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思院裡,大夫人重新燃起鬥誌,準備在容巧倩的嫁妝上大做文章。

星若苑裡,容巧嫣也終於等到時機來試探霜姨娘了。

這段時日,因為容巧倩和她姨娘以及姨娘孃家做的事情,惹得大夫人大動肝火。

所以,大家誰都不敢在那個關頭上去觸怒大夫人。

尤其是那些有子女的姨娘們,生怕大夫人把她們歸為了和自家兒女一起算計的人,所以連自家兒女都不敢見了。

容巧嫣和霜姨娘更不會在那種時候出頭。

而現在,大夫人病好了,也有精神打理家事了,對於庶出去探望自家姨孃的行為也不在意了。

所以,容巧嫣纔敢請了霜姨娘來星若苑裡試探一番。

她被定為媵妾是初二的事情,現如今已經過了半個月了,想必霜姨娘已經想清楚她做媵妾的利害關係了。

若是霜姨娘為了弟弟而讚同自己去做媵妾,那自己出逃的計劃也不必帶上霜姨娘了。

若是霜姨娘還是一心為了自己的未來著想,那自己就要考慮帶出霜姨娘和弟弟的法子了。

雖然,多帶上兩個人會更加的複雜和麻煩---------畢竟,弟弟是容府的男丁。若是逃出,想必容府會更加上心的尋找。

但是,若是她隻帶著霜姨娘逃走,而把弟弟留下,隻怕霜姨娘也不會安心。

畢竟,對於霜姨娘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更何況,弟弟前世雖然紈絝過,不馴過,那也是因為腿瘸了,前途儘失的原因。

後來,弟弟雖然為了苟活而喪失了尊嚴,但也不能說是大錯特錯------能活著,誰願意死呢?

今世弟弟畢竟還小,若是好好教導,未必不能成為大好男兒。

容巧嫣想定了,就讓楊嬤嬤去請霜姨娘過來吃晚膳。又讓拾蕊拿著銀錢去了大廚房裡添了幾個霜姨娘喜歡吃的菜。

楊嬤嬤纔回來冇多久,霜姨娘就到了星若苑裡。

“姨娘這是換了新衣服啊?”

迎出來的楊嬤嬤看到了霜姨娘重新梳了妝,又換了新衣服,於是含笑的打趣道。

“這可是六小姐第一次請我吃飯,我自當重視。”

霜姨娘也有些激動的說道。

這段時日,因為容巧嫣被定為了媵妾,她的心裡終歸是存了心事。

當日從星若苑離開之後,她就去求了大夫人,去求了大老爺,想讓他們不要讓容巧嫣去做妾。

哪怕嫁個寒門書生,隻要能做正妻就好。

隻可惜,這是家主定下來的事情,太夫人和大夫人定下來的人選。

任她在靜思院正房門口跪了一下午都冇有用。

還是容巧嫣得知了訊息之後,滿臉複雜的把她勸了回去的。

之後,太夫人,大夫人,甚至一向不管後院事情的大老爺都派人來訓斥了她。

若不是後來二小姐的事情爆發,還不知道她要挨多少的訓斥呢。

再後來,容巧嫣讓她報了病臥床休養,這才讓那些怕過了病氣的人,免了去訓斥她。

這兩日,她纔剛剛開始去大夫人麵前伺候,結果容巧嫣就請她吃飯。

霜姨娘是又高興,又覺得難過----------都是自己這個做親孃的冇用啊。

容巧嫣可不知道這一瞬的工夫,霜姨娘已經想了這麼多。

她因為靠在榻上看書,所以穿鞋子,披厚衣的晚了一步才迎出來。

容巧嫣溫柔的笑著,從正房門口接手扶著霜姨娘進了內室。

“姨娘,如今離晚膳的時辰還早,咱們先說說話吧。”

容巧嫣一邊溫聲對著霜姨娘說,一邊讓妙枝帶了霜姨孃的丫鬟去妙枝的房裡說話。

她又對著楊嬤嬤說她想要單獨跟姨娘聊聊天。

楊嬤嬤就會意的帶著針線筐子,到門口的廊下坐著了。

霜姨娘見容巧嫣把人都打發走了,又關閉了房門,就知道自家女兒定然是有要緊話跟自己說。

於是,她打起精神,專心的看向容巧嫣。

“姨孃的身子好些了吧?我昨日去請安,看到姨娘去大夫人身邊伺候了。”

容巧嫣低垂著眼眸,跟霜姨娘說著一些麵上的話。

“我去大夫人身邊伺候,是因為你將來總歸是要做媵妾的。到時候,隻希望大小姐能看在我恭謹的份上,對你好一些。”

霜姨娘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自家女兒,還是逃不出大夫人的手掌心啊。

想到這裡,霜姨孃的眼淚又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見到霜姨娘先提起了媵妾這個話題,容巧嫣就順勢說起來。

“我去媵嫁也好。嫁去定國公府,還可以幫襯弟弟。大夫人若是看著我聽話,說不得能對弟弟好一些。將來弟弟前途有望,姨娘也可以跟著弟弟好好享福。”

容巧嫣抬起頭,臉上掛著悲傷的笑容,卻是認命般的說道。

霜姨娘清楚的看到了容巧嫣的臉色,哪裡不明白,她說這話的心情?

“享什麼福?你明明就不願意的。你弟弟不需要靠你,我也不需要靠他享福。我隻要你過得好,隻要你過得好,我什麼都願意,把我的命給你,我都願意。”

霜姨娘終於再也忍不住地哭著說道。

她縱然如此隱忍,女兒還是被定為妾侍。

她如何能不難受?

可就算是這樣難受,她也不敢放聲大哭,隻敢隱忍的低聲哭泣。

“這就是做妾的悲哀。永遠被主母壓在頭上。不能大聲哭,不能大聲笑。媵妾不能隨便打罵又如何?隻要想打罵責罰,總會有各種由頭。大小姐從小就深受太夫人和大夫人的教導,她懂得多了去了。估計要了你的命,你都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怎麼願意你去做妾啊?”

霜姨娘用帕子捂著臉繼續的哭了起來。

容巧嫣看著這個隱忍卻又滿心思都是她的生母,終於,再也忍不住落淚了。

都說利益是最好的檢驗人心的方法。

她嫁去定國公府對於霜姨娘以及弟弟是最大利益化的-------至少,為了掌控她,霜姨娘和弟弟在府裡也能過得好一些。

可是,霜姨娘為了她的幸福,還是不希望她去。

想必,前世霜姨娘也跪求了大夫人和大老爺他們吧?

隻是,那個時候,她縮在院子裡,也冇有收了拾蕊這個擅於打探訊息的人,自然也不知道這些事情。

她一直到出嫁,居然都不知道霜姨孃的一片真心!

想到這裡,容巧嫣的內心終於暖了一些。

同時,對於自己試探生母的心思,她有了一絲愧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