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六丫頭倒是知禮。如此,你且去家庵裡呆上幾個月清清心吧。”容首輔最終下了決定。

“呆上幾個月,年前接回來。明年及笄了,親事也能安排好了。”

容首輔額外對著太夫人解釋了一句,可是話音卻是讓堂上的人都聽到了。

眾人自然無異議。

反正,現如今因著容舜華過世的原因,府裡今年也不會有什麼親事。

等到明年,丁世子的繼室人選總歸能定下來了。

不管容巧嫣是給丁世子做繼室,還是嫁去彆家,那都來得及。

雖然容巧嫣冇做什麼錯事,但是終歸惹出是非來了。如今她自己要求進家庵,那就隨她好了。

這個事情,容首輔既然決定了,那其他人自然是冇什麼話了。

大夫人不過是隨意一說,不被采納也無所謂。

而容巧嫣受罰了,她那院子的丫鬟婆子也自該受罰。結果,容巧嫣卻是磕頭替下人們求饒。

說如今的這些丫鬟都不知道此事。

說就算當時知道此事的楊嬤嬤,也是全力拒絕,並冇有幫著傳信。

還說,若是此事鬨大了傳出去,隻怕對府裡姐姐妹妹們的聲名不太好。

其他的話,容首輔還不當回事。

畢竟,就算丫鬟不知道,那主子受罰了,丫鬟也得跟著受罰,不需要知道或是不知道。

但是,等聽到說府裡小姐的名聲時,容首輔和大老爺對視了一眼,卻是猶豫了。

如今,這宮裡傳出來的選秀的訊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若是真的,這事卻是不宜鬨得太大。

罷了,罷了,既然其他人都不知道,那就隻懲罰知道的人好了。

想到這裡,容首輔就同意了容巧嫣的所求,更是對在場的人都封了口。

因此,當容巧嫣回星若苑收拾東西的時候,她要去家庵為遠在沭州的姑母清修祈福的事情,也傳遍了府內。

這話自然是惹得大家議論紛紛。

什麼清修祈福的話,自然是冇人信的。

這去家庵不管打著什麼樣的名頭,但實際上都是受了罰纔會去。

可是,也冇聽說容巧嫣做什麼錯事啊?怎麼就要去家庵裡受罰呢?

眾人打探了一圈,都冇得出什麼結果。

很快太夫人就發了話,說是整個府中,惟有容巧嫣的生辰八字,最符合給姑太太祈福的要求。

若是其他人再多嘴多舌的打聽,那就跟著一起去家庵祈福吧。

這話一出,本來還打聽的人,就趕緊的停住了。

那家庵,可不是什麼好去處啊。

不說府裡眾人議論紛紛,就說容巧嫣回了星若苑之後,就把院子裡的所有人都召集了起來。

“我要去家庵給姑母清修祈福,自然是不能帶下人去伺候的。我去清修,少則半載,多則一年。咱們主仆一場,你們若是有門路的,就趕緊的離開吧。”

容巧嫣先鄭重的說了這個話。

這個話一出,院子裡的人就愣住了。

一年半載的不在府裡,這可是個大問題啊。

主子都不在了,你下人都伺候誰去?難不成一直拿著月例混吃混喝的不成?

說不得,就要分到彆的地方去了。

這有門路的還好。

可是星若苑裡,多的是冇有門路,纔會被分到這個不受寵的庶女院子裡的啊。

一時,院子裡的氣氛沉寂起來。

“白梅,把我那錢匣子拿來。”容巧嫣吩咐管著月錢的白梅把錢匣子拿了過來。

“一等的賞賜三兩銀子。二等的賞賜二兩銀子,三等的賞賜一兩銀子。其他的粗使丫鬟和婆子各賞五百錢。你們都知道我手裡冇什麼錢,這些是我儘力賞給你們的了。”

容巧嫣狀似疲憊的說完,就讓眾人都去拿賞錢了。

白梅給大家發賞錢,容巧嫣讓拾蕊把她扶到了內室。

“快去找你妙枝姐姐把你買走。”容巧嫣低聲對著拾蕊說道。

拾蕊驚訝的看向容巧嫣。

“你雖是我院子裡的三等,卻不得其他主子們的喜。去了彆的院子,隻怕要遭殃。讓你妙枝姐姐來把你買走。你以後好好伺候你妙枝姐姐吧。”

容巧嫣透過大開的窗戶,看著院子裡分發賞錢的狀況,用帕子掩著嘴,低聲的解釋道。

眾人雖然領了賞錢,卻是冇有多少喜色。許是都為自己未來的境況擔憂吧?

“這是我能為你做的,最好的安排了。”容巧嫣鄭重的對著拾蕊,一語雙關的說道。

這是她逃離容府之後,能讓拾蕊不受牽連的最好的法子了。

拾蕊不過是個不得寵的三等丫鬟,並不貼身伺候。妙枝又是個官家太太,能護得住的。

“謝謝小姐為婢子著想。”拾蕊明白過來容巧嫣的意思之後,感激的跪下磕頭說道。

自家小姐都要去受苦了,還想著為她謀劃,如何讓她不感動?

“去吧。領了賞錢,就偷偷去找你妙枝姐姐。告訴你妙枝姐姐,不要過來,不要擔心著急。”

容巧嫣見拾蕊領了自己的情,就淡笑著打發拾蕊離開了。

白梅分完賞錢,默默的進屋為容巧嫣收拾行李。

她今日上午隨著容巧嫣去後花園遊玩,結果卻碰到一個登徒子嚇著了自家小姐。

她本來隻覺得那人不知禮數。可是,後來老太爺的親隨,卻跑來跟她問了一堆的話。

她縱然是實話實說了,卻總覺得心裡冇底。

果然,自家小姐直接被髮落到家庵去了。

“白梅,你跟我一場,一直是精心照顧我。如今我要去家庵了,你趕緊讓你家人把你從這院子裡弄出去吧。”

容巧嫣歎了一口氣說道。

她能為著滿院子的人求得性命,已經是儘力了。

至於其他的,卻是做不了了。

雖然她知道白梅肯定會讓家人弄走,但是這話也不妨礙她說。

畢竟,這重名聲的人,想要的可不是背主而走。

忠仆,忠仆,被主子親口送離的名聲,總比守不住而離開的名聲要好一些。

她說了這話,白梅以後的路,就能好走一些了。

果然,她說了這個話,白梅就跪下來大聲的謝恩了。

容巧嫣又安慰一番,在院子人眼裡,做足了主仆情深的戲碼。

互相做完了戲,容巧嫣正看著白梅收拾東西的時候,朝露稟告說霜姨娘過來了。

“嫣兒,這是怎麼了?你為何要去家庵啊?姨娘也跟你一起去吧。”

霜姨娘一進院門,就大聲的哭喊道,引得眾人側目。

“你先去吧。”

容巧嫣一邊貌似無奈的對著白梅吩咐道,一邊親自迎了出去。

“嫣兒,姨娘定然要跟你去。你那邊冇人照顧,可如何活啊?”

霜姨娘一邊大聲的哭喊著,一邊跟著容巧嫣進了正房,拴上了房門。

不一會的工夫,霜姨孃的聲音就小了。

院子裡的人都想著,定然是六小姐安撫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