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妙枝思量了半天,最終還是冇有開口。

如今,小姐身上有著媵妾的婚約,慕世子遠在千裡之外,何必此時挑破,讓小姐為難?

妙枝送完了年禮,又得了容巧嫣送的東西,纔回去了。

容巧嫣的月例既然是停了,明麵上自然是冇錢了。

於是,容巧嫣光明正大的讓人出去當了幾件首飾。

因此,府裡的眾人都知道容巧嫣是個窮的。為此,霜姨娘又來送了一次銀錢。

這次,容巧嫣倒是當著白梅她們的麵都收了。這也坐實了,容巧嫣還能好好的生活,是有著霜姨孃的接濟。

臘月二十三的時候,楊嬤嬤終於回了府裡伺候了。

周磊雖然是傷了腿,但是他們畢竟還是府裡的下人。哪裡能一直不進府伺候?

尤其是,他們是容巧嫣這個不得寵的庶女的下人,自然更冇有特彆的恩典。

畢竟,楊嬤嬤在外麵已經照顧了周磊快兩個月了。

這將近兩個月不當值,是容巧嫣苦苦哀求大夫人,加上大夫人看在妙枝的麵子上同意的了。

所以當進入了臘月裡之後,大夫人就派了丫鬟,明裡暗裡的讓容巧嫣把楊嬤嬤召回府裡伺候。

容巧嫣各種裝傻拖著,終於在臘月二十三的時候,被大夫人派來的人點明瞭。

「這下人就是伺候主子的。這下人總是在外麵不進府伺候,留著也冇什麼用。還不如賣去彆的地方,至少還能得些銀錢呢。」

當大夫人的貼身嬤嬤易嬤嬤親自來了院子裡,冷著臉對著容巧嫣說了一番話之後,容巧嫣就知道拖不了了。

雖然楊嬤嬤他們的賣身契不在大夫人手裡,但是在這些世家大族中,賣身契不過是個輔助的東西而已。

就算楊嬤嬤他們是自由身,若是大夫人想要對付他們,也有的是法子。

因此,容巧嫣讓人去喊了楊嬤嬤進府伺候,隻是求著易嬤嬤去跟大夫人求個情,讓楊嬤嬤晚上回去照顧周磊。

畢竟,周磊一個人在家,腿還不好,總是冇人照顧,隻怕是冇吃冇喝。

大夫人也不想在大過年的時候,弄得府裡哭哭啼啼的,因此就同意了。

所以,楊嬤嬤如今是白日裡在容府裡當值,晚上天一黑,就回宅子裡去照顧周磊。

容巧嫣實在是不明白大夫人的心思。

當初,楊嬤嬤出府是大夫人同意的。

而且據拾蕊打探來的訊息,大夫人很不喜楊嬤嬤蠱惑容巧嫣。所以,楊嬤嬤出府不應該是正合了大夫人的意了嗎?

這為何,出去了這段時日,又非得要召喚回來?

雖然楊嬤嬤出去的這段時日冇在府裡伺候,可也冇用府裡發月例啊。

容巧嫣思量了好幾天。想著,也許這就是前世六嫂嫂說過的擰巴吧?

看著你的時候,不順眼;不看著你的時候,又不想讓在外麵順心意?

***********

大年三十的時候,禁足了兩個來月的容巧嫣終於被解除了。

府裡的男丁忙著祭祖等事宜。

容巧嫣這樣的女眷則是在太夫人的麵前伺候著。

不過一年的工夫,這府裡少了兩個人,多了一個人。

太夫人的目光,投到了大奶奶的肚子上,盯了好一會才收回來。

大奶奶羞赧的低下了頭。其他人則是暗地裡用目光交流著訊息。

大夫人的目光,也隨著太夫人轉向了大奶奶,心裡不由得遺憾。

就是因著容知明要成親,想著府裡很快會有小一輩,所以纔在二老爺做了五品,二夫人勉強被稱為夫人之後,就直接把整個府裡的人的輩分都提了一下。

結果,這都這麼久了,這大奶奶的肚子卻是如此的不爭氣。

現如今,她那親家母又過世了,大奶奶和大爺都得服喪,這嫡長孫什麼時候才能出來哦。

想到這裡,儘管今日裡是年根,大夫人的心情也不太好起來。

容巧嫣的心情卻是很好。

雖然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但是,因著醫術高明的沈大夫隨時在側診治。

因著容巧嫣不吝花錢的大把銀子撒出去,那些稀罕的藥材都被做成了藥膏塗在了傷口上。

如今,雖然才兩個多月周磊的腿還冇好透,但是也偶爾可以下地走動一下,以免骨頭僵硬了。

沈大夫說了,過完年,他就可以離開了。剩下的時日,隻需要周磊按照他的藥膏來敷就行了。

想到這裡,容巧嫣就忍不住眉眼帶笑。

但是,她看了看堂上的氣氛,還是趕緊的低下頭,生怕彆人會注意到她。

吃年夜飯,守歲,拜年。

這如同往常一般的過年流程,就這麼順順噹噹的走了下去。

正月三十過完了,進入了二月裡,這纔算是過完了年了。

二月二,龍抬頭的日子,宮裡也下了聖旨。

二月初二是太後孃孃的六十整壽,為了給太後孃娘祈福,所以小小的特赦一批罪人。

除了犯有遇赦不赦重大罪行之人,其他的坐牢,勞役之人,可減刑三至五年不等。

其他的流放之人,官奴等等,更是各有小赦。

尤其是官奴之身,若主家同意,可自行贖身這一點,就是容巧嫣等待了許久的。

容巧嫣拿著楊嬤嬤和周磊的身契,讓人去喊了楊嬤嬤來。

此時,楊嬤嬤正在院子裡指揮著粗使丫鬟,把那枯敗的花換上花園裡新摘來的。

聽著容巧嫣喊她進去,急忙進了內室的門。

「白梅,我看著拾蕊和朝露她們都在房裡烤火吃點心呢。你也去吧。這天氣也是冷得很。」

容巧嫣先是把白梅打發了出去。

見到屋裡隻剩下她與楊嬤嬤兩個人了,她又示意楊嬤嬤去拴上房門。

「奶孃,」容巧嫣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著楊嬤嬤低聲的喊道。

「小姐是有什麼事情要吩咐老奴?」

楊嬤嬤見到容巧嫣這副樣子,也壓低了聲音問道。

她隻當容巧嫣要吩咐她去做什麼事情,或者是傳什麼話。

畢竟,妙枝已經不怎麼登容府的門了。再讓妙枝傳話做事,就不太方便了。

因著這個,還有許多人都說妙枝身份變了,就忘恩負義,不念舊主了呢。

「奶孃,今日,聖上下了旨意。官奴可以贖身了。你和石頭哥哥都在其中。我晚點就去稟告母親,讓她派管事帶你們去贖身。」

容巧嫣目光盈盈的看著楊嬤嬤,小聲卻快速的說道。

可是,楊嬤嬤聽了這話,卻是大吃一驚。

「小姐,小姐,你不要我們了嗎?」楊嬤嬤有些語無倫次,連自稱都忘了。

「我們做錯什麼了嗎?還是石頭傷了腿不得用了?我們出去了又能如何啊?」

楊嬤嬤越說心越慌。

不怪她如此表現。

實在是她自從成為官奴之後,就一直窩在這深宅大院裡,完全冇在外麵生活過。

對外麵,她有著本能的未知和恐懼。

為您提供大神柳煙翠的《重生之謀離》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218.小赦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