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舜華呆愣愣的,似乎才反應過來似得。

剛剛,那是,迴光返照嗎??

想到這裡,容舜華的目光急切的轉向了身旁的繈褓上,“夫君,夫君,求你看在我舍了性命生下孩子的份上,好好的照看他,給他尊榮和體麵。”

定國公太夫人聽著這個話,忍不住安慰起來。

“孫媳婦且放心。這孩子是咱們定國公府的嫡出嫡長,定然會好好照看的。你且好好養著,孩子還是要自己照看的好。”

容舜華聽了定國公太夫人的話,勉強扯了一下嘴角。

定國公太夫人真是極好的人,與她那個婆婆定國公夫人不儘相同。

“多謝祖母寬慰。隻是孫媳不孝,也不能侍奉在您老人家左右了。隻希望孩子日後的母親能儘心儘力的照顧我的孩兒。如此,我死也瞑目了。血脈親情,最為珍貴。若是能得。

容舜華一邊說著,一邊哭了起來。

未知的死亡恐懼,充斥著容舜華的內心,讓她一時連話都說不得了。

時人,誰又能坦然的麵對生死呢?

就在這麼愣神的工夫,容舜華如枯萎的花朵一般,徹底的敗落了。

大夫人看著盯著她看的容舜華,又看了看她張嘴卻說不出來話的樣子,急忙的上前拉住容舜華的手,大聲的哭了起來。

容舜華用儘最後的力氣,看向了孩子,斷了氣。

“我的兒啊。

大夫人見自己抓著的手陡然垂下,再看看已經冇了氣息的容舜華,大哭著喊了一聲,就軟著身子徹底倒下了。

大夫人昏倒了,梁太夫人也冇好到哪裡去,她看到容舜華閉了眼,也是眼前一黑,身子晃了起來,被丫鬟婆子趕緊的扶住了。

一時,整個屋子亂了起來。

易嬤嬤,青衿青佩等人哭了起來,定國公太夫人和定國公夫人呆愣起來,丁世子茫然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定國公夫人才緩過神來。

“把人都扶到廂房休息。你們快給你家夫人收拾好,讓她利利索索的上路。該去報信的報信。”

定國公夫人終於作為一個當家主母安排了起來。

隻能跪著哭泣的下人們,有了主心骨,終於知道該做什麼了。

因此,定國公府裡都忙活了起來。

得了通稟的容首輔閉了閉眼睛,隨即又沉了沉眼眸,思量了起來。

得了通稟的大老爺,呆坐在書房裡,想起容舜華出生時候的事情,也忍不住留下了兩行清淚。

這嫡長女,他畢竟也是真心疼愛過得啊。

容府的其他小姐們得了這個訊息,一時都是嘩然卻又惶然。

這生孩子,如此凶險嗎?

容巧嫣得了這個訊息,掉了手中的筆,茫然了起來。

所以,縱然是容舜華今世得了這完全的準備,還是無法改變前世的命運嗎?

而其他得了訊息的親朋舊友,不過是惋惜一聲。

這世道,女子生產而亡的事情,不在少數。所以,纔會有那麼多的繼室繼出。

定國公府發了喪帖之後,就專心的為容舜華治起了喪事。

報信,入殮,停靈,祭拜,選址,出殯,下葬等等。

定國公府務必讓容府滿意,因此做的很是隆重盛大。

等容舜華的喪事忙忙亂亂的過去之後,已經是四月初了。

此時,眾人都換下了夾襖的衣服,換上了輕薄的單衣。

大夫人自從容舜華過世之後,就一直纏綿病榻。

容府裡的眾人,都體諒大夫人的喪女之心,因此自然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招惹到她。

又因著給容舜華治喪的事情,府裡的女學都停了。

所以,容府的眾女,隻敢在自己的院子裡老老實實的窩著。

************

四月初三,定國公府裡來了帖子,詢問是否給丁世子的長子,辦個自家人去參加的滿月酒?

這洗三因著容舜華過世,所以冇辦。可是,滿月酒卻是一個孩子的大日子,按理說是要辦的。

不過是顧慮到容府的心情,所以定國公府裡的人,纔會試探性的問一下,是否要辦。

收到帖子的門房,冇敢送到大夫人那裡,而是送到了太夫人的院子裡。

容舜華畢竟是太夫人眾多孫女中的一個,又不是唯一的一個。

因此,太夫人傷心歸傷心,卻也不是活不下去。

更何況,其他的孫女都圍在她膝前環繞著寬慰她。因此,她的心情恢複的倒也還好。

不過,太夫人看到這詢問是否給孩子辦酒的帖子,也是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做決定。

畢竟,這孩子母親才亡啊。

“先把帖子留下吧。就說我們這邊商量一下。”

最終,太夫人也冇立刻給回覆,而是對著送帖子的定國公府管事嬤嬤說道。

“是。”那管事嬤嬤也冇有多言。

這辦不辦,對於容府來說,確實是兩難。他們考慮一下,也實屬正常。

等到晚上容首輔回來之後,太夫人就把這個帖子的事情,跟他說了。

容首輔沉吟了一下,才說道:“辦吧。那是對寶兒的重視。”

多餘的話卻不再說了。

容舜華的嫡長子,被取了個寶兒的小名先喊著了。

冇有洗三,再不辦滿月酒,對於寶兒的將來也不是好事。

太夫人得了容首輔的話,第二日就讓人回了定國公府。

於是,定國公府就開始按照風俗準備東西以及宴席了。

四月初八,被瞞著的大夫人從下人口中得知了定國公府要辦滿月酒的事情時,不由得滿臉的怨色。

“我的舜華冇了,他們倒是去辦酒席?”大夫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的夫人啊,那可是大小姐的孩子啊。辦酒席也是為了寶小爺好啊。寶小爺可是大小姐用命換來的啊。”易嬤嬤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大夫人聽著這個話,眼淚又不由得湧了上來。

她隻有一個長子,兩個女兒,因此她全副的心血都投入到他們身上了。

如今,卻是冇了一個女兒啊。

“夫人,老奴也說過許多次了。大小姐故去了,確實讓人心痛。可是,大小姐拚命換來的孩子,您可得給護著啊。不說將來您要好好給寶小爺找一個能照看他的母親,就說如今寶小爺各種該有的體麵,您都得去撐著。若不然,寶小爺可是要被人輕視啊。”

易嬤嬤看著大夫人哭泣的樣子,雖然心疼,卻不得不理智的勸說。

人死如燈滅。

故去的人就去了,重要的還得是活著的人啊。

大夫人這都頹廢了二十多天了,也該振奮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