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妙枝,容巧嫣也不在廊下站著了,而是進了內室榻上坐著發呆。

白梅順著容巧嫣的目光看過去。

鏤空的雕花窗格上,糊著一層厚厚的油窗紙。

因著下雪,所以哪怕外麵是明亮的天,也顯得灰濛濛的,實在是冇什麼可看的。

容巧嫣卻是冇注意到白梅的打量。

她如今,終於有時間好好的思量司翩誌的事情了。

她曾經想過的,對司翩誌好一些,感化了他,那將來司翩誌就不會覆滅容府滿門了。

可是,她做到了,但是司翩誌似乎還在往前世的路上走了?

司翩誌如前世一般的結識了司大監,甚至動用了司大監的勢力,開始為他的私心謀害他人?

周磊與司翩誌不但是毫無過節,而且還幫他良多,就這樣,還莫名的被傷害了?

那麼,屢次拒絕司翩誌的自己,曾經欺辱過司翩誌的容府子弟,就真的能避過嗎?

所以,即便改變了開頭,也改變不了結局嗎?

容府養她十幾載,那她就在離開之前,為容府除了這個禍根,算是她對容府的回報吧。

想到這裡,容巧嫣的眼神堅定了起來。

不過。。。。

想到之前閃過的念頭,容巧嫣的思緒一頓:處理司翩誌的時候,是不是可以一舉兩得呢?

靜思院裡,大夫人聽著大老爺的親隨轉述大老爺的話,有些不以為然。

「不過是一個侍衛而已,當得了什麼啊?」

「是。那燕公子確實是一個侍衛。不過卻是慕世子的侍衛。那慕世子在聖上和太後孃娘麵前的地位,可是比他老子睿王爺更高呢。更不用說,慕世子的外祖父雲太傅,不但是帝師,如今在聖上麵前也甚為得用。慕世子的外祖母雲太夫人,也是太後孃孃的閨中密友。」

大老爺的親隨弓著腰,陪著笑臉回著大夫人。

「咱們家老太爺那可是內閣的首輔。這雖然比不上慕世子那樣的皇親貴胄,但是那燕公子不過是個小小的侍衛而已。。。」

大夫人易氏未竟的話語裡,有著眾所周知的意思。

「夫人說的是。隻是,閻王好見,小鬼難纏。若是慕世子的貼身侍衛總是說些小話,對府裡也不甚好。大老爺的意思是,也不必對那侍衛如何的高看。隻是那侍衛的娘子,若是來探望六小姐的話,也不必總是阻攔了。」

那親隨傳著大老爺的話,大夫人皺了皺眉頭,心裡有些不悅。

那妙枝如今雖然贖身出去了,那也是從府裡出去的。自己想要阻攔一個往日府裡的丫鬟上門都還不行?

那親隨是伺候在大老爺身邊的,自然也會察言觀色。

看到大夫人不虞的神色,又小心翼翼的說了下,這是大老爺的意思。

大夫人的眉頭又皺了皺,終於不情不願的點頭同意了。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這冬日的大雪,下了又停了。

在臘月初十的時候,妙枝又上門了。

這次,雖然不是容巧嫣讓她來的,卻也是她光明正大來的。

這快要過年了,出府的下人來給主子送點節禮,請個安,可是正常的事情啊。

因此,當妙枝帶著抬東西的婆子踏入星若苑時,容巧嫣看著那兩個箱子皺起了眉頭。

「你能有多少東西?就巴巴的給我送來?等走的時候,再帶回去。」

容巧嫣等著下人都走了,纔對著妙枝說道。

妙枝見到此時室內隻有她們兩個人了,也知道拾蕊在門口守著,於是先輕輕的說道:「這個箱子裡,是我們送的年禮。裡麵是我給小姐做的一些衣裳鞋襪之類的。還有,一些特彆的吃食和外麵時興的小東西。是我們的一點心意。小姐,切勿推辭。」

妙枝一邊說,一邊打開了其中一口箱子,從裡麵拿出來東西。

果真是衣服鞋襪荷包,果子點心蜜餞等吃***巧的手爐,時興的把玩之類的東西。

容巧嫣的目光又轉向了另外一個箱子。

妙枝卻是冇有直接打開箱子,而是先悄悄的附在了容巧嫣的耳邊說道:「那個箱子裡,是世子給您送的年禮,說是邊關的一些特產。」

容巧嫣聽完這話,驚訝的轉頭看向了妙枝。她可冇想著給慕雲錚準備年禮啊。

隻見妙枝點點頭。然後,就去打開了那箱子,讓容巧嫣點看。

裡麵是一些稀奇的木頭擺件玩偶,一些乾果堅果乾菜,還有頗具特色的發冠首飾之類的東西。

看起來,確實不像是京城的東西。

容巧嫣一一看完,見冇有特彆貴重的東西,這才放下了心。

這慕雲錚,倒是會為她的處境考慮了。知道即便是送了貴的東西,她這裡也留不住。

「還有這個。這個是世子專門叮囑給您的東西。」妙枝好奇的把一個小盒子遞給了容巧嫣。

容巧嫣不由得猜測起來。

但是,她看到妙枝好奇的樣子時,不想給人留下私相授受的想法,還是決定當麵打開。

決定裡麵若是貴重的東西,就讓妙枝立時退回去。

可是,裡麵卻是一封信以及一朵乾花,一根底部連在一起枯掉的樹枝。

除此之外,彆無他物。

這,可是讓容巧嫣與妙枝都奇怪了。

千裡迢迢的送個樹枝來?這是什麼操作?

容巧嫣猶豫了一會,還是打開了慕雲錚的信。

裡麵寫了慕雲錚快馬加鞭的趕到了北地,去了一個叫做希寧鎮的靠近最邊關的地方。

去了之後,他就去了平國公的鎮北軍中任職了。

因為要熟悉軍隊裡的情況,加之今年北地收成不好,蠻人犯邊格外的早,所以慕雲錚一直都忙忙碌碌的。

加之邊關戰亂,通訊不易,這還是趁著年前給宮裡送節禮,才寫了信通過驛站送過來的。

這些特產,都是他抽空去北地的集市上蒐羅的。

雖然有特色,卻不貴重不打眼,所以送來給她把玩。

他說雖然北地皮毛極好,但是他擔心那些東西即便是送來,也到不了她的手裡,所以冇送。

最後,信裡才說道,那盒子裡的樹枝和花是從北地最有名的樹------------木希樹上摘的。

這木希樹,耐寒,抗旱。

即便在北地這麼嚴寒的情況下,也會常綠。每年冬日,還會開出這種白色的木希花。

所以,木希樹被北地的人看做希望之樹,起了這個樸素而有寓意的名字:木希樹。

慕雲錚覺得這樹很特彆,很堅韌,所以特地折了花和樹枝,送來給容巧嫣看看。

容巧嫣看完了信,心裡總覺得怪怪的。

千裡迢迢,就為了讓她看一株特彆的樹枝?還當做了節禮?

而一旁的妙枝,聽著自家小姐說了這盒子裡的樹枝和花的名字和來曆之後,臉上的神色卻變得奇怪了起來。

她怕被容巧嫣看見,急忙的低下頭,佯做整理東西。

或許是因為她聽自家夫君說起過世子的心思,她聽到這個樹名的第一反應就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這,可不就是合了世子的心思嗎?

為您提供大神柳煙翠的《重生之謀離》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217.年禮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