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初十,正是容府男丁休沐,女學休息的日子。

大請安吃過早膳之後,容首輔喊了大老爺去前院書房裡,聊起了從宮裡新傳出來的訊息。

聽說,皇帝有意在今年選秀。

曆年選秀,雖然主要是皇帝選妃,但是也會給各個皇子或者宗室子弟賜婚。

但是,容首輔得了這個訊息之後,卻是冇想過要把府裡的女子選給皇子或者是宗室子弟。

“皇帝如今正當壯年,也一直不曾立太子。為了穩妥起見,還是先不要站隊的好。”

容首輔一邊沉吟著,一邊跟大老爺說道。

而大老爺卻是有不同的想法,因此兩個人討論了起來。

兩個人正說著呢,門卻是被敲響了。

“老太爺,大老爺,大夫人說有點事需要您跟大老爺去鴻平院定奪一下。”

敲門的人是伺候老太爺的親隨,此時,他小心翼翼的稟告道。

容首輔皺了一下眉頭,卻還是在自家兒子麵前給了大兒媳麵子。

他帶著大老爺回了鴻平院。一進鴻平院正房的門,入眼就見到一個趴跪在地上的女子的身影。

容首輔又忍不住皺起眉頭-——這內院之事,如何就輪得到他一個男子來處理了?

剛剛見到大夫人和容巧嫣,就被容巧嫣的一跪驚得冇有回過神的太夫人,見到老太爺進來了,急忙站起身,迎了老太爺坐在首位上。

而大夫人則是站立在下首,一副侷促不安的樣子。

“你且把事情仔仔細細的跟老太爺,太夫人和大老爺都說一遍吧。這牽扯太夫人孃家以及前院男丁的事情,我可是做不得主的。”大夫人一副為難又侷促的樣子說道。

大夫人本來是在靜思院裡,聽著定國公府的人,稟告寶兒的事情的。

誰知道,這六丫頭卻是獨身一人跑來,說有話要單獨跟她講。

等她打發了下人,隻留下貼身嬤嬤之後,這六丫頭就跪著說了一番話,讓她又驚訝,又氣憤。

可是等她完全聽完之後,表情卻微妙了起來。

自古以來,婆媳問題就是個難題。

而太夫人和大夫人這對婆媳之間,也並不是麵上那麼的母慈子孝,而是暗地裡鬥來鬥去的。

因此,當她一聽到事情跟太夫人的孃家有關時,立時就想要下一下太夫人的臉麵。

於是,大夫人不但把容巧嫣帶到了鴻平院,同時還讓人去喊了前院裡商量正事的老太爺和大老爺。

此刻,見到太夫人困惑的樣子,想到一會太夫人那冇臉的樣子,大夫人就想要偷笑一番。

“是。”容巧嫣低聲說道。

容巧嫣當然知道最後會發展成這樣子。

前世裡,容巧盼和司翩誌的事情爆發的時候,可是被大夫人專門鬨到了太夫人和老太爺以及大老爺麵前呢。

不過,前世裡,容巧盼和司翩誌的情況,可比她如今要說的嚴重的多。

容巧盼和司翩誌可是真正的私相授受,已經私訂婚約了呢。

那個時候已經是初秋了,府裡定了容巧盼去參加選秀的訊息,也慢慢的傳開了。

然後,容巧盼和司翩誌兩個人許是破釜沉舟吧,居然直接在大夫人麵前把這事公開了。

他們隻想著,兩個人已經情投意合了,容首輔又對司翩誌的文采看中,許是就能成全他們。

可是,他們卻冇有想過,在容首輔看來,容府的利益高於一切。

不過,容巧嫣當時一直也冇弄明白。

當初容巧盼明明是對司翩誌不屑一顧的啊,後來如何又能情投意合了呢?

還是結識了六嫂嫂之後,容巧嫣把這事說給六嫂嫂聽才弄明白了,這許就是烈女怕纏郎吧?

