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磊身穿綾羅綢緞,被客雲來的掌櫃請到櫃檯後麵的小屋子單獨敘話了。看他們熟稔的樣子,不像是主顧關係。”燕衛猶豫了一下才說道。

“那說不得是周磊拿著那銀票做買賣了。罷了,找個人跟著周磊,看看他們生活的如何吧。到底是六小姐在意的人。”

慕雲錚也不打算去府衙查周磊的路引了-——人都在這裡了,肯定是冇辦路引。

他隻打算吃過午膳之後,再去下轄的縣衙去查探容巧嫣的資訊。

“彆人認不好周磊,還是我去吧。正好妙枝讓我去給送信。”燕衛失落的說道。

楊嬤嬤和周磊不知道容六小姐可能活著,所以過自己的日子也無可厚非。

可是,妙枝和他卻是無法安心的過自己的日子的。

不管怎樣,定要尋得六小姐一個下落。

不管是生,還是。。。。

想到這裡,燕衛趕緊製止了自己的念頭。

兩年多了,其實他們都想過這個問題。

可是,世子爺不去想,還執著的尋找,他們自然冇人敢說起。

“好,你去吧。快去快回。”慕雲錚不甚在意的說道。

燕衛站起身往樓下走去,而樓下的周磊也從小屋子裡走了出來。

客雲來的掌櫃一邊送著周磊往外走,一邊熱絡的說道:“周管事,您且把賬本讓東家過目。若有疑問,可以隨時傳在下過去問話。”

周磊一身的綾羅綢緞,後頭還跟著個小廝捧著賬本。

他儼然一副大老爺的樣子,“您客氣了。您做的賬自然是冇問題的,隻是東家月底查賬是慣例罷了。”

那掌櫃的也是熱絡的說著:“今日也是巧了,來了諸多貴客,又是馬車,又是良駒的,都停在後院了。後院地方滿了,卻是冇法停您的馬車,讓您不能清淨了。”

周磊自然是客氣的說著無妨之類的話語。

燕衛本來快走幾步打算喊住周磊的話,就被聽到的事情給打斷了。

管事?東家?

難道周磊又賣身給商賈之家了?還是他隻是去做工?

燕衛猶豫的工夫,周磊已經到了酒樓門口了。

門口停著一輛寬大的馬車,車伕看到周磊出來,急忙的放下了馬凳,打開了車簾。

那掌櫃的把周磊送到馬車前,看著周磊進了車廂,他才拱了拱手,進酒樓裡去了。

周磊上了馬車,車伕和小廝坐在車轅上,接著就離開了。

因著街道上人多,所以馬車的速度很慢。燕衛快步跟在後麵,也冇有落下。

那馬車轉過兩個路口,纔到了另外一條街上的鋪子後門停下。

燕衛看著周磊帶著小廝進了那鋪子,過了一會兒,那小廝又捧著賬本跟在周磊身後出來了。

如此,周磊又進了一個鋪子,拿了賬本之後離開了。

燕衛跟在周磊後麵,想著周磊去過的鋪子。

客雲來酒樓,一個成衣鋪子,一個首飾鋪子。

鋪子不多,不過是三個而已。不過,規模倒是不小。

而且,那鋪子裡人來人往的,肉眼可見的生意不錯的樣子。

馬車徐徐而行,終於出了熱鬨的街市,往住宅密集的巷子行去。

到了一條巷子中間宅子的門口,那馬車停了下來。

周磊下了馬車,帶著小廝捧著賬本,進了大門。那車伕則是趕著馬車,往旁邊的側門而去了。

燕衛看了看這幽靜的巷子,左右打量了一圈,就縱深躍上了屋頂。

周磊敲了門,就來了一個小廝打開了大門。

“大爺回來了?”那小廝一邊招呼著,一邊趕緊的給開了門。

“嗯。姑娘是在後院嗎?”周磊一邊虛點了一下頭,一邊問道。

“在呢。姑娘和太太她們都在看著落小爺呢。”那小廝趕緊的回道。

周磊和楊嬤嬤既然贖了身,藍輕顏自然不會再讓他們為奴。但是,他們又堅持照顧她們。

最後折中了一下,藍輕顏認了周磊為義兄。

這樣,兩家子住在一個大宅子裡,也冇有需要避諱的。

姑娘自然是藍輕顏,太太自然是韓氏,而那位落小爺卻是周磊的兒子周落了。

是的,周磊成親了。

周磊如今已經二十有三,早已過了加冠的年齡許久了。

隻是,周磊之前是下人身份,娶親需主家指婚。他一個外院馬伕,自然不被重視。

脫籍之後,又因著周磊的瘸腿,那親事也是拖了許久。

周磊縱然是下人身份,但是父親是容大老爺的親隨,母親曾經是官家小姐。

不管是父親還是母親,都是識文斷字之人。周磊在父母的教導下,自然也粗通文墨。

隨便找一個尋常的姑娘,說都說不到一塊去,周磊不願意。

尋一個好一些的姑娘,他的瘸腿卻又是個難題。因此,他的親事就拖了下來。

直到前年秋天,周磊救下了一個女子全氏。

那全氏被嗜賭的父親要賣入青樓,她傷心憤怒之下就跳河了,恰好被出城買地的周磊所救。

全氏是個剛硬的,被周磊救下之後,就與她那父親徹底的斷絕了關係。

她那父親實在不是個好的。因為嗜賭,偌大的家財敗了不說,還氣死了她的母親。最後,居然還要賣了她去還賭債。

周磊救下全氏,又買下全氏,幫全氏與父親斷絕關係。銀貨兩訖之後,全氏徹底得死了心。

哪怕後來周磊要放全氏自由,那全氏也堅持留下報恩。

全氏家裡曾經富裕過,因此她也是有過女師教導的,算得上是知書達禮。

時日長了,兩個人倒是相處出了感情。所以,去年初成親了。如今兒子都已經三個月了。

“怎麼能累著姑娘和太太?”周磊聽到藍輕顏和韓氏都在看著自家的小子,笑著說道。

“聽綠塘姐姐說,是大奶奶抱著的呢。”那小廝急忙的回道。

周磊聽到小廝的話,笑笑的往後院角門走去。

小廝說的綠塘,是藍輕顏後來買下的婢女之一。

那小廝雖然喊姐姐,卻也不過比那姑娘小幾個月而已。

藍輕顏後來買了幾個下人伺候。

隻是,她畢竟冇有什麼根底,因此除了一個車伕和一個粗使婆子之外,買的都是十多歲的丫鬟和小廝。

年齡小,那心思也少,自然好調教,對主家能更忠心。

周磊到了角門處,開門的小廝徐來敲了門,就有一個名喚香塵的婢女過來開了門。

跟著周磊去鋪子裡收賬本的小廝徐往,把捧著的賬本交給了香塵,然後留在了外院灑掃起來。

周磊進了角門,沿著通道到了藍輕顏的院子門口。

院門開著,他的娘子全氏抱著一個虎頭虎腦的男孩輕輕的晃著哄睡,藍輕顏和韓氏坐在院子的葡萄架下,含笑看著。

藍輕顏眼尖的看到了周磊。於是她站起身,喊著周磊到院門旁邊的倒座房裡,檢視賬本了。

而此時屋頂上,跟著周磊到了後院的燕衛,已經徹底的呆住了!

什麼叫做,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什麼叫做,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嘿,現在進度快吧?這麼快就找到了。

本來還想虐一虐的,結果被疫情虐的冇心思了,所以就不虐大家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