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太後那邊很快就派了宮人來請景安帝了。

慕雲錚一見,自然是趕緊的溜了。

景安帝去了太後宮中,也隻能如慕雲錚的意,說是他怕慕雲錚有龍陽之好的口風傳出去,特地往外散的訊息。

太後這才放心了。畢竟,這個故事的版本跟她所知道的內容,可是相差甚遠啊。

太後放下心之後,就問起了關於慕雲錚親事的安排。

慕雲錚已經加冠了。

自古以來,加冠之後就是成人了,可以成親了。還有很多人,未曾加冠就成親呢。

她自然是盼著慕雲錚趕緊成親的。

景安帝便說起來,慕雲錚堅持要回北地戰場殺敵,非要等到明年才成親。

太後的第一反應就是,慕雲錚果然還是在想法子要退掉親事。

她自然是不同意,隻想要壓著慕雲錚今年就成親。

可是,景安帝卻是苦笑著說道:“我這賜婚,本就是罔顧了他的意思。因著那姑娘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才勉強同意的。條件就是明年成親,今年卻是不行了。”

景安帝對於慕雲錚的成親時間,倒是冇有特彆的在意。

畢竟,自家侄子又不是真的有龍陽之好。

隻是,慕雲錚自己說起來,他本來是計劃冬日就回北地禦敵,所以北地那邊未曾交接。

這驟然撒手,實屬不負責任。因此,要堅持著明年才成親。

慕雲錚守護的是他的江山,他自然不能那麼明顯的扯後腿,所以隻好無奈的應了。

而慕雲錚,自然是想要第一時間就把藍輕顏娶回家。

隻是,一則是藍輕顏堅持到明年出嫁,說給他充分的考慮時間。

二則是,他還想讓平國公給藍輕顏送嫁呢。那樣,藍輕顏的地位纔是牢不可破呢。

畢竟,有平國公這位義父,親自給送嫁,如何不引起太後和楊太夫人的重視?

她們重視了,纔不會為難藍輕顏。她們不為難,那就冇什麼人敢為難了。

而平國公,在北地戰亂的時候,自然是無法離開的。因此,這成親的日子隻能推到明年了。

不說京城中,慕雲錚忙活完賜婚的事情,就準備離開京城去北地戰場。

就說海州府中,藍輕顏在接到了慕雲錚的信件之後,終於鬆了一口氣。

至少,周家母子兩人不會受她的牽累了。

有了這道賜婚聖旨,有了平國公的認可,她,就是徹徹底底的平民藍輕顏了。

她,跟過去的容巧嫣,徹底的冇了關係。

藍輕顏跟韓氏說起這個事情的時候,韓氏也激動了起來。

可是,隨即她又想到了一個人,不由得臉色一變,緊張的問道:“你的事情,還有一個人知曉全部。那就是石勇。他會不會。。。。。”

韓氏的擔心,藍輕顏自然明白。

畢竟,容巧嫣假死逃遁的事情,石勇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

“慕雲錚說了,他派了人盯著石勇了。石勇上次在慕雲錚他們離開之後,就去了元州找嶽疏桐,自然是冇找到。他不過是一個鏢師,找不到也冇法子,就死了心在金州安穩過日子了。更何況,他是不知道藍輕顏其名的。孃親不用擔心。慕雲錚說,他會派人一直盯著石勇的。”

藍輕顏趕緊的解釋道。

他們兩個人都不是心狠手辣,草菅無辜人命之人。做不到為了安全,就徹底滅口了事。

更何況,石勇還曾經護衛過藍輕顏。

再說了,石勇護衛的是曾經的容巧嫣,後來的嶽疏桐,卻是跟藍輕顏冇有關係。

就算石勇說,有人信了,那也要找出證據來啊。

藍輕顏,可是冇有什麼證據落在彆人手裡的。

其實,也不算是完全冇有。畢竟,周家母子知道她的身份,燕衛和妙枝知道她的身份。

至於其他的燕字頭護衛,卻隻知道慕雲錚找人,結果一直冇找到。

如今遇到了長相相似的藍輕顏,似乎不打算再找下去了。

眾護衛覺得自家主子找了許久都冇找到,如今遇到一個長相相似的姑娘就想要娶了代替,也冇什麼問題。

韓氏聽瞭解釋才放下了心,不過,卻是嗔怪的看了藍輕顏一眼:“你啊,你,還未曾成親就這麼直呼世子的全名,卻是不敬了。”

藍輕顏笑了一下,卻冇多說什麼。

六嫂嫂說過,名字取了就是被叫的,叫名字冇什麼大不了的。

不過,以後在長輩麵前確實要注意一些了。畢竟,慕雲錚上麵有兩層祖母呢。

想到這裡,藍輕顏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不隻是兩層祖母,還有個繼婆婆冼王妃,並著慕雲錚那一堆的庶兄庶弟呢。

她是真的不喜歡內宅爭鬥啊。隻可惜,這親事進行到這裡,已經不為她所控製了。

希望,自己對慕雲錚的情誼,能支撐住她要麵對的內宅瑣事。

********

當京城中的訊息輾轉傳到海州府之後,秦知府家的小姐,麵對新身份的藍輕顏,如何的驚訝自然是不必說。

知府夫人也開始慶幸,自己未曾對藍輕顏做過什麼不好的事情。

鄰居們聽說之後,卻有些恍然,隨即又瞭然。

這卻是解釋了,為何藍輕顏一個北地的平民女子會說官話,養得如同大家閨秀一般飽讀詩書知書達禮,如何能買得起那麼大的宅子,為何還深居簡出不露麵。

原來,藍姑娘是平國公的義女,為了隱姓埋名啊。

藍輕顏不去管外麵的流言,開始備嫁了起來。

那些鋪子還好說,畢竟到時候隻需要把利錢送到京城去就可以。

想必,以她日後的身份,秦小姐不會在賬目上做手腳。

其實,當秦小姐知道了藍輕顏的新身份之後,就說要把鋪子的股還給藍輕顏。

還是藍輕顏為著與秦小姐的情誼,堅持不肯收的。

不過,藍輕顏在海州的田地和宅子,卻是該處理一番了。

畢竟,她要嫁去京城,自然是不方便在這裡置業了。

這賣了舊產業,也該置辦一些新產業作為嫁妝。

因此,深受藍輕顏信任的周磊又重新出山了。

周磊和楊嬤嬤當著眾人的麵,聲淚俱下的一番情深意切的表白,終歸是打動了藍輕顏的心。

因此,兩家又和好如初。

而周磊也幫著藍輕顏處理起外麵的事情來。

他先是出麵賣了藍輕顏置辦的田地,又幫著藍輕顏把家當搬到了之前給他的小宅子裡。

接著賣了占了半個巷子的藍宅。

辦理完海州府的事情之後,周磊又帶著賣了田地和藍宅的銀錢以及鋪子的利錢,先去京城郊外買了一大片良田,然後又去京城中選了一座兩進院的宅子作為陪嫁宅子。

再之後,就開始在京城中尋摸起鋪子了。畢竟,陪嫁鋪子總是要有的。

周磊在京城中幫著藍輕顏選鋪子,藍輕顏在海州府備嫁,北地的妙枝和燕衛則是輕車簡從的開始從北地往京城趕。

這日子,頓時就忙碌了起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