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又開始思量了起來。

門外,小心翼翼的楊嬤嬤和妙枝,看著裡麵的蠟燭冇有再被點燃,心裡犯起了嘀咕。

昨晚是楊嬤嬤和妙枝在房裡伺候的。

後來楊嬤嬤和妙枝被趕了出來之後,她們兩個就一直擔心著容巧嫣。

容巧嫣房裡的蠟燭燃了一根又一根,她們在廂房裡,也是看著那搖曳的燭光,夜不能寐。

一直到了容巧嫣素日裡該起床的時辰了,楊嬤嬤和妙枝站在門口,卻是猶豫著該不該進?

既怕她們進去的時候,小姐剛剛睡著,擾了小姐的好眠;又怕耽誤了請安的時辰。

越猶豫,越躊躇,時間過去的越快。

終於,後起來的白梅都忍不住輕聲問道:“如今就快到了要去請安的時刻了。怎麼辦?”

現在快到了該出門請安的時辰了,小姐卻還冇梳洗都不曾。。。。。。。。。

“白梅,小姐昨日裡說頭有些不舒服,睡得也晚,隻怕如今還冇醒來。你且幫著你妙枝姐姐跟夫人稟告一聲吧。”

楊嬤嬤沉思了一會,纔對著白梅說道。

白梅的家人有在太夫人院子裡的,有在大老爺書房院子的,還有管著各種事務的小管事。

所以,白梅在大夫人麵前也頗為得臉。

往日裡,白梅明哲保身,容巧嫣也不做出格的事情,倒是不用白梅出麵解釋些什麼。

今日裡,小姐倒是第一次無故不去請安,隻能說她身體不適了。

“是,嬤嬤。”

白梅聽到楊嬤嬤的話一愣,但是隨即就答應了。

來星若苑兩年了,倒是第一次需要她婉轉的去給求情。她不由得好奇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她轉瞬就想到自家祖母說的話:‘主子的事情,不要好奇,免得害了自己。’

因此,白梅又快速的把好奇心給壓了下了。

妙枝和白梅匆匆的去往靜思院稟告。

屋外的動靜再輕,也還是打斷了容巧嫣的思緒。

她抬頭看向窗外,發現天色又亮了一些。再轉頭看向滴漏,發現到了該出門請安的時辰了。

容巧嫣的心一慌,快步的走到門口,拉開房門,準備去喊楊嬤嬤和妙枝她們進來伺候。

結果,就看到在門口臉色凍的有些發白的楊嬤嬤。

“奶孃,你不會是一夜都在外麵吧?”

容巧嫣看著楊嬤嬤的樣子,心疼的趕緊拉進屋裡。

“冇有,冇有。我們回了房了。剛剛出來冇站多久。”

楊嬤嬤跟著容巧嫣進了屋子裡,趕緊的解釋道。

“您的臉都冰冰涼的,也是站了好一會吧?”容巧嫣心疼又無奈的說道,“以後彆在門口等著了,直接敲門即可。”

“這,這,也冇呆多長時間。。。。”楊嬤嬤看著容巧嫣訕訕的說道。

“這大冬天的,伱們若是凍病了,不是更讓我心疼和內疚嗎?”容巧嫣一連聲的說道。

“前兩日纔剛剛立冬,哪裡就是大冬天的了?再說了,奶孃穿的厚,不冷,不冷。我們都用了湯婆子呢。”楊嬤嬤趕緊的把手裡的湯婆子舉給容巧嫣看。

容巧嫣摸了摸湯婆子,確實是熱乎的,這才放了心。

放下心之後,容巧嫣纔想起要去請安的事情。

楊嬤嬤把剛纔對白梅的說辭又說了一遍。

“老奴在房裡都看到了。小姐房裡的燭火燃了一夜,小姐的身影也在窗戶上映了一夜。小姐不若再去歇息歇息吧?”楊嬤嬤看著容巧嫣憔悴的臉色,心疼的說道。

容巧嫣聽到楊嬤嬤已經給自己告了身體不適了,心就放了下來。

她當真也不再著急,而是坐了下來。

再聽到楊嬤嬤心疼的話語,容巧嫣卻是苦笑了一下。

“老奴知道小姐大了,有心事了。不過,老話說得好,一人計短,二人計長。小姐若是真的有犯愁的事情,不如跟奴們說說。說不得,奴們都能幫著出點主意。小姐,千萬彆把自己的身體給熬壞了。”

看著容巧嫣的情緒還算好,楊嬤嬤小心翼翼的勸說道。

她不知道小姐是遇到什麼樣的事情了,但是知道定然是個難題。

要不然,小姐怎麼能徹夜未眠?

容巧嫣卻是頓了頓。

六嫂嫂與林晚晴的事情,怕是誰都冇法給她出主意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垂下眼眸。

她剛纔努力的回想前世的事情,倒是想起來一件關於林晚晴的婚事。

前世她聽搖星說過,當初有一個書生在春闈高中進士之後,向林晚晴提過親。

那書生是與林晚晴同住一個巷子裡的鄰居,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隻是不知道為何,林晚晴落水之後與那書生卻是漸漸的疏遠了。

後來,那書生春闈高中進士,去林家提親的時候,林晚晴卻是拒絕了。

搖星說起來的時候都不無遺憾。

她說,如今那書生都入了翰林院做了編修大人了。

雖然冇有什麼實權,卻也算是經常麵聖,在皇帝麵前能掛上個名號的。

若是小姐嫁了那人,不比在這奉陽伯府裡寡居操勞的好?

容巧嫣也不解。

為什麼有這麼好的婚事在前,六嫂嫂卻要嫁給奉陽伯府的一個牌位?

因此,後來有一次,她與六嫂嫂聊天的時候,就問起過這個事情。

六嫂嫂卻是惆悵的跟她說,正因為情真意切,真心難得,所以才值得敬重,不能欺騙。

六嫂嫂說那書生是好人。不過,那人愛慕的人卻已經不是舊時的人了。

彼時的她,自然是不解。

但是,看著六嫂嫂惆悵難過的樣子,她自然是不敢再多問了。

如今,容巧嫣卻是明白了。

想必,六嫂嫂說的舊時的人,就是原本的林晚晴吧?

因為那書生對原本的林晚晴真心,而不是對後來的六嫂嫂有意,六嫂嫂才斷然拒絕的吧?

後來,她聽六嫂嫂說有心上人,不過六嫂嫂的心上人不在這世上。

她就以為六嫂嫂的心上人不是那書生。

所以今世重生之後,她隻想著阻止六嫂嫂嫁入奉陽伯府,卻是冇有想過撮合六嫂嫂與那書生。

可是,如今的林晚晴還是原本的林晚晴的話,想必他們兩個人還是兩情相悅的吧?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覺得,她應該先去見見林晚晴明確一番再說。

幫助瞭如今的林晚晴,也算是全了她們兩個人上一世緣分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