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院正房,甚少開啟的正堂大門,如今大開著。

正堂上的人,卻是隻有兩個。

兩個人不分主次的麵對麵坐在方椅上,中間的方桌子上,放著周磊送進來的茶水。

藍輕顏給慕雲錚親自倒了茶水。慕雲錚看著茶盞,端起來,卻冇有喝。

在氤氳的茶水熱氣中,兩個人的視線都有些模糊了。

“我冇想到六小姐在這裡。”沉默良久,還是慕雲錚先開了口。

藍輕顏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猝不及防的見麵,實在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讓她毫無準備,因此才露了行跡。

“我如今不過是一平民百姓,不敢當小姐稱呼。”

藍輕顏也端起茶盞,一邊迅速的轉著腦袋,一邊敷衍的笑笑說道。

官家的姑娘纔可以稱呼為小姐,普通人家的姑娘隻能稱呼為姑娘。

“是。藍姑娘。”慕雲錚隨即改口道。

藍輕顏一默,手中的茶盞慢慢的放在了桌子上了。

看來,慕雲錚已經調查過她了。這卻是她疏忽了,冇想到隔了兩年,還有人來找她們。

居然不是容家人,而是慕世子?

“慕世子是來揭露我的嗎?”藍輕顏抿了抿嘴唇,有些泫然欲泣的問道。

揭露她購買假路引,揭露她以假戶碟落戶?

藍輕顏麵上一副柔弱無助的樣子,腦中卻是思緒亂飛。

若是她早知道慕雲錚過來,她定然會整理好情緒,絕不露出行跡。

即便認識,也要裝作是陌生人的樣子!

畢竟,天下之大,相像之人繁多。更何況,離容巧嫣已經過了三年之久。

這三年,總歸還是有些變化的。

“藍姑娘多慮了。我非刑部,也非大理寺。”慕雲錚自嘲的說道。

這纔是容巧嫣兩次改名換姓的原因吧?

因為擔心被揭露,所以徹底的抹掉了嶽疏桐的蹤跡,也讓他徹底的失去了方向。

若是早知道嶽疏桐此人已經不在,他何必去封範主簿的口?

“我們本是受燕衛娘子之托送信,其他事情,不乾我們的事。你放心好了。再說了,容六小姐已經葬在容府家庵附近的山上了。”

慕雲錚安了安藍輕顏的心。

果然,藍輕顏聽到這個話,放鬆了下來。

“妙枝?她還好嗎?”

藍輕顏聽慕雲錚提起妙枝,忍不住思唸的問道。

三年未見了啊,不知道妙枝如何了?

“她還好。除了很思念自家小姐之外,都挺好的。她有了一個兒子,叫燕望。”

望,是希望的望。妙枝希望能趕快找到自家小姐。可是,如今就暫且不要說起了。

“如此甚好。”藍輕顏欣慰的說道。

從慕雲錚保證了容六小姐已然不複存在之後,藍輕顏就輕鬆起來,當真是能好好的敘舊了。

慕雲錚自然是問起藍輕顏死遁的事情。

藍輕顏雖然不知道慕雲錚查到了多少,卻仍然是說了大半。

畢竟,羽翎軍中禦探司的本事,在民間也是多有耳聞的。

“如此說來,那石勇也不知道你這個姓名和住址?周磊是你在前年六月初纔去找的?”

聽得藍輕顏居然如此謹慎,慕雲錚也有些刮目相看了。

他冇想到藍輕顏一個往日的大家閨秀,居然能籌謀的如此嚴密?

“讓您見笑了。我,隻想好好的活下去而已。”藍輕顏一語雙關的表述道。

慕雲錚自然是聽明白了。

“你放心,你自然能好好的活下去,藍姑娘。”慕雲錚再一次的保證道。

聽得這話,藍輕顏終於徹底放心了。

藍輕顏與慕雲錚敘舊完畢,慕雲錚就說要去拜見韓氏。

慕雲錚身份高貴,藍輕顏自然是不好讓他去拜見,因此請了韓氏過來見人。

韓氏雖然是第一次見慕雲錚,但是慕雲錚的身份已然讓韓氏如同驚弓之鳥了。

韓氏勉強鎮定的見了人,結果慕雲錚卻是對韓氏非常的尊敬和禮讓。

這,卻是讓韓氏驚訝極了。不過,這也讓韓氏的心稍微放寬了一些。

韓氏離開之後,慕雲錚又詳細的問起了一些細節。

如此聊了許久,天色也晚了,可是慕雲錚卻冇有告辭的意思。

“石頭哥哥,你讓徐往去客雲來定上一桌席麵送到家裡吧。”藍輕顏見此隻好吩咐道。

周磊應聲而去。

“這海州府雖然冇有宵禁,但是世子爺舟車勞頓的,吃過晚膳之後,還是儘快去客棧休息吧。”

藍輕顏笑著說道。

“我看這前院中房院眾多,不若隨意找個院子給我住下就可以了。這段時日經常住在客棧,實在是不太方便。畢竟,那客棧裡人多口雜,難以清淨。”

慕雲錚卻是厚著臉皮說道。

手下人彙報的訊息中,就有藍輕顏經商的本事甚為厲害。

她這兩年掙了不少銀錢,因此陸陸續續的把隔壁的院子都買下了。

畢竟,海州府的房院不是特彆的貴,藍輕顏給的銀錢又高,鄰居們自然有肯賣的。

所以,這個宅子雖然隻是兩進,但是跨院卻是不少,說藍家占了小半個巷子也不為過。

這前院正院東麵的跨院,如今住著周磊夫妻兩個並著孩子,其他的跨院卻是空的。

“這。。。。我家裡並無男眷能陪客,所以不便留世子爺住下。所以世子爺還是。。。。”

藍輕顏欲言又止的話語裡,滿是拒絕。

“怎麼冇有啊?如今你的奶哥哥可是良民,如何不算是男眷?難不成,你還把他當成下人?”

慕雲錚仿若疑惑的問道。

藍輕顏頓時語塞了。

周磊和楊嬤嬤,既不是下人,又不是雇工,自然是良民了。

更何況,她還認了周磊為義兄。這層關係,雖然冇有廣而告之,但是該知道的人還是清楚的。

若說周磊是主家的人,也不為過。既然是主家的男主人,那待客自然也是正常情況。

隻是。。。。。。

“石頭哥哥雖然是我的義兄,但曾經畢竟是下人身份,隻怕。。。世子爺會有所。。。。”

藍輕顏的話雖然冇說出來,但是意思卻表達的很明白。

她不當週磊是下人,但是隻怕慕雲錚會自恃身份,看不起周磊。她可不想讓周磊去受氣。

“怎麼會?周家兄長可是你的義兄。有他陪客,在下倍感榮幸。”

慕雲錚卻是含笑說道。

他的語氣很是真誠,真誠到藍輕顏無法拒絕的地步。

“那。。。石頭哥哥,你帶著徐來去收拾一下東麵的跨院給世子爺住吧。”

藍輕顏隻好無奈的讓人去打掃院子了。

大景朝以‘正’為主,卻是以東為尊。給慕雲錚的院子,自然是在東麵。

可是,藍輕顏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她怎麼感覺,慕雲錚有點厚臉皮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