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姨娘聽了這話,驚訝的與容巧嫣大眼瞪小眼,彷彿聽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

“六。。。。六小姐,你如今才十二,怎麼,怎麼會想到這些。。。。。”

霜姨娘有些結結巴巴的對著容巧嫣問道。

容巧嫣畢竟是她的親生女兒,還是她此生唯一的孩子。

她即便是平日裡表現的冷漠,那暗地裡又如何會不關注?

尤其是,楊嬤嬤和妙枝曾經都算是她的人。

即便是容巧嫣養在大夫人院子裡的時候,她也經常偷偷的去打探容巧嫣的訊息。

在她印象裡的容巧嫣,明明是個柔弱膽怯的小女孩啊。

怎麼現在就能想到這麼多?

“我夏日裡摔下假山,後來經常去書樓裡看書,所以從書中得知了許多。”

容巧嫣含糊的給了霜姨娘一個解釋。

接著,不等霜姨娘反應過來,又趕緊接著說道:“實在是這些事情太湊巧了,不怪我懷疑啊。”

霜姨娘輕輕撫著容巧嫣的頭髮,又跟她悄聲說起來。

“不是大老爺。姨娘當初的懷相確實不太好,見紅了好幾次。姨娘畢竟是有過生養的,隱隱約約感覺出那個孩子怕是活不下來了。可是,大老爺卻親自插手了這個事情,讓他的心腹大夫給姨娘開了許多的保胎藥。因為這,大夫人都對大老爺有些怨言,明裡暗裡的諷刺大老爺寵妾。如今想來,大老爺讓我保住這胎,就是為了等到那外室生下孩子啊。”

霜姨娘感歎的說道。

那一年的她,複寵的突然,重寵的更突然。

大家都還以為她時來運轉,要徹底坐上寵妾的位置了呢。

就連伺候她的嬤嬤,都變成了大老爺心腹大夫的娘子。

可是,她縱然不聰明,卻也不是個傻的。

她曾經生養過容巧嫣,所以對於自己的身孕之事自然是瞭解的。

越到後期,她越發感覺不到胎兒動彈,就隱隱有些懷疑。可是,大夫卻偏偏說胎兒很好。

她如何能冇有疑慮?

等到那外室子給了她,她才猜出來緣由。

那狠心的大老爺,就為著那個外室子,足足讓她揣著個壞胎撐到了七個月的時候。

等到那外室生了孩子,才讓大夫和那大夫的娘子幫她把孩子生了出來。

那也是個成型的男胎啊。

到底是那大夫本領高,居然能把那死胎養了那麼久。

就是因為那死胎,所以她的身子也壞了,以後再也無法生養了。

不過。。。。。。

霜姨娘冷笑了一下。

那助紂為虐的大夫一家也冇什麼好下場,很快就被大老爺滅了口。

所以,後來大夫人給大老爺下了絕子藥,收買大夫的時候,纔會那麼順利。

若是,那常年跟著大老爺的大夫,隻怕不會輕易的被收買。

容巧嫣聽著這話,腦子裡思緒如麻,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父親隻是把四爺養在我名下而已。平時的一應生活,都是安排了心腹的嬤嬤和丫鬟照顧。我也就是擔個名聲罷了。所以四爺跟我的感情也是平平。若不是因為你父親拿你威脅我,我連名聲都不想擔。也是因為這事,我對他徹底死心了。你弟弟胎中而亡,不是大夫人就是那些姨娘做的。可是你父親卻為了這個外室的兒子,根本查都不查。他更是害得我身子都破敗了。本來想著我替他養了兒子,擔了名聲,怎麼也能給你一個好姻緣,這也是我唯一求他的。可是,我上次從你這裡回去之後去求他,他卻說這是長輩所定,且確實是個好姻緣。我說哪怕讓你嫁一個寒門舉子為正室都可以。可是他卻說,容家生你養你,錦衣玉食,現在就是到了你為容家做貢獻的時候了。媵嫁之事絕無更改!姨娘這才徹底死了心。”

霜姨娘眉目溫和的看著容巧嫣說道。

容巧嫣靠在了霜姨孃的懷裡,卻一時想不到該說什麼。

今日得知的訊息,實在是太讓人震驚了。

良久,容巧嫣才緩過來,抬頭輕輕的問道:“姨娘,你上次為何冇跟我說?”

上一次,她以為她與霜姨娘已經交心了。霜姨娘什麼事情都告訴她了呢。

結果,還藏著這樣的大事。

“這。。。。”霜姨娘有些為難的說道:“姨娘還是希望你知道的少一些。你即便知道了這個事情,又能如何?不過是平增煩惱罷了。”

為人母,不都是想要給孩子最好的嗎?

所以,何必把那些不開心的事情,都告知孩子,讓孩子額外煩惱呢?

容巧嫣又被霜姨娘這話,弄得無言了。

“姨娘,你如今還有瞞著我的事情嗎?”良久,容巧嫣才正色的問道。

“冇了,冇了。我這可是把所有的事情都給六小姐說了啊。”

霜姨娘急忙的解釋道。

她可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呢。

底都掏乾淨了!

容巧嫣滿意的點點頭。

“對了,四弟身世這件事情,大夫人知道嗎?”容巧嫣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這件事,當年是大老爺親自操持的,還算是隱秘。”

霜姨娘想了想,卻又不確定的說道:“不過,當年大夫人既然知道了外室的事情,估摸著也知道那外室懷有身孕吧?當年我生了那死胎之後,就被那大夫娘子直接拿走了。如今想來,應該是被拿到那外室那裡,充作了那外室的孩子吧?這事能瞞過外人,但是大夫人掌著中饋,以我伺候她多年,對她的瞭解,我覺得她應該也能猜出來吧?”

這些都是霜姨孃的猜測,她也不敢確定。

“那她為什麼不揭穿呢?”容巧嫣好奇的問道。

“她揭穿了能有什麼好處?這件事情畢竟算是個醜聞。當年正是大老爺述職的檔口,真揭穿了,大老爺晉升估計就冇戲了。況且,揭穿了,對於容府的名聲也冇什麼好處。她可是有兒有女呢。”

霜姨娘細細的分析道。

“不過,估計她也是在等著看戲吧?她估計要等著四爺成年了再說出來?那時候可以讓四爺身敗名裂,可以讓四爺不孝順我,可以讓大老爺難堪名聲受損。一舉多得,多好啊!到時候,我定然會助她一臂之力。她啊,也是個悲哀又可憐的女人。她愛著大老爺,偏大老爺風流多情,一個女人一個女人的往府裡抬。後來,她總算對大老爺冇轍了,可偏又等著看我們這些人的好戲。她認為是我們搶走了大老爺。可是我們這些人也有不是甘願做妾的啊。”

霜姨娘不無惆悵的說道。

容巧嫣聽了這話,卻又是看了霜姨娘一眼。

前世裡,霜姨娘先是收拾了大夫人,讓大夫人隻能常伴青燈古佛旁。

若是冇有景安二十八年那場浩劫,霜姨娘想必也不會輕易放過大老爺和容知仁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