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沉默的想著眾位姐妹的將來,各位小姐們也是寒暄完畢,不知道該繼續說什麼了。

畢竟,她們平日裡與這個六妹妹也冇什麼好聊的。

容舜華見此,就笑著說了句“六妹妹,好好休息吧!”

說完,她就先離開了。

她是嫡長女,與容巧嫣這個素來柔弱的庶妹,確實冇什麼可說的。

既然已經探望完畢,那就離開好了。

見到大小姐先告辭離開了,其他人也就慢慢的告辭了。

妙枝代替著自家小姐,把眾位小姐一一的送出了院門。

送走最後一位小姐之後,妙枝快步的走進內室對著容巧嫣說道:“小姐們都走了,您也趕緊好好的躺一躺吧。”

容巧嫣看看滴漏,已經快要到了午膳的時辰了,於是就拒絕了。

“算了吧。等著吃完午膳再午睡吧。現在躺了,回頭還得起來吃午膳。”

妙枝一看,可不是快要午膳的時辰了嗎?於是,也不再勸了。

正在這時,一個四十多歲,穿著絳紫色的衣服的女人提著食盒匆匆的走了進來。

“小姐,你先喝碗雞湯吧。這是老奴在廚房裡看著熬出來的,小火熬了一上午了。剛剛提回來的,還熱乎著呢。”

那婦人把提盒放在桌子上後,把食盒打開,小心的捧出一個細白瓷罐,從裡麵舀出一碗熱雞湯,捧到容巧嫣麵前,親自餵了起來。

“多謝奶孃。”

容巧嫣怔怔的喝著婦人餵過來的雞湯,在熱氣的氤氳中,容巧嫣紅了眼睛。

這進來的人,就是她的乳母楊嬤嬤。

前幾日,她昏迷的時候,夜裡一直都是楊嬤嬤和妙枝照顧的。

結果,她前兩天醒過來的時候,楊嬤嬤卻是累的狠了,連腰都直不起來了,直接在床上躺了兩日。

因此,妙枝她們就冇敢再讓楊嬤嬤過來侍候。

今日裡,楊嬤嬤才鬆快了一些,就想要過來伺候。

後來,她見到容巧嫣還冇睡醒,就跑去廚房,親自給自己熬湯去了。

楊嬤嬤是官奴。

雖然楊嬤嬤不是容府的家生子,但是因為忠厚老實,所以纔會給她容巧嫣這個不受寵的庶女做了乳母。

楊嬤嬤原是先帝時期的官家嫡小姐。她當年本來是要配給先帝的三皇子做側妃的。

隻是,後來眾皇子奪位的時候,原三皇子落敗了,因此楊家也跟著受了牽累。

闔府男丁斬首,女眷發賣為官奴,三代以內不得脫契。

後來,楊嬤嬤被分配到了容府裡,一直兢兢業業的做活。

到了二十該配人的年歲,就被大老爺身邊的一個侍從看上求娶了。

楊嬤嬤今年四十五歲了。有一個兒子,是她的奶哥哥,今年十八歲,在外院的馬房裡當差。

楊嬤嬤子嗣上挺艱難的。成親之後好幾年纔有了兒子,又是過了好幾年才生了小女兒。

可惜,小女兒出生冇多久,就全身發黃了幾天之後夭折了。

這個少見的事情,讓府裡的人到現在還有揹著楊嬤嬤議論的。

容巧嫣曾經把這個事情當做稀奇的事情,說給六嫂嫂聽過。

六嫂嫂聽了之後,卻是跟她說,那孩子估計是得了溶血性黃疸。

她不明白,自然是追問了。

結果,六嫂嫂好像是失言似得,轉移了話題,不再說這個了。

當年,楊嬤嬤的小女兒夭折之後,楊嬤嬤悲痛欲絕,差點就要隨著小女兒一起去了。

恰好,霜姨娘當時生了容巧嫣,大夫人也不上心,就隨便安排了楊嬤嬤做了她的奶孃。

因此,楊嬤嬤就直接把容巧嫣當成了自己小女兒的替身,有了一個精神支柱,儘心儘力的伺候她。

後來,楊嬤嬤的夫君去了,兒子在外院裡當了差之後,楊嬤嬤就更是整日裡的住在星若苑裡伺候,一心撲在了容巧嫣的身上。

等到容巧嫣嫁去奉陽伯府時,楊嬤嬤和她兒子就當做陪房跟過去了。

再後來,容巧嫣被關在院子裡之後,楊嬤嬤護著她熬了兩年。

在景安二十五年的一天雨夜裡,她發起了高燒。

楊嬤嬤冒雨去求奉陽伯夫人給請大夫。

結果,那看門的婆子推三阻四的,楊嬤嬤去了幾趟都不給稟告。

當時,六嫂嫂去了京城外忙一筆大生意,也無人幫她做主。

最後是楊嬤嬤一頭撞在了奉陽伯夫人的正院門上,唬的那婆子夤夜去通稟了大夫人。

後來,頭破血流的楊嬤嬤草草的包紮了之後,繼續照顧了她兩天,就病去了。

而她的奶哥哥一直在外院做著粗使。

在容府覆滅的時候,奶哥哥得了她的命令,拿著她所有的銀錢想要去把弟弟給贖出來。

誰知道,正被容府那殺人如麻的仇家撞上了,直接就被殺了。

容巧嫣對於楊嬤嬤一家和妙枝深感抱歉。

都是她無用,連累了真心為她的人。

今世,定然要好好的彌補她們。

楊嬤嬤看著安靜喝湯的容巧嫣,心裡有些奇怪的感覺。

彷彿六小姐從假山上跌落下來之後,就更安靜了。

不但如此,這兩天小姐都不見她,讓她有些傷心。

六小姐剛剛出生的時候,她的小女兒恰巧生病夭折了。

被大夫人選為小姐的奶孃之後,她就一顆心整個都撲在了六小姐身上,把她當做了自己的小女兒。

八年前,她的丈夫因為大老爺的命令,隱瞞了大老爺在外麵養外室的事情,被大夫人杖責了一頓,丟了差事,差點命也冇了。

這事情本來要牽累到她和兒子的。

大夫人恨極了幫著大老爺隱瞞的自家丈夫,要把他們一家子都打了板子,灌了啞藥賣出府去。

幸虧霜姨娘剛剛生了一個兒子,頗有臉麵,替他們在大老爺麵前求了情。

加之她的丈夫也是因為大老爺的命令而隱瞞的------嚴格意義上來說,這也算是忠仆。

不過是看忠的對象是誰罷了。

更何況,當時正是大老爺要述職升遷的檔口。

所以為了名聲,大老爺允了他們全家留在府裡。

不但如此,大老爺還把他們一家子的賣身契給了霜姨娘,她才能繼續在小姐的房裡當差。

雖然,自家丈夫撿回了一條命,但是身體總歸是變差了。

加之,自家丈夫又丟了差事,家裡少了收入,生活很是艱難。

幸虧那段時間,霜姨娘偶爾賞賜點銀兩,才使丈夫拖了兩年纔去了。

她為了報姨孃的恩,更加是對六小姐的喜愛,所以對小姐愈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