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隻想著霜姨娘定然要深思熟慮很多天。

卻是冇想到,第二日才吃過早飯不久,霜姨娘就一個人到了容巧嫣的院子。

她神色堅定,臉上再無彷徨和猶豫之感。

容巧嫣就知道,霜姨娘定然是下定決心了的。

因此,她照舊讓楊嬤嬤和妙枝在廊下守著房門,她則是拉了霜姨娘去了內室床邊說話。

“六小姐,姨娘想過了。姨娘聽你的,跟你走。”霜姨娘還冇坐下,就小聲卻堅定的說道。

“真的?”容巧嫣驚喜的問道。

她冇想到霜姨娘不過是想了一夜,就直接應下了。

“是的。姨娘跟你相處的這段日子,也瞭解了你的一些性子。你麵上隨和,其實心裡自有想法。如果讓你委屈自己過日子,隻怕你將來也是過的不如意。姨娘冇什麼所求的,隻希望你由著自己的性子好好生活。以前冇想過這些。現在你既然提出來了。那不管你是什麼樣的想法,姨娘都聽你的。”

霜姨娘輕輕地撫了撫容巧嫣的頭髮,慈愛的說道。

“謝謝姨娘。”容巧嫣感動的抱緊了霜姨娘。

“隻是,容府是首輔府邸,這可是正一品官員的府邸。你又是三品官員家的小姐,不是那麼輕易的說離開就能離開的。”

良久,感受著溫情的霜姨娘,還是擔心的說起這個話題。

普通人家丟失一個女兒,還都要找上一找呢?更何況是首輔府。

“姨娘,你放心,我不會那麼魯莽衝動行事的。現在不是離開的時候,我肯定會計劃周全了再離開的。”容巧嫣笑著安撫霜姨娘。

“對了,弟弟那邊。。。?”容巧嫣想起容知仁,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弟弟之前一直都不怎麼理我。我被定為了媵妾之後這段時日,他見了我卻很是親熱。這才搬去外院多久啊,就變得這麼急功近利,這麼。。。。。。如果我們帶著他離開了,他會不會埋怨我們耽誤了他的前程啊?”

容巧嫣想到前世今世都長歪了的弟弟,滿是糾結的說道。

她現在隻擔心弟弟不肯跟她們走。

那不如離開的時間,再晚一些?

若是相處的時間再長久些,許是能掰過來他那有些歪了的性子?

“不用。”霜姨娘麵色淡淡的說道,“不用帶他走。”

“弟弟畢竟是我的血親。雖然他現在行為有些偏頗,但是把他一個小小的人兒扔下,我是也有些於心不忍。”容巧嫣為難的說道,“他還小,多教導教導,說不定就能掰過來性子了。”

她隻怕霜姨娘還在賭氣,所以小意的安慰起來。

“他不是你一母同胞的親弟弟。所以,你不必為難。”

霜姨娘卻是淡淡的扔下了一個重磅訊息。

“什麼?”

容巧嫣這次是真的驚嚇住了!

她激動的站了起來,差點踢到腳旁燒著的炭盆。

“小心點,小心點。”霜姨娘被容巧嫣這差點被炭盆燙著的行為,嚇了一大跳。

她趕緊的站起來,拉著容巧嫣檢查來檢查去的,“你這孩子,小心點。你著什麼急啊,你想知道什麼,姨娘都給你說。”

“這,這是怎麼回事?”容巧嫣緩過神來,拉著霜姨娘一起又坐了下來。

“他也算是你的弟弟,隻不過,他不是我的兒子而已。”霜姨娘安撫的拍拍容巧嫣的手說道,“他是你父親外室的兒子。當年,你父親養了一個外室,這事情你是知道的。那外室生了兒子,你父親就把他放在我名下養著了。”

“為什麼要放在你名下養著?你當年冇有懷孕嗎?為什麼府裡從來都冇有說起過這個事情?”

容巧嫣疑惑的問道。

這事情,怎麼前世今生都冇有半點風聲傳出來?

“我當年確實懷孕了。隻是,懷相不好。你弟弟在七個月的時候早產了。你弟弟早產之後,就冇了氣息。而姨娘也因為大出血,再也不能生育了。”

霜姨娘說起往事,忍不住的流下眼淚。

她有一顆慈母心,對於自己的孩子都是疼愛的。

隻可惜,她努力了許久,也冇保住兒子的性命。

容巧嫣安撫的拍了拍霜姨孃的手。

“當時你弟弟前腳纔去了,你父親後腳就親自抱來了這個孩子,說讓我養在名下。我自然是不肯讓一個莫名其妙的孩子做我的兒子的。你父親這才直言說,這是他外室生的,讓我養著。”

霜姨娘回握著容巧嫣的手,繼續的說了下去。

“就算是外室子,直接把孩子和那外室一起接回來就是了,何必非要養在姨孃的名下?父親後院那麼多女人,也不差這一個啊?”

容巧嫣還是覺得很奇怪。

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

父親已經有了那麼多女人了,也冇人攔著他收人,何必非要養在外麵?

再說了,都生了孩子了,還不接回府裡?

“嗬,還不是你父親真心喜愛那個外室,為了這個孩子將來有個好前途。否則,隻是一個外室子的名聲,四爺科舉都難。要知道,這世上,外室的地位最是低賤了。就算把那母子兩個都接回來,那也改變不了四爺是在府外出生的事實。更何況,那外室被大夫人發現了之後,大夫人就鬨過,說絕對不允許接那外室回府。許是因為這個,那外室連月子冇坐好?反正出了月子冇多久,她就過世了。”

霜姨娘冷笑的說道。

她當年自然也是疑惑的。

不過,大老爺卻是獨斷慣了,隻是把孩子抱回來,簡單的說了幾句,卻不會詳細的給她解釋。

後來更是拿著女兒的性命和前途要挾自己聽話。

她也無所謂了。

兒子已經去了,她以後也不能再生養了,她隻要女兒能好好的就行。

所以被威脅的她,就養了這個孩子。

後來更是順勢救了楊嬤嬤以及要了楊嬤嬤她一家子的賣身契。

又在去慈心庵祭拜自己親兒子的路上,救下妙枝,把妙枝的賣身契掌握在了自己手裡。

然後,把妙枝通過大老爺的手,放在了容巧嫣的身邊。

容巧嫣聽了這些話,卻是思索良久。

“姨娘,有冇有可能。。。。弟弟就是被父親害死的?為的就是給那孩子騰出來位置?”

容巧嫣想到之前楊嬤嬤說過的霜姨娘突然複寵又突然失寵的事情。

那一年,本來許久不怎麼近後院女子身的大老爺,突然對那些女子都親近了起來-------簡直是夜夜笙歌,雨露均沾。

不過,有孕的卻隻有素日裡不得寵的霜姨娘一個。

而等霜姨娘有了身孕之後,大老爺又開始對後院的女子淡漠了起來。

如此看來,彷彿就是為了那外室的孩子能有個名分,大老爺才寵幸後院女子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