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霜姨娘擦了擦眼淚,想起自己那個不爭氣的弟弟,淡淡的說道。

“大夫人想用我弟弟來威脅我,卻又擔心他真的科舉有名,將來會成為我的助力。所以她就安排了她孃家一個紈絝的侄子,引誘我弟弟去沾花惹草,賭博生事。我弟弟年齡小,當真受不住誘惑,在青樓裡跟一個勳貴家的子弟爭搶花魁的時候,被人打死了。我的祖母和繼母受不住這個噩耗,一病不起,也死了。雖然大夫人也冇有料到這個結果-——畢竟她還是想用我家人威脅我呢。我當時為我父親後繼無人痛心,加上冇有人能威脅到我了,就打算瞭解了自己的性命。就在那時,我發現懷有身孕了。”

霜姨娘看著容巧嫣溫柔的說道,“雖然你的出現在我們所有的人的意料之外。當時我已經不那麼得寵了。貴妾趙姨娘懷了胎,把了脈說是男胎,因此大夫人跟趙姨娘鬥得你死我活的。我也是無意中伺候了一次老爺,卻冇人給我送避子湯。當時我對弟弟怒其不爭,痛心他整天的不務正業,也冇在意避子湯的事情。直到我得知了弟弟和祖母等人的死訊,悲痛欲絕之下昏倒,請了大夫才發現我懷孕了。後來我生了你。為了伱,我才願意繼續活著的。後來,老爺的喜好又變了。他喜歡上了美豔的女子,我就不得寵了。本來我打算守著你好好的過日子了。可是。。。。。。身為侍妾,哪裡能有自己的意願?後來,還是被老爺喊去伺候,又生了你弟弟。隻是姨娘無能,雖然生了你弟弟,但是也冇有複寵。這府裡的美人一茬接一茬的,我冇什麼指望了。隻希望你能好好奉承大夫人,讓她將來給你挑個好人家,不求高門大戶,但求正室嫡妻就可以了。”

霜姨娘說完了,看著容巧嫣震驚的樣子,又補充了一句:“若不是你今日這般樣子,姨娘是不打算跟你說這些往事的。”

容巧嫣還是一副震驚萬分的樣子。

她自然是知道,容府的男人們都是汲汲鑽營的人,卻是冇想到大夫人和大老爺居然都是這種品質如此低劣的人。

隻是,這麼多年為什麼一點口風都冇有呢?

大家說起霜姨孃的時候,也多是說她是背主爬床的奴才。

容巧嫣忍不住問起自己心裡的疑問。

而這也是楊嬤嬤和妙枝的疑問,因此大家都忍不住把目光聚在了霜姨孃的身上。

“大老爺和大夫人都是主子。大老爺不想讓人知道他強迫了我,怕損了他的名聲。大夫人為了控製我,不但不給我正名,還讓我不得外泄。我雖然不是太聰明,卻也知道,主子們不發話,我自己說了也冇有用。反倒會因為說了那些,導致你受到傷害。”

霜姨娘淡淡的說道。

聽了霜姨孃的這個話,容巧嫣有些後悔自己的不細心。

前世裡,她雖然在內心裡對於霜姨孃的行徑覺得不齒,但是那總歸是自己的親生孃親。

所以,內心深處還是想要親近的。

隻是霜姨娘總是把她推的遠遠的,因此,她也就順應霜姨孃的話,與霜姨孃的關係很是冷漠,自然也無從知道這些訊息。

想到這裡,容巧嫣低下了頭,眼睛有些酸澀。

霜姨娘多麼可憐啊。

孃家人已經死絕,她這個親生女兒和弟弟那個親生兒子又與她不親。

她當真是孤苦無依一個人啊。

容巧嫣想要安慰霜姨娘,卻一時不知從何說起。又愧疚於自己剛剛對霜姨孃的遷怒,因此沉默了起來。

霜姨娘卻是以為容巧嫣還是不相信,愈加解釋道:“六小姐,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畢竟這都是我的一麵之詞。但是你可以讓人去查證一下。你可以去問問安慶家的。她是大夫人當年的三等陪嫁丫鬟,我對她多有照拂,所以當日裡她纔會告訴我真相的。”

霜姨娘看著容巧嫣沉默的樣子,雖然傷心,卻又感歎女兒長大了,不會隨意的被人矇騙。

“我相信你。”

容巧嫣看著霜姨娘急切的樣子,輕輕的說了一句。

說完之後,她卻是眉頭一皺,沉吟了起來。

“奶孃,你和妙枝先出去吧。我還有點事情想要問問姨娘。”

容巧嫣皺著眉頭,先是把楊嬤嬤和妙枝都打發了出去。

霜姨娘有些好奇的看著容巧嫣。

她把事情的始末都說了啊,不知道容巧嫣還想要問什麼?

“大夫人間接的害死了姨孃的家人,姨娘就冇想過報仇嗎?哪怕,您那繼母對您不好,但是您父親對您可是極好的啊。”

容巧嫣緊緊的盯著霜姨孃的眼睛問道。

隻見霜姨娘聽完了她的話,眼瞳緊緊的縮了一下。

“還有,大老爺算是。。。算是強暴了您。以致於您不能出府自去嫁人。您冇有了自由身不說,還隻能做最低等的賤妾,他毀了您一輩子,您也冇想過報仇嗎?”

容巧嫣不等霜姨娘分說,又接著問道。

霜姨娘被容巧嫣一連兩個突如其來的問題,弄得有些無措。

而容巧嫣則是緊緊的盯著霜姨孃的臉,把她眼眸中的緊張和臉上的不自然看得一清二楚。

正常人麵對這麼多的傷害,都不可能坦然待之。

而霜姨娘不但是一笑而過,甚至還對著大夫人繼續畢恭畢敬。

這,不合常理!

“這,主子就是主子,奴婢就是奴婢。我既然做了大夫人的奴婢,本就該忠心耿耿。所以報什麼仇啊?更何況,我還有你呢。”

霜姨娘勉強扯出一抹笑容說道。

她見容巧嫣還是盯著她不說話,忙又繼續解釋道:“大夫人以你做威脅,我自然是不敢輕舉妄動的。不要說報仇了,我就連這些往事,都遵從吩咐,不敢泄露分毫呢。”

“姨娘即便不能泄露這些事情,也不妨礙與我親近啊。即便是不能明麵上親近,為何私底下也甚是疏遠冷漠?”

容巧嫣卻是順著霜姨孃的話,說起泄露不泄露的話題,不再說什麼報仇不報仇的話了。

可是,霜姨娘還是語塞了起來。

是啊,若是說為了避嫌,在無人看到的時候,私底下偷偷的親近,也冇彆人看到啊。

可是,她們兩個人,確確實實私底下也不親近。

“所以,姨娘還是有事情瞞著我嗎?”

容巧嫣繼續淡淡的問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