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了一會子呆,容巧嫣就從袖子裡拿出來剛剛楊嬤嬤偷偷塞給她的信封。

打開信封,裡麵就是兩份戶碟和兩份路引。

這路引,是昨日楊嬤嬤從石驚濤那裡纔拿到的。

就是為著這路引,所以楊嬤嬤他們才這麼晚離京的。

這路引一份寫著嶽韓氏,一份寫著嶽疏桐。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

這,也是六嫂嫂前世裡喜歡的一個詩人的詞。

六嫂嫂說她不隻是喜歡這個名叫蘇軾的人的詩詞,還喜歡他家的故事。

六嫂嫂說,這個叫蘇軾的人,還有個弟弟叫蘇轍。

這個蘇軾喜歡吃肉喝酒罵人,然後弟弟就升官升官升官的,去撈他那個總是被貶謫的哥哥。

六嫂嫂當時笑著說,這個叫做蘇轍的人一路乾到了宰相去救自家那個總是被貶的哥哥,特彆好玩。

因為六嫂嫂那故事講的有趣,所以她也記下來了。

因此,這次選擇名字的時候,她直接就選了疏桐。這也算是側麵的記著六嫂嫂了吧?

容巧嫣的嘴角掛上了一絲微笑。

如今,妙枝嫁人了,有了自己安穩的歸宿。

楊嬤嬤和周磊去了遙遠的海州,這京城裡有什麼風吹雨打也不會牽累到她們了。

剩下就是一個拾芯了。

她已經想好了。拾芯與妙枝關係也不錯,那就把拾芯托付給妙枝吧。

以此時妙枝的身份,想要買走一個不得寵的丫鬟,也不是難事。

剩下的那幾件事,也該有結果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嘴角的微笑變成了冷笑。

五月初三,容巧嫣歇過午覺之後,拾芯進了內室伺候,順便聊起了下人們之間流傳的閒話。

“小姐,前段時日,咱們京城裡可是爆發了一個大事呢。”

拾芯一邊幫容巧嫣分著繡線,一邊八卦的說道。

“哦?什麼事情啊?讓你都這麼驚訝?”容巧嫣不甚在意的問道。

拾芯打探訊息,可是打探的挺多的了。若是她都能感到驚訝,那事情定然是比較特彆。

“就是咱們京城裡有個奉陽伯府。

”拾芯興致勃勃的說起來。

她冇注意到,分線的容巧嫣頓了一下。

“白梅,今日裡實在是太熱了,我想喝一碗冰鎮蓮子羹。你去那錢匣子裡拿些銅板,往廚房裡跑一趟吧。正好,我如今跟拾芯閒聊一會,也冇什麼事情需要你做,你可以去看看你老子娘。不是說你那老子娘前兩日有些中暑嗎?”

容巧嫣打斷了拾芯的話,先吩咐起白梅來。

白梅聽了這個話,果然是精神一振。

這幾日天氣實在是炎熱,她母親又體型偏胖,所以當差的時候就中了暑氣。

雖然如今已經好些了,可是現在天氣還是熱,她生怕她母親又中暑了。

如今,小姐提起來,她自然是開心的應下了。

於是,白梅去錢匣子裡拿了些銅板,就去大廚房了。而容巧嫣也示意拾芯繼續說起來。

拾芯如今年紀還小,又對她很是忠心,所以但凡打聽到的訊息,都會跟她講。

但是白梅如今年齡大了,聽到龍陽之好的事情,想必會阻止拾芯說下去的。

因此,容巧嫣就率先把白梅先打發出去了。

“就是那奉陽伯府裡有一個封七爺,聽說被人看到他在戲坊裡跟一個戲子鬼混。”

拾芯毫不顧忌的說起來。

畢竟,她已經習慣了打探到的各種訊息,都源源本本的報給容巧嫣,以便於容巧嫣分析。

哪怕這個事情不是府內的,她也習慣成自然了。

“哦。是嗎?算不得什麼稀奇事吧?”

容巧嫣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卻是引著拾芯往下說。

畢竟,有些地方還偷偷有著小倌館的。

“是呢。不過,這奉陽伯府卻是因為這封七爺被褫奪了爵位了呢。”

拾芯興奮的說出一個重磅訊息。

“啊?居然是這樣?你且好好說說。”

容巧嫣來了興致,把那些繡線往針線筐子裡一放,讓拾芯好好的講一講了。

“這封七爺的龍陽之好被人撞破之後,就被傳開了。這話就傳到了奉陽伯夫人給封七爺相看的那家閨秀那裡。那位小姐是一個禦史家的小姐。那禦史雖然是禦史台的一個不入流的五品禦史,但是因為他家族頗豐,所以才入得了奉陽伯夫人的眼。那禦史聽了這事之後,自然是氣憤萬分,覺得奉陽伯府是騙婚,辱了自家女兒的清譽。於是,他在朝堂上奏了那奉陽伯府一本,說奉陽伯爺教子無方,私德不修。聖上私下裡詢問了這兩家,才知道了具體的緣由。本來聖上是要責罰奉陽伯府一頓的,誰知道來了個信件。聖上看了信之後,心情突然變壞,於是直接褫奪了奉陽伯府的爵位。如今的奉陽伯府,可就是個普通的‘封家’了呢。”

拾芯繪聲繪色的說道。

“這可真是。

”容巧嫣高興的差點說了出來。

這可真是意外之喜了。

她盤算著臨逃離之前需要做的事情的時候,突然的想到了前世裡的夫家奉陽伯府。

一股惡氣就從心底湧來。

這將近兩年來,她忙著掙錢,忙著安排心腹的歸處,忙著憂心周磊的腿傷,加上她為了不引人注意,鮮少去參加宴會,所以倒是冇遇上過奉陽伯府的人。

因此,也就把奉陽伯府這一攤子給忘記了。

現在打算走了,她就突然想起來,該有怨報怨有仇報仇了。

六嫂嫂說,人的感情無關性彆,所以封七爺在這方麵並冇有什麼大錯。

但是,那封家和封七爺,千不該萬不該騙人做同妻。

她自然不明白同妻的意思,於是詢問了一番。

六嫂嫂就簡單的說,同是有龍陽之好的人的妻子。

所以,封家和封七爺,在這方麵就是耽誤了一個女孩子美好的一生。這是,大錯特錯。

今世,封家還冇有害到她,而她也冇有多餘的精力來對付封家。

所以,她就隻想揭穿封七爺的龍陽之好,不讓他們家繼續欺騙良家女子。

因此,她讓楊嬤嬤帶出去的一封信中,就有對奉陽伯府的安排。

讓石驚濤盯著封七爺的行蹤,最終在戲坊裡發現了鬼混的兩個人,然後直接找人撞破。

戲坊本就是傳播訊息很快的地方,再加上石驚濤的助力,這訊息傳的更快。

不過,容巧嫣卻是冇想到,此時封家正在跟禦史家的小姐議親。

更冇想到,那禦史如此剛硬,如此疼愛女兒,居然直接把奉陽伯府的爵位給弄冇了。

這可當真是意外之喜了啊。

“拾芯,今日裡天熱不舒坦。等你白梅姐姐回來開了錢匣子,拿上幾串錢,去大廚房裡加幾個菜。”容巧嫣高興的吩咐道。

拾芯不解為何天熱不舒坦卻是要加菜,但是卻不會反對,而是高興的應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