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追妻,自然是要厚著臉皮了。

慕雲錚已經發現,對藍輕顏太溫和有禮,隻怕是不行了。

畢竟,往日都有禮過了。最終的結果,藍輕顏居然是逃了?!!!

藍輕顏回了後院,才踏進房門不久,憂心忡忡的韓氏就過來了。

“嫣兒,那慕世子是怎麼回事?”韓氏一著急,就忍不住叫起了藍輕顏之前的名字。

好在,藍輕顏也想到了這個問題,所以改名的時候纔會選了字音相似的。

縱然被彆人聽到了,也隻覺得韓氏口音問題而已。

藍輕顏聽得韓氏的話,一時也有些無奈。

世間萬事,就是這麼巧啊。

她也冇想到妙枝會使人來探望楊嬤嬤和周磊。更冇想到,來探望的人居然有慕雲錚。。。。

不過,麵對韓氏擔憂的目光,藍輕顏還是把當日在京城中的事情,選擇性的說了一些。

“若是如此,那慕世子應該不會揭露我們吧?畢竟,你也是他的救命恩人。那銀兩。。。那銀兩總不能真的兩清吧?”

韓氏有些勉強的笑著的說道。

這話,卻是有些不厚道了。

當日裡,明明說的是銀恩兩訖,如今卻又拿著這話說,屬實。。。。。。

韓氏這話才說完,自己也有些羞愧不安起來。

“孃親不必擔心。慕世子說了,他不會揭露的。”

藍輕顏自然是明白韓氏的心思。她看到韓氏羞愧的樣子,又把慕雲錚的話說了一些,勉強算是安了安韓氏的心。

不安,又能如何?

如今,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不說後院中,韓氏與藍輕顏母女秉燭夜談,卻說前院的慕雲錚在周磊的陪同下用過了晚膳,就回了給他安排的跨院。

繃了兩年多的心,如今徹底的放鬆下來,那倦意就有些止不住了。

但是,等慕雲錚想到藍輕顏的脾性時,就忍不住親自去打探一番。

他在暗衛的警戒下,悄悄的進到了藍輕顏的院子。

在院內高高的樹上守著的暗衛,急忙的附耳稟告了,藍輕顏回來之後一直與韓氏談話的事情。

慕雲錚點點頭,揮退了暗衛,自己守在了院內樹上,盯著藍輕顏屋內的燭光,發起呆來。

不一會兒,韓氏被藍輕顏打著燈籠安撫著,親自送回了她的院子。

回來之後的藍輕顏,卻是冇有回屋子裡,而是在葡萄架下的石凳上坐下了。

藍輕顏坐著愣神,慕雲錚在葡萄架旁邊的樹上也陪著發呆。

許久,藍輕顏從袖子裡拿出了一個盒子,打開放在了石桌上,呆呆的看著。

廊下燈火昏暗,石桌上縱然擺著藍輕顏剛剛提過的燈籠,也不甚明亮。

藍輕顏的臉,在燈籠裡燭火的對映下,有些朦朦朧朧的。

“姑娘,您怎麼在這裡坐著?婢子還尋思您冇回來,正要打了燈籠去找您呢。”

從屋子裡收拾完畢的綠塘,提著一個燈籠,本來是要去正院接藍輕顏的。

結果,才下了迴廊的台階,就看到了石桌上昏暗的燭光,於是趕緊的走過來說道。

隨著綠塘的走近,那光線也漸漸的明亮起來。

躲在樹上的慕雲錚,也看清了桌子上的東西。

瞬時,慕雲錚的目光一凝,有些不可置信的使勁盯緊了那盒子裡的東西。

那正是當日,他快馬加鞭讓人送給容巧嫣的木希花和連理枝。

藍輕顏對他,也是有意嗎?

********

藍輕顏本來正在發呆,聽到綠塘的話,見她往這邊走過來了,急忙用袖子蓋住了盒子。

她從前院與慕雲錚敘完舊回了後院之後,心情自然不能平靜如初。

不期然的,她就想到了錢匣子裡的木盒子,所以忍不住拿了出來。

結果,她正在看著呢,韓氏突然進來了。情急之下,她就把木盒子塞到袖子裡了。

剛剛,她送韓氏回了院子之後,就想安靜的一個人在院子裡看一下,卻又被綠塘發現了。

“今日天氣有些悶熱,我在院子裡透透氣。”

藍輕顏一邊笑著說道,一邊不動聲色的把盒子快速的蓋上,往袖子裡塞去。

“婢子已經在屋子裡放上冰鑒了。不過怕涼著姑娘,所以放在了離床遠一些的地方。”

綠塘笑吟吟的對著藍輕顏說道,倒是冇注意到藍輕顏的動作。

“那好,咱們回去吧。”藍輕顏率先站起身說道。

綠塘跟著拿起桌子上放著的燈籠,一邊吹熄了蠟燭,一邊說著粗使婆子安媽媽已經燒好了熱水,隻等著抬到淨房去的話語。

慕雲錚看著藍輕顏進了內室,又聽得她要去洗沐了,就閃身離開了藍輕顏的院子。

“遠遠的守著就好。她不喜被人監視。”

慕雲錚對著暗衛吩咐了一句,就去了前院給他安排的院子。

是啊,藍輕顏不喜歡被人監視。

可是,他還是怕了。他怕藍輕顏再次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所以,監視還是要監視的,隻是遠遠的,不窺視她的私密生活就是了。

回到了前院的慕雲錚,想到剛剛看到的東西,忍不住笑了起來。

但是,等他想到藍輕顏往日的話語與心思,又皺起了眉頭。

就這樣,慕雲錚一會笑,一會皺眉,一會沉思的,最後終於耐不住這兩年身心的疲憊睡著了。

門外陸陸續續打探訊息歸來的暗衛們,自然是不敢去打擾。

左不過是彙報訊息,不差這麼一會了。

第二日,一直等到日上三竿了,慕雲錚才醒來。

他醒來之後,有一瞬間的茫然,接著卻迅速清醒過來了。

一直候在門外的燕衛,聽到裡麵有動靜了,才趕緊的進來侍候。

他的侍候,也不過是慕雲錚開口要什麼的時候遞過去而已。

自從慕雲錚非要給皇帝做事之後,就不太用小廝貼身伺候了。去了軍營之後,更是親力親為。

這麼多年,慕雲錚自己照顧自己已經是習以為常了。

因此,慕雲錚一邊洗沐,一邊讓燕衛把暗衛打探到的訊息,仔細的稟告過來。

昨日時間短,所以慕雲錚得到的訊息自然不是特彆的詳儘。

但是,在慕雲錚與藍輕顏敘舊的時候,在慕雲錚躲在藍輕顏院子裡小人般的偷窺的時候,暗衛們把藍輕顏的訊息,基本都打探清楚了。

因為藍輕顏不過是一個女子,縱然做事情低調,卻也不會特彆隱秘。

所以,出身羽翎軍的暗衛們細細的一查,就查清了。

因此,慕雲錚就得知了藍輕顏大部分的事情。

今天我們繼續管控,繼續全員核酸。。。

哎,啥時候是個頭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