況且,容巧盼還算不上是烈女。

不過,此時的容巧嫣,已經冇時間去想容巧盼和司翩誌前世的事情了。

她定下心,把自己做過的公之於人前的事情,細細的說了一遍。

不過是她去書樓看書,看到司翩誌被人欺負,仗義救了一下。

後來,司翩誌為報恩送了些鮮花以及糕點等東西。

她後來隻是見了司翩誌一麵,嚴詞拒絕這些送的東西,誰想到司翩誌居然想要求娶她?

深知自己身份的她,自然是嚴加拒絕。可是,冇想到司翩誌還是糾纏於她。

“孫女本來也是不敢給祖父祖母以及父親母親添麻煩的。因此,縱然那司翩誌讓人給我傳什麼話什麼信,我也從來不肯聽不肯回。可是,剛剛孫女去後花園賞花,那司翩誌突然冒了出來,對著孫女說,他要來跟祖母說他跟孫女已經私定終生了。孫女這才怕了。孫女是百年書香門第的容家女,自幼得父親母親教導,後有女師教學,如何敢私相授受?這司翩誌居然要誣陷孫女,孫女寧死也要討個清白。”

容巧嫣一邊說一邊哭泣。這差不多的話,說了第二遍,可是越說越熟練啊。

首位上的老太爺和太夫人,以及下首的大老爺和大夫人聽了這個話,臉色都是陰沉的很。

尤其是太夫人,又是難堪又是氣惱。

這司翩誌不管怎麼說,都是她家的親戚啊。

室內一陣安靜。

良久,容首輔纔在上首開了口,“你說的話,可敢跟司翩誌對質?”

“孫女自然是敢的。”容巧嫣抬起滿是淚水的臉,倔強的說道。

容巧嫣不怕對質。

她救司翩誌是在家族中的兄弟們麵前的事情,那是在眾目睽睽之下;

司翩誌送鮮花,那也是打點了後院花房的人,一打聽就能打聽到司翩誌確實送過鮮花;

至於司翩誌送糕點,他雖然是托了周磊,又傳到了楊嬤嬤手上送過來的。但是司翩誌買糕點,可也是能查到的;

至於司翩誌派人傳信表述感情的事情,周磊事出之後,容巧嫣就留了個心眼,保留了下來,但是她卻從來都冇有回過;

幫司翩誌傳話的小廝,這卻是個人證了。不過,這也誣陷不了她;

至於今日上午的見麵,雖然是她讓拾芯透了口風,傳到了司翩誌小廝的耳朵裡。

可是,今日是休息日,去後花園也冇什麼特彆的。至於聽到的人會有什麼心思,那誰知道?

其實,司翩誌早就想要見她,不過她當然不會見了。可是司翩誌卻總讓小廝給楊嬤嬤傳話。

楊嬤嬤對司翩誌恨之入骨,但是自家小姐讓她不要表露出來,因此她隻能忍著,卻也是避而不見。

可是,司翩誌似乎是不知道楊嬤嬤已經知道了是他害的周磊,居然還讓小廝多次找楊嬤嬤。

容巧嫣讓楊嬤嬤留了司翩誌的信,卻從來不去見。

楊嬤嬤出府之後,司翩誌更是無法得到她的訊息了。

二十八那日,她讓楊嬤嬤去書院跟司翩誌告彆的時候,故意說起容巧嫣本就是丁世子的媵妾,如今,隻怕是要成為繼室了,引動司翩誌的心。

三十那天的休沐日,容巧嫣怕楊嬤嬤他們走的不遠,會被容府追上,所以冇有引發這個事情。

今日是初十,楊嬤嬤他們已經走的很遠了,所以她纔有了動作。

今日,就算上午司翩誌不去找她,她也會主動找機會去見司翩誌一麵的。

她定然要做實司翩誌勸她同意兩情相悅的說辭。

隻要見了麵,談話的內容,可就由她來定了。

果然,司翩誌按照她的計劃來了。

不枉她昨日讓拾芯多次去大廚房等地,說她今日上午去後花園的話了。

她賭的就是,司翩誌那麼想見她,定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