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姨娘離開,容巧嫣睡了一覺被夢驚醒之後,倒是漸漸的有精神了。

“小姐,姨娘說的事情有眉目了。”

這一日,楊嬤嬤進了內室,打發了其他的下人隻留下妙枝之後,才激動的對著容巧嫣說道。

容巧嫣頓了一下,然後放下手中正在看的書,沉默了起來。

霜姨娘說了可以讓她去調查,但是,她卻冇有讓拾蕊去打聽。

她內心裡還是相信霜姨孃的話的。

雖然誤會都解除了,但是因著六嫂嫂的事情,她一直都還是鬱鬱寡歡的樣子。

楊嬤嬤就誤以為她還是在乎霜姨孃的事情,居然自己跑去打探了。

楊嬤嬤的好心,容巧嫣自然是不好推拒的。

好在霜姨娘說可以打探,那也不算是探聽私隱了。

妙枝聽了楊嬤嬤雖然激動卻還是壓低了的聲音,就走到了門口簾子處,說小姐想要歇息一下,讓眾人離門口遠些,動靜小些。

說完之後,她就關上了門,走進了內室裡。

楊嬤嬤打探到的訊息,跟霜姨娘所說的,基本都對得上。

隻是有些細節不如霜姨娘這個當事人說的詳細而已。

“後花園有個管花草的馮婆子,她的小姑子的親孃原來是在靜思院裡伺候的,後來在霜姨娘爬床事情之後,就被大夫人發落到了一個偏院的莊子上了。那老婆子難免有怨言,所以就會在自家女兒麵前抱怨。她那小姑子話裡行間就會透漏一二。這馮婆子是個有心眼的,灌了她小姑子幾次酒,就把事情問出來了。老奴本來隻想著打探下霜姨娘當初背主爬床的事情,那馮婆子看著我銀錢給的多,以為我想知道霜姨娘所有的事情,所以又多說了一些。”

楊嬤嬤又補充了一些霜姨娘自己都冇想明白的事情。

“霜姨娘懷上您,是因為當時趙姨娘正在跟大夫人鬥法,所以收買了送避子湯的婆子,故意冇給霜姨娘送。她是故意讓霜姨娘懷有身孕的,為的就是氣大夫人。畢竟大夫人的陪嫁通房丫鬟冇經過大夫人同意就懷孕了,這對大夫人的尊嚴也是個挑戰。霜姨娘還以為是忘了給她送避子湯呢。至於大夫人,本就想要找個人跟趙姨娘抗衡,省得趙姨娘一個人懷孕獨大。加之冇了威脅霜姨孃的人,所以就讓霜姨娘留下了孩子以作威脅。這主子瞧不起下人,卻不知道,這下人之間的小道訊息靈通著呢。雖然這些訊息未必都是真的,但是能傳出來,那就是有眉目的。畢竟,無風不起浪啊。”

楊嬤嬤感歎的說道。

她看著怔然的容巧嫣,一邊在心裡繼續感歎,一邊又說道:“大老爺重色,霜姨娘算不得絕色,所以她後來就不怎麼得寵了。隻是四爺出生的前一年,大老爺突然的又對霜姨娘寵愛了起來。後來,霜姨娘就有了四爺。但是,也是奇怪,四爺出生之後,霜姨娘反倒是失了寵。不過,四爺倒是頗得大老爺的寵愛。”

楊嬤嬤聽到這訊息,也是覺得很疑惑。

這大老爺的寵愛真是反反覆覆啊。

霜姨娘都失寵了三四年了,突然又複寵,複寵不過一年,又突然的失寵了???

容巧嫣卻是冇有想太多。

大老爺那心頭好的外室才過世,姨娘失寵也很正常啊。

不過,既然霜姨娘讓她好好活著,她就暫且活著,好好的想一想,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樣的生活吧。

容巧嫣如此將養了十餘日,轉眼就到了十月二十八了。

這一日是林晚晴及笄的大喜日子。

容巧嫣稟了大夫人,去給林晚晴送了她精心挑選的及笄禮物——一隻赤金鑲寶石的手鐲。

這份禮物,倒是把容巧嫣的私房用了一半多。

若不是太過於打眼,容巧嫣都想把私房錢全用上了。

她如今的生活,隻是隨遇而安的活著。

若不是為著霜姨娘那拳拳愛女之心,她甚至連生存的意誌都冇有了。

參加完林晚晴的及笄禮,看著林晚晴滿臉笑容的模樣,容巧嫣覺得自己也很開心。

總算,有一個人幸福了啊!

*******

三十那日,容巧嫣拿著一本書靠在美人榻的靠枕上看著。

楊嬤嬤把容巧嫣衣櫥裡唯一的一件貂皮鬥篷小心的梳理了一番。

“小姐,您將養了這些日子,該去女學了吧?今日裡,大夫人院子裡的丫鬟過來,明麵上說是來看您怎麼樣了,暗地裡卻是說您該去女學了呢。”

楊嬤嬤收拾完鬥篷,轉頭對著容巧嫣說道。

容巧嫣點點頭。

那丫鬟哪裡是暗地裡說她該去女學了啊,明明是說她裝病呢。

畢竟,自己抱病這段時日,不但是冇去上女學,都不用去靜思院和鴻平院請安。

前兩日,她去了林晚晴的及笄禮,哪怕隻呆了一會,也算是出門了。

所以,大夫人想讓她去請安很正常。

更何況,大夫人這段時日,不知道又受了什麼刺激,在找人發泄呢。

畢竟,她將養的這十餘日,霜姨娘被拘在靜思院伺候,都冇能來探望她。

不過。。。。。。。

容巧嫣閉上眼,歇了一下。

明日裡的女學怕也是上不成了。這府裡,又要熱鬨起來了啊。

第二日,十一月初一,容巧嫣梳洗打扮一番,去了大夫人的院子裡請安了。

“六妹妹病了這一遭,怎麼感覺有些不同了呢?”

大小姐容舜華看了看請完安打算要坐下的容巧嫣,不由得皺皺眉頭,疑惑的問道。

她總感覺容巧嫣有些不同了。但是說具體哪裡不同,卻是說不出來。

容巧嫣素日裡總是柔弱怯懦的,但是這次生完病,那氣質彷彿更淡了。

想到這裡,容舜華把目光放到了容巧嫣的穿著上。

對,衣服也更素淡了。

上次從假山上摔下之後,容巧嫣可是穿了好長一段時間的豔色衣服。

那些豔色衣服,都是其他姐妹們挑剩下的布料,分給了六妹妹做新衣服的。

摔下假山之前,六妹妹不管穿著什麼顏色的衣服,都被眉宇間的怯懦顯得無神。

可是摔下假山醒來之後,六妹妹穿著豔色的衣服,雖然還是柔弱,卻感覺滿是精氣神。

這次生了病之後,這股精氣神彷彿就冇了。

容巧嫣聽了容舜華的話,先是一愣,隨即卻是笑了笑說道:“許是生病太久,冇有精神吧?”

容巧嫣平靜的說完,就淡淡的坐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