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要一口一口的吃;

路,要一步一步的走!

容巧嫣站立在房門口的廊下,靜靜的回想著前世六嫂嫂說過的這句話。

她容巧嫣不聰明,所以事情也要一步一步的去做,省得同時去做,反倒是亂了手腳。

第一步是結識六嫂嫂,她做到了。

第二步呢?

容巧嫣把目光又投向了白柳的廂房,暗暗的思量了起來。

正房內收拾完畢,容巧嫣就被請進屋內,坐在美人榻上看起了書。

同時,等待著太夫人派人來給自己送需要抄寫的經書,以及宣佈禁足時日的訊息。

果然,晚膳過後,太夫人的大丫鬟翡翠就拿著兩本薄經書進了星若苑裡。

妙枝趕緊笑著迎了出去。

進了房內的翡翠對著容巧嫣行了一禮之後,才說道:“六小姐,太夫人說了,讓您抄寫這兩本經書。中秋家宴之前,就不要出院子了。”

容巧嫣應了是,讓妙枝拿過來經書,又客客氣氣的送走了翡翠。

因為被禁足,容巧嫣反倒是因禍得福起來,連請安都不必去了。

因此,她倒是常常能睡到太陽升起才起身。吃過早飯,容巧嫣就去小書房裡抄寫經書。

又因為經書不厚,所以容巧嫣都是慢悠悠的抄寫。

這日子,一時倒是有點歲月靜好的感覺了!

如此,過了幾日。

這一日,容巧嫣如同往常一般在小書房裡抄寫經書。

妙枝在一旁伺候著鋪紙磨墨,端茶倒水等等。

巳時四刻的時候,容巧嫣從開著的窗戶裡,看見了太夫人院子裡的珍珠,匆匆忙忙的進了自己的院子。

容巧嫣拿著筆的手就是一頓。

珍珠是容太夫人身邊的四大丫鬟之首。

容太夫人的這四個一等大丫鬟,都不按排行,而是隨著容太夫人的心意起的。

而珍珠就是其中最得寵的那個。

雖然珍珠得寵,但是她人也算是和善圓滑,因此在容府的一眾人裡,人緣極好。

不過,她尋常也不會來自己這個庶出小姐的院子。

更何況,如今自己被禁足不能出門呢,這太夫人的大丫鬟來自己這院子裡做什麼?

院子裡,白柳諂媚的跟珍珠熱絡的寒暄著。

可是,珍珠卻是急匆匆的要見容巧嫣的樣子。

於是,白柳也不敢再耽擱,而是帶著珍珠快步進了正堂。

容巧嫣此時也從小書房裡走了出來。

“六小姐安。”珍珠先是屈膝對著容巧嫣行了一個禮。

容巧嫣急忙的托起她,“珍珠姐姐今日裡怎麼親自過來了?”

“六小姐,是您前幾日在慈心庵裡,救得那位林小姐的母親帶著林小姐前來道謝了。所以,太夫人讓奴婢來請您過去。”珍珠笑盈盈的說道。

容巧嫣的眼裡閃過一絲驚喜。

她還想著禁足期間,無法去見六嫂嫂呢。結果,六嫂嫂卻是來見她了?

這,當真是意外的驚喜啊。

今日纔是初六,不知道六嫂嫂的風寒好了冇有?不過短短幾日,就算好,估計也冇好利索吧?

這林夫人為了攀附容府,當真是不顧六嫂嫂的身體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的眉頭皺了起來,又是擔心,又是欣喜即將的見麵。

不過。。。。。。。

林夫人不過是個從五品的閒職官家夫人,怎麼太夫人就願意見了?

容巧嫣雖然疑惑,但是也不敢耽擱過去。

於是,她在妙枝和白梅的伺候下,趕緊的梳洗打扮。

珍珠在旁邊時不時的搭一下手。

妝扮完畢的容巧嫣,就帶著妙枝和白梅去了太夫人的院子,獨留下羨慕不已的白柳。

縱然是白柳,也不敢在備受太夫人寵愛的大丫鬟珍珠麵前放肆。

到了太夫人的正堂裡,就見到太夫人笑眯眯的坐在首位上,而林夫人則是帶著林晚晴坐在下首。

見到容巧嫣進來,林夫人就想要站起來迎接,結果被太夫人示意旁邊侍立的丫鬟給按下了。

“她個小孩子家家的,是小輩,可不敢勞您迎接。”太夫人笑嗬嗬的說道。

而林晚晴則是快步迎上容巧嫣,對著她行禮道:“多謝容六小姐當日救命之恩。”

容巧嫣自然是趕緊的扶她起身。

“姐姐說的哪裡話,都是碰巧的事情。”

容巧嫣說完這個話,看了看上首的容太夫人又補充道:“這可真是湊巧。我們府裡的書樓裡,恰好有這方麵的書,也恰好被我給看到了。”

容太夫人聽到容巧嫣說到自家的書樓,也高興的順勢說起來書樓裡書籍的事情。

她從庵堂回府之後,就把容巧嫣用書樓醫書裡的方子救人的事情,跟容首輔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容首輔使人去了書樓裡,按照容巧嫣報上的位置尋找,果然找到了一張泛黃的紙張。

那紙張上確實寫了救人的法子。

而容巧嫣當日救人的時候,雖然是用帷幔擋住了大部分人的窺視。但是,畢竟還有搖星這個在場的人呢。

搖星被容首輔派去的人詢問的時候,自然是不敢不說。

所以容首輔也就得知了這個救人的法子的詳細過程。

他把方子上所寫跟容巧嫣所用的一一對應之後,就拿了這個方子,當真是在朝堂上就獻給了景安帝。

景安帝把這方子賜給了禦醫院,著禦醫們驗證是否正確。

雖然還冇有驗證出來結果,但是容府小姐救人的事情,倒是小範圍的傳播了一下--------雖然許多人不知道是容府幾小姐救的人,隻知道是容府的小姐。

因此,眾人對於這個方子還是相信的。

故而,獻方子的容首輔得了景安帝好一頓誇讚。

而容府小姐的名聲,也是更加被宣揚了一下,得了眾人的高看。

所以,除了容巧嫣被禁足抄寫經書之外,其他人倒是都得了些好處。

此時,還不知道這些事情的容巧嫣,邀請著林晚晴相鄰著坐下了。

她看了看林晚晴的神色,發現已經好多了。

想必那淨純師太的藥也是極為管用的,她的心就放了下來。

隻是,這是太夫人的正堂,她們也不敢多造次,隻能坐著聽太夫人和林夫人在那裡互誇著。

聊了幾句,容太夫人就說自己年事已高,有些精力不足。

而大夫人呢,正在處理中饋之事,所以就讓人把林夫人帶到二夫人的院子裡,讓二夫人招待了-----------這兩個人都是剛剛踏入夫人尊稱門檻的人,想必更有話聊。

而林小姐就由容巧嫣帶到她的星若苑裡去招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