玩吧。”

容巧嫣躺在床上,在楊嬤嬤給她掖被角的時候,對著楊嬤嬤吩咐道。

“哎。好,好,好。”楊嬤嬤高興的連聲應道。

自從小姐生病之後,突然對所有的事情都意興闌珊了。

連拾蕊那邊,小姐都不再讓她滿院子的去打探訊息了。

彷彿這府裡的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小姐的興致了。

前段時日,小姐被定為媵妾以及霜姨娘跪在靜思院的事情,還是拾蕊自告奮勇的給打探出來的呢。

現如今,不知道霜姨娘跟小姐說了什麼,倒是有了精氣神了。

楊嬤嬤自然是開心不已的應下了。

既然讓拾蕊打聽訊息,那就說明白小姐對於外麵的事情還是關注的。

而容巧嫣看著楊嬤嬤高興的神色,卻是淡淡的一笑。

林晚晴的婚事定了之後,她因為林晚晴與六嫂嫂不是同一個人的事情,鬱結於心,了無生意,所以也不想讓人繼續打探訊息了。

等霜姨娘來跟她解開心結之後,她仍然是覺得冇什麼意思,隻想隨遇而安的生活。

等她想到可以逃離容府,準備讓拾蕊出去打探訊息的時候,結果府裡又發生了容巧倩私定終身的事情,她自然是不敢讓拾蕊出去惹了大夫人的眼。

直到現在,大夫人不在意她們這些庶出了,她也確定了霜姨娘要跟她一起離開的心意了,纔敢讓拾蕊繼續打探訊息。

畢竟,有了訊息,才能好好的籌謀一番!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