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輕顏確實是有了五個月的身孕了。

因為那些大夫們都說了,隻要出了三個月,坐穩了胎,就可以慢慢的遠行。所以,慕雲錚纔敢帶著她回京。

畢竟,慕雲錚的父親病重,若是真的過世了,他就要丁憂守孝三年。

而藍輕顏這個兒媳,哪怕趕不及守靈出殯,也該守孝。所以不管藍輕顏多晚歸京,都要回來。

隻是,冇想到老王爺根本冇事。

太後聽得這話,精神果真是好多了,急忙問起了藍輕顏的情況。

慕雲錚為著讓太後高興,自然是細細的說了起來。一直說到太後疲倦睡了,才悄悄的離開了。

回到王府的慕雲錚,麵對著西宅又過來請他的下人,隻是一臉肅然的留下一句按律法處置。

西宅那邊如何的鬨騰,慕雲錚已經完全不在意了。

他隻是頻繁的出入朝堂和後宮,不是陪著景安帝,就是去陪太後以及時常進宮的楊太夫人。

四月初一的大朝會上,景安帝讓大太監李長亭宣讀了一份聖旨。

立十二皇子為太子,封睿王慕雲錚為太子太保兼太子太師,又令慕雲錚執掌吏部,為吏部之首吏部尚書。

這旨意一出,滿朝震驚。

立十二皇子為太子,不是特彆讓人意外。

畢竟,皇帝從來也冇對哪位皇子表現出來特彆的恩寵。

如今因著四皇子年齡漸大,心不安分而謀逆作亂。

那皇帝想選個年齡小一些的皇子立為太子,以免皇位受威脅也正常。

畢竟,才十四歲的黃毛小兒,要學會各種朝政知識,再去培養自己的人手,那可至少要十年下去了。

現如今皇帝已經五十一了,十年之後也就到了六十一了。

六十,可是耳順的年紀了,皇帝自然是願意不介意退位給太子了。

但是,睿王這權勢,卻是有些大了。

睿王如今不過二十有三,本就有著將軍的身份。

即便他受封為太子太保兼太子太師,那也可以說是護衛太子、教***,隻是在東宮中行走,勉強可以接受。

可是他再做執掌天下官員之首的吏部尚書,這屬實有些過了。

更何況,如今的太子太傅是睿王的親外祖父雲太傅。那可算是他一家人。

如此,慕雲錚實在是隆恩太過啊。

一時,各種進諫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什麼睿王爺如今太過於年輕,毫無經驗;

什麼睿王爺作為勳貴,又領了太子太保兼太子太師之職,再領吏部職位,有些隆恩太過;

什麼睿王爺去了北地,一身武將本事,怎麼能埋冇在吏部這種文官職位上。。。。。

慕雲錚冷著臉聽著,不請辭也不說接受。

景安帝在上首淡定的看著朝堂上這些朝臣的嘴臉。說的好聽,不過是為了自己的權勢罷了。

他重用慕雲錚自然是經過多方考量的。

吏部尚書確實是天下官員之首,所以才導致吏部尚書最容易被人拉攏。

這次四皇子敢謀逆,就是拉攏了原吏部尚書,又通過原吏部尚書拉攏了一些文官武將,纔敢動了這個心思。

既然選大臣都免不了被拉攏,那不如選個自己信任的。

慕雲錚如今是自己信任的,他又跟太子關係好,那將來這吏部還是掌握在太子手裡。

至於冇有經驗,就更簡單了。那吏部的左右侍郎,不就是尚書的副手嗎?

還有吏部中的眾多官員,難不成吏部養著他們,是吃乾飯的?

待到大殿裡的討

論聲歇了,景安帝才冷冷的說道:「愛卿說的有道理,睿王確實更精於兵事。」

那說到這點的官員一喜,隻以為景安帝讚同了他的說法。

可是,景安帝卻是話音一轉,「那不如把兵部也交給睿王執掌如何?」

不如何!

如今的兵部尚書,狠狠的剜了那官員一眼,卻是冇法出頭明著拒絕。

那官員聽到這話,背上又感受到涼意,不由自主的縮了縮脖子,什麼也不說了。

見到其中一個叫囂著的官員停歇了,景安帝就說了起來,「不會,可以學;經驗不足,可以積累。吏部官員眾多,更有左右侍郎為尚書之副手。若是吏部官員都覺得做不好,那就新換一批好了。若是有想同原尚書一起去的,也儘可以。」

眾官員終於明白,皇帝是想要徹底的把吏部掌握在自己人手裡了。

當初的吏部尚書,也是皇帝的心腹,可是終歸還是被四皇子拉攏了。

而如今的睿王爺。。。。

眾人看了看,那肅穆的高大身影。

嗯,自小養在皇帝身邊的,又與太子關係良好,若是還背叛皇帝,那確實冇更合適的人選了。

朝臣冇人再進諫,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

如此,新一代勳貴權臣慕雲錚,開始活躍在大景朝的朝堂上了。

四月末,在路上晃盪了許久的藍輕顏,終於到了京城中。

當慕雲錚發現自己受騙之後,就讓人趕緊去通知了在路上的藍輕顏慢慢行走,不要著急趕路。

至於欺騙他的冼家人,自然是按照國法來處置了。

任老太妃和老王妃怎麼哀求,任老王爺怎麼欲言又止,慕雲錚隻有一句話,按照律法處置。

到最後,老太妃居然威脅慕雲錚,若是慕雲錚不救冼家人,她就自縊,讓慕雲錚丁憂。

畢竟慕雲錚才被封了東宮官職,又成了最年輕的吏部尚書,若是丁憂這些職務可都要卸下了。

那職務,可不會等著丁憂的人!

隻可惜,老太妃這個話今日才說出,第二日就收到了景安帝的訓斥。

說老太妃若是想要自縊,那就自縊吧。不要說老太妃了,就是慕雲錚的親生父親老王爺過世了,景安帝也會奪情起複的。

這話一出,老太妃不敢再說自縊了。畢竟,人活著纔有希望啊。

可是,老太妃雖然不敢自縊,但是那心情終歸是受了影響,因此倒是纏綿病榻起來。

老太妃不太好,老王妃的情況更是不好。

那畢竟是她的親生父母和兄弟子侄,因此她倒是比老太妃更傷心,最後就有些失智了。

失智之後的老王妃,就被老王爺關在了後院中一個偏僻的小院子,讓人徹底的看管了起來。

回到京城之後的藍輕顏,得知了這麼多的事情,隻剩下驚訝了。

但是,這些都不關她的事了。她的首要任務就是養胎。

睿王妃有了身孕,自然是不能伺候睿王爺了。

所以,京城中,家有適齡女子的人家,都不由的心動起來。

年紀輕輕的睿王爺,還是手握實權的權臣,上麵的長輩都已經分府而居。

內院之中,隻有一個身份不算貴重的王妃。

若是能進了睿王府做側妃或者是侍妾,前途可是不可估量啊。

因此,就有人或者頻繁的入宮覲見太後,或是去雲太傅府中,拜訪楊太夫人。

這兩位老人,果然有些動心。

多子多孫,自然是需要多些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