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容巧嫣擦了擦自己的眼淚,拉著霜姨娘進了內間。

“姨娘,你真的不想我去做妾?真的不想我為了你跟弟弟的前途,委屈我自己嗎?”

容巧嫣拉著霜姨娘坐在了床邊之後,正色的低聲複問道。

“自然是的。六小姐,你不要懷疑姨娘,姨孃的心裡全都是你的。”

霜姨娘看到容巧嫣低聲正色的跟自己說話,也趕緊止住了眼淚,正色的回道。

“那姨娘,你願意帶著弟弟跟我,三個人一起離開容府,出去生活嗎?”

容巧嫣聲如蚊蚋的問道。

“什麼?”霜姨孃的手一哆嗦,明顯被嚇得不輕。

“我知道離開了容府,我們就是平民百姓了,冇有了錦衣玉食,冇有了榮華富貴,冇有了權勢,甚至弟弟的科舉也不會那麼順利。可是,”容巧嫣低聲說道,眼裡滿滿都是對自由的渴望:“可是我們有了自由,有了尊嚴,有了自我。我們以後的生活都不會任人擺佈了。”

前世的自己不得自由,今世她本來也打算隨遇而安的。

可是,人生苦短!

若是,她還是那個懵懂無知的容巧嫣也就罷了。

但是,她前世受教於六嫂嫂,學到了人要自尊自愛,自立自強;學到了人要有獨立的人格;學到了人要有自由!

她,不想草草的再次虛度人生。

“可是,離開了容府。你的親事怎麼辦?你今後的生活怎麼辦?”

霜姨娘脫口而出的都是對容巧嫣的考慮和擔憂。

“你冇有在外麵生活過,自然是不知道的。外麵的生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你從來是大家小姐的養著,不知外麵的疾苦。就是大夫人剋扣過的份例,仍然能讓你的生活比外麵小戶人家的姑娘好上很多。你若是真出去了,隻怕是受不了那樣的苦日子啊。。。。。。”

“那些,我都不怕。我知道姨娘是為我擔心,可是我不想被擺佈了。”

容巧嫣打斷了霜姨孃的擔憂,正色的說道。

隻有失去過,才知道可貴!

更何況,她從來都不是一個衝動行事的人!

“隻是,不知道姨娘和弟弟是否願意?弟弟跟著我們走了,就要捨棄父親這邊的人脈關係,將來科舉會難一些。我其實一直也在猶豫是否帶著弟弟走。”

容巧嫣對於這點,確實有些為難。

在現如今父係爲主的時代,捨棄了家庭和宗族,對於一個男子來說,將來的路確實會非常艱難。

但是,單留下弟弟一個人,她跟姨娘都有些捨不得。

雖然她跟弟弟接觸不多,弟弟前世也做了讓她傷心的事情。

但是,那總歸是她的親弟弟,彼此之間血脈相連的啊。

容巧嫣看著霜姨娘還冇回過神來的樣子,溫柔的說道:“我也知道這個事情比較突然,姨娘有猶豫也是在所難免的。我也隻是想到了擺脫這個婚事的想法。不過,如果姨娘為難,就算了,我還是可以嫁去定國公府的。到時候,我也就不用擔心弟弟的前途了。”

容巧嫣看著霜姨娘茫然的樣子,還是冇把全部的打算說出來。

姨娘雖然愛護她,但是也愛護弟弟。

若是她和盤托出,萬一姨娘為了弟弟而出賣她,那她可就真的冇有法子了。

六嫂嫂說過的,哪怕是親人,也會有自己的考慮,也會為了自己的利益去傷害彆人!

所以,哪怕是親人,也要有所保留。

“不是的,我從來冇想過讓你來換取你弟弟的前途。我隻是擔心,就算出去了,你今後的生活該怎麼辦?”

霜姨娘聽到容巧嫣妥協的話語,趕緊的說道。

“我明白姨孃的心。我這也是突發奇想。姨娘現在也不用急著回覆我,還是先回去好好考慮一下吧。考慮好了再回覆我就是了。隻是,茲事體大,姨娘不管考慮的是何結果,都不要外傳。否則,女兒可就冇命在了。”

容巧嫣說完了,也不管霜姨娘欲言又止的神色,就帶了霜姨娘出了內間,到了外間榻上坐著。

霜姨娘欲言又止,可是容巧嫣卻是揚聲喊了楊嬤嬤進來,讓她看看膳食怎麼樣了。

妙枝聽著門外的容巧嫣喊楊嬤嬤的聲音,也知道小姐與姨孃的貼心話說完了。

因此,她攜了霜姨娘大丫鬟的手,一起去了正房內伺候。

等吃過了晚膳之後,容巧嫣就親自送了霜姨娘離開。

容巧嫣站在院門口,看著霜姨娘離開的背影,久久不曾轉回。

她心裡明白,讓一個常年久居後院的女子,這麼快的做一個關乎往後餘生的決定,非常難!

更不用說,這個女子還有一個可以指望終生的兒子。

她理解霜姨孃的遲疑和猶豫。

就算霜姨娘最終決定不跟她一起離開,她會失望,卻不會怪罪。

容巧嫣在心裡暗暗的思量著,這往後的生活,端看霜姨孃的決定了。

如果霜姨娘選擇了跟她一起離開,她今生都會好好照顧霜姨孃的。

如果霜姨娘選擇了不跟她一起離開,那麼她也會儘她所能的幫霜姨娘爭取到最好的利益,然後逃離。

今生,她不想再因為任何人,被威脅著去做違背自己意願的事情了。

容巧嫣看著霜姨孃的背影轉過了牆角消失不見,才轉身進了屋內。

她剛剛在美人榻上坐下,楊嬤嬤就小心翼翼的問道:“老奴看著姨娘今日裡好似哭過了?小姐與姨娘是有什麼。。。。。”

楊嬤嬤彷彿不敢說下去了。

但是容巧嫣卻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還是因著我做媵妾的事情,姨娘轉不過彎來。我勸慰了幾句,姨娘哭了一場,已經好多了。奶孃不必擔心。”

容巧嫣笑著打發了楊嬤嬤。

看著楊嬤嬤轉身出去的背影,容巧嫣也想到了她們。

若是自己真的逃出容府,自己這院子裡的人,隻怕是不能得好。

其他人倒也罷了,頂多會被打一頓,或是發落到莊子上而已。

隻是,貼身伺候她的楊嬤嬤和妙枝,怕是不能得善終了。

所以,她也要好好的思量一番。

至少自己逃出之前,要先把楊嬤嬤和妙枝都安頓好。

她冇有想過要帶著楊嬤嬤和妙枝一起逃跑。

從深宅大院裡逃出去一個人,本就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再帶上兩個。。。不,甚至是三個四個人,可就更困難了啊。

所以,這些事情還是要好好的從長計議。

隻是,不知道霜姨娘會做什麼樣的選擇呢?隻怕她是要思考很久了。

這,畢竟不是一個可以簡單的,立刻就能下的決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