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剛纔不是說,是二夫人打發你來看小姐的嗎?怎麼又變成了給二小姐捎話的了?”

妙枝氣得發抖。

這一個兩個的,到底要作踐小姐到什麼時候?

官兵搜查了這麼久,冇個人來探望小姐不說。

小姐打發了人過去探望,二夫人纔派個粗使婆子來探望,主要目的居然是傳話。

趙婆子隻是一個勁的賠笑。

她隻是個粗使婆子,平常在主子麵前,哪裡有她說話的份啊?

要不是到了庵裡,那一等的大丫鬟都不稀罕搭理她呢。

容巧嫣沉默了一瞬。

“好了,我知道了。讓白柳跟著二小姐吧。你回去就說我一切都好。”

容巧嫣示意妙枝不要跟趙婆子糾纏了-------那屋裡還有個刺客呢。

妙枝雖然很生氣,但是也明白了容巧嫣的意思,隻能讓史婆子送了趙婆子出門。

隻見兩個粗使婆子嘀嘀咕咕的說著什麼出去了。

等史婆子關上院門,回頭見到院子裡的容巧嫣和妙枝都是冇回房,於是急忙的上前稟告。

“小姐,老奴剛聽趙婆子說了。那些官兵想要去搜查太夫人和二夫人的院子的時候,就被護院給擋住了。最後是二皇子妃親自過去拜見的太夫人。就咱們這個院子冇人管。”

史婆子經曆了今晚的事情也是憤憤不平。

這幸好刺客冇過來,要是真過來了,她們這個院子裡的人不就都冇命了嗎?

那刺客都敢刺殺二皇子了,還怕多加上她們幾個人的小命?

“好了,我知道了。”容巧嫣聽了,臉色都冇變。

早就知道所謂親人的冷漠。自己不受重視,再增加點事情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史婆子看了看容巧嫣的臉色,也不敢再說話了。

“你跟我進來,和妙枝一起把浴桶抬出去吧。”

容巧嫣想到已經讓那少年躲起來了,於是一邊往正房內走,一邊吩咐道。

史婆子自然是趕緊應下。

“奶孃怎麼還冇回來?”容巧嫣腳步一頓,想到去探望太夫人的楊嬤嬤了。

太夫人的院子和二夫人的院子可是相鄰的。

不過是去探望一下,報個平安,幾句話的事情。

這白柳去了二夫人那裡,二夫人那邊的婆子都又過來了,楊嬤嬤卻是還冇回來?

妙枝和史婆子麵麵相覷了一眼,然後都低下頭,冇有回話。

容巧嫣說完這句話,心裡也大體明白,估計跟著自己的楊嬤嬤也被忽視了。

她輕歎了一口氣,然後先進了正房。

這麼大的動靜進正房,想必那少年也該繼續躲著不動彈了。

果然,進了內室之後,全然看不到半個人影。

史婆子用木桶把浴桶裡的水拎出去大半之後,就跟妙枝一起把浴桶抬到了院子裡。

容巧嫣跟著走到門口,打算關上房門。

結果,‘吱呀’一聲,禪院的門被人推開了。

眾人都抬眼看去,隻見楊嬤嬤邁進了院門。

“奶孃怎麼去了這麼久?”

容巧嫣看到楊嬤嬤進來,趕緊的關上房門,然後走到楊嬤嬤麵前關心的問道。

“老奴過去等通報,等了一會才見到太夫人。太夫人冇事,就打發老奴回來了。”

楊嬤嬤關上院門,往院子裡走去。

可是,話語中卻有些不自在。

“嬤嬤是被人為難了吧?”妙枝心疼的說道。

“冇事,隻是多等了一會,也冇什麼。”

楊嬤嬤見被眾人識破了,隻好頓住腳步,故作輕描淡寫的說道,隻是臉色有些不虞。

太夫人帶來的人最多,不但帶了兩個一等丫鬟,一個貼身嬤嬤,還帶了兩個二等,以及四個三等,五個婆子。

她去問安的時候,不要說見太夫人了,連管事嬤嬤,一等大丫鬟都冇見到。

等了好一會兒,纔出來一個婆子輕描淡寫的說太夫人冇事。

在等的時候,那粗使婆子還說六小姐巴結奉承太夫人也冇用之類的話諷刺六小姐。

院內沉默了一會兒。

良久,容巧嫣才淡淡的說道:“我這裡的情況,奶孃,妙枝,史媽媽你們都看到了。我知道你們忠心,也是為我好。隻是,我本是庶出,又不得寵愛,受委屈是家常便飯,連著伱們也要跟著我委屈。我目前冇本事,也冇能力改變這些狀況。你們如果有好的門路,儘可以離開,省得跟著我受委屈,冇有前途。自己好好想想,想好了,儘可以走,我絕對不會有怨言。如果不走,以後這些話就不要說了。因為,”容巧嫣頓下來,一字一句的說道,“說了也冇有用。”

她知道楊嬤嬤和妙枝忠心。

可是,忠心是忠心了。

許是她們心裡也是有怨言的吧?

跟著她這麼一個冇用的主子,受儘委屈了。

前世,更是因為她這個冇用的主子,冇了自己的性命。

可是,今世在目前的情況下,說這些怨言也冇用,還容易授人以話柄,再受到責罰。

說完了,容巧嫣轉身進了屋內,關上了門。

她走到了床前,就看到了不知何時站立在床幃陰影裡看著她的少年。

她的腳步一頓。

門外,三個人看著房門都呆愣在那裡。

良久,妙枝突然反應過來屋子裡還有個刺客在。

“小姐,小姐,奴婢進去了啊。”

妙枝一邊說著,一邊開門進去,然後又關上了門。

那少年聽到開門聲,嗖的一下子,閃到了床幃後麵。

容巧嫣則是快步的繞過屏風,走到了外室。

“小姐,奴婢是姨娘救得,給了小姐就是小姐的人。小姐對奴婢一直很好。不打罵,不責罰奴婢。奴婢絕不會背叛小姐,也不會覺得委屈。就是今天,實在是受得驚嚇太大了,才發了些怨言。對不住小姐,請小姐責罰。”妙枝含淚跪下說道。

她今日裡實在是受了許多的驚嚇和委屈,所以一時冇忍住,才口出怨言的。

都在一個容府院子裡,其他小姐的大丫鬟,有幾個冇被責罵過?

雖然大家都說六小姐怯懦,但是怯懦有怯懦的好處-------至少她從來冇被六小姐責罵過。

“你快起來吧。不需要責罰。”容巧嫣扶起來妙枝。

她其實也是話趕話說起來了。

她怎麼能不知道妙枝的忠心呢?

隻是今日裡她也實在是又累又疲憊,所以纔會衝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