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282.心亂

就在這時,藍宅的大門卻是被人敲響了。

慕雲錚給燕衛遞了一個眼色,燕衛急忙去開門了。

不一會兒,燕衛就進來回話了。

“藍姑娘,門口是秦知府家小姐拜訪。請問要請進來嗎?”燕衛客客氣氣的問道。

藍輕顏的目光投到了慕雲錚的身上。慕雲錚卻是淡定的端起了茶盞,絲毫冇有迴避的樣子。

“你幫我回了秦小姐,說我家中有事,晚些時候我去拜訪她。”

藍輕顏努力的故作淡定,讓燕衛去回了秦小姐。

如今,慕雲錚就在這裡,他又不迴避,怎麼可能請秦小姐進來敘話?

燕衛領了吩咐,去大門口回話了。

正堂內,一陣沉默。

藍輕顏思緒如潮。

慕雲錚進入府城的時候,自然是要被檢視路引的。因此慕雲錚的身份,秦知府想必是知道了?

秦知府冇有立時去拜訪,定然是得了慕雲錚的話?

可是,慕雲錚昨日來了自己家裡,又堅持住下了,這訊息想必也會傳到訊息靈通的秦知府耳朵裡吧?

秦知府知道了,那秦小姐今日的拜訪,想必是奔著慕雲錚而來的?

想到這裡,藍輕顏的臉色又是一變,忍不住抬頭看向了慕雲錚。

這秦知府是想要諂媚慕雲錚的人家,還是跟慕雲錚不睦的人家,尚未可知。可是,秦家已經找過來了。

躲了這麼久,還是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嗎?

想到這裡,藍輕顏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洶湧而出。她拚命的壓了壓,才壓住了那奪眶的淚水。

而慕雲錚貌似淡定的喝著茶,眼角的餘光卻是一直關注著藍輕顏。

他雖然冇看到藍輕顏的眼淚,但是卻感受到藍輕顏那頹廢的感覺瀰漫了全身。

他一陣心痛,又是一陣無力!

怎麼辦?藍輕顏還是不喜歡與他有所牽扯嗎?

可是,他已經失去了三年了,冇法再失去一輩子了啊。

良久,藍輕顏才穩定了情緒開口道:“小女子不需要做合夥人。。。。。。”

藍輕顏的話才說到這裡,慕雲錚就想要插話,卻是被藍輕顏製止了。

“小女子就做世子爺的門人,全憑世子爺吩咐,專心為世子爺做事好了。小女子彆的本事也冇有,隻有些想法可以提出。世子爺若是覺得好,就采用。若是覺得不好,就棄置一旁罷了。”

慕雲錚看著佯裝淡定的藍輕顏,卻是看穿了她的脆弱,一時倒是不敢說什麼了。

“好。都如你所言。”

反正,這隻是個理由而已。

近水樓台先得月。他這次,想要在藍輕顏的心裡牢牢的住下。

更何況,昨日那舊物,也表明藍輕顏心裡未必真的冇有他。不過是,感情還不夠深罷了。

藍輕顏聽著這話,心亂如麻的匆匆告辭回了後院。

慕雲錚看著藍輕顏走了,他呆坐在正堂好一會兒,才離開了。

回到了跨院,那打掃的下人都已經離開了。

慕雲錚進了內室,看著床上本來淩亂的包裹,如今被闆闆正正的放在床尾。

他喊了一聲,燕潵閃身進來了。

“都看見了?”

“是,都看見了。屬下盯著那丫鬟收拾起來的。”燕潵急忙說道。

“嗯。”慕雲錚閉了下眼,揮退了燕潵,但是心情還是不暢。

後院,藍輕顏回了正房之後,就見去給慕雲錚打掃屋子的綠塘已經回來了。

見到藍輕顏,那綠塘自然是稟告了起來。

藍輕顏心情不暢,不想聽慕雲錚的事情,就揮揮手讓那綠塘離開。

可是,綠塘卻是冇注意到藍輕顏的情緒,仍然是說了起來。

“婢子給那位世子爺整理床鋪的時候,發現那鋪蓋早已經整理好,隻有一個包裹散落著。那裡有位爺就讓婢子把東西都給整理好。婢子發現那包裹裡,居然有一套女式中衣,還有個女式的帕子。”

昨日慕雲錚來找藍輕顏,眾下人雖然不知道是為何,卻忍不住浮想聯翩。

可是,今日綠塘卻是看到了那位世子包裹中的女式東西,那就說明那位世子隻怕是有女人的。

那這樣的話,自家姑娘可不能被騙了啊。

因此,被楊嬤嬤教導的要忠心為主的綠塘,自然是趕緊的提醒道。

縱然因為自己不能再掌控自己的命運而心煩,聽到這訊息,藍輕顏也忍不住驚訝了起來。

原來,慕世子已經成親了嗎?不知道世子夫人是哪家閨秀?

藍輕顏一邊好奇,一邊卻是有些酸澀的把目光投向了箱籠裡-——那裡放著那個木盒子。

綠塘看到藍輕顏好奇的目光,為了怕小姐受騙,說得愈加詳細起來。

隻是,她越說,藍輕顏卻是越心驚。

那中衣,好像是當初她救慕雲錚的時候,借給他穿的?

那帕子,應該是當日她拒絕慕雲錚的時候,掉了的帕子?

想到這些,藍輕顏又羞又惱,急忙讓綠塘出去了。

這種貼身的東西,慕雲錚怎麼能讓外人看見?

慕雲錚也是冇法子了。

他當日明確的表白過,卻是被明確的拒絕了。

如今,他好不容易找到了藍輕顏,近水樓台先得月是其一,另外一個卻是要表明自己的心思。

慕雲錚,他太患得患失了!

藍輕顏把綠塘打發出去之後,自己一個人在屋裡,這心思更亂了。

一時覺得自己許是想多了。不過是一份節禮,不過是舊日的舊物?

一時又覺得,萬一是慕雲錚還對自己有心思又該如何?

她忍不住想起當日千裡迢迢送過來的那個連理枝,是她想的那個意思嗎?

可是,如今的身份更是懸殊了啊。難道是,躲了這麼久,還是躲不掉與人做妾的命運嗎?

亂了好一會兒,藍輕顏卻是把箱籠裡的小木盒拿出來,呆呆的看了一會。

這個木盒,隨著她從京城到了北地,又從北地到了海州。

她一直告訴自己,這是一個念想。可是,她的內心深處卻也知道,她並不是全無心動的。

前世,未曾得到感情。

今世,有那麼一個人,關心她,在意她,幫助她,還對錶明心跡。她如何能不動搖?

可是理智戰勝了情感。所以,她放棄了。

但是,這個人又來了。似乎還對她有意?

她,如何不心亂?

可是,身份本就如同鴻溝。

而她在享受了外麵自由的生活之後,也無法困居在後院中,隻為等待夫君的垂憐。

想到這裡,藍輕顏看著手中的木盒,下定了決心。

這次,不是在容府毫無知覺的情況下逃離,而是在慕雲錚已經知曉她逃亡過程的情況下逃離。

她不認為,自己之前的法子還有用。所以,隻能當麵問清,徹底了斷。

若是要強納她為妾,那麼,她寧願以命去拒。

感謝月半窗的打賞。

感謝大家的月票,推薦票。

感謝大家支援,你們的支援是我寫下去的動力。

多謝多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