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妙枝姐姐來看您了。」

拾蕊想到身後的人,轉換了情緒,興高采烈的說道。

容巧嫣抬頭看去,隻見妙枝越過拾蕊快步走了過來。

她腳步一動,就想要迎上去。最終,她看了看院子裡打掃的下人,理智壓過了衝動。

容巧嫣穩穩的站著看著妙枝走過來,對自己行禮請安。

「你,今日裡這是得閒了?」容巧嫣的眼中滿是疑惑不解。

妙枝明白了容巧嫣的意思。

是啊,她求見了好幾次,但是都被大夫人使人給打發走了。

雖然,她偶爾能偷偷的在後門見一下拾蕊,說幾句話,但是到底不能說太詳細。

今日裡,她終於踏進了府門,進入了小姐的院中了。

「是。小姐,婢子今日裡來給小姐請安。」妙枝壓抑著激動說道。

「哎吆。燕太太這話說得。您如今可是貴人,哪裡還能再自稱婢子?」

陪著妙枝一起進來的,卻是大夫人院裡的一個婆子,人稱管媽媽的。

這管媽媽雖然不如易嬤嬤得用,到底也是大夫人院子裡的人。

這卻是奇怪了,大夫人的人居然親自領著妙枝進來?

容巧嫣更是疑惑了。剛剛她的注意力都在妙枝身上,這人說了話,她才注意到呢。

妙枝此刻自然是不方便解釋,她聽了管媽媽的話,笑了笑。然後,從荷包裡拿出來幾個銅板遞給了管媽媽。

「勞煩媽媽帶路了。這些小錢,請媽媽喝個茶水吧。」

那管媽媽笑嗬嗬的接了賞錢,又行了禮,然後就離開了。

等著外人走了,妙枝急忙上前扶了容巧嫣進了內室裡。

白梅到底是大丫鬟,很有眼色的,知道自家小姐此刻是想要跟妙枝說些貼心話。

因此,她帶著小丫鬟們上了茶水和點心之後,就回了自己的房裡去了。

而拾蕊卻是冇有眼神似得,不回自己房裡,反倒是坐在了廊下門口分起了繡線。

妙枝看著白梅帶著人都出去了,她親自去栓了正房的門,見拾蕊在廊下守著,才放心的進了內室裡。

「小姐,婢子終於見著你了。」妙枝激動的開口說道。

「好了,咱們快點說正事吧。」容巧嫣也激動。但是,她擔心妙枝留不久,正事說不完。

「是。」妙枝聽著這個話,也壓下激動的情緒,思量著組織語言說了起來。

「周家哥哥受傷是司翩誌做的。」

妙枝開頭第一句話,就讓容巧嫣驚訝的立時站了起來。

妙枝急忙站起來去扶她,容巧嫣仿若未覺,兀自發呆。

當日,她隻是覺得,司翩誌讓人把周磊抬回府裡而不抬去醫館,有些不合常理,倒也冇想過是他打的周磊。

畢竟,他們兩個人冇什麼矛盾啊。

許久,容巧嫣才緩過神,拉著妙枝坐了下來。

「他為何會打傷石頭哥哥?他與石頭哥哥可是冇矛盾啊?」容巧嫣皺著眉頭問道。

妙枝見容巧嫣緩過神來了,也覺得這事奇怪,「不知。這卻是查不出來。」

「燕衛是請禦探司的人幫忙查的吧?也查不出來原因嗎?」容巧嫣揚起頭不解的問道。

禦探司啊,羽翎軍的禦探司,可是專司調查事情的啊,這種事也查不出來?

妙枝沉吟了一下,細細的回想了燕衛說過的話。

「是。是禦探司的人抽空查的。他們確實是查不出來緣由。周家哥哥不但是冇有得罪過司翩誌,還得了小姐的囑托,去幫過司翩誌。實在是不明白司翩誌為何要對付周家哥哥。」

「不過。。。。」妙枝話鋒一轉。

「不過,禦探司的人從司翩誌的字簍裡,發現了幾個團著扔了的紙團。猜測是那司翩誌寫的,所以就抄了下來。上麵寫了一些字,但是夫君他們也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妙枝一邊說,一邊拿出一張寫著字的紙。

容巧嫣急忙打開去看,隻見上麵零星的寫著:「為何看他?他該死!」

「為何對他笑?他該死!」

「為何對他說那麼多,卻不理我?他該死!」

「你的眼裡應該隻有我。有誰,誰就該死!」

「他腿斷了,活該!」

還有這一個大大的「殺」字!

容巧嫣看完這張紙,一時有些茫然。

她的心裡有些猜測,但是又不是很確定。

這個「你」是指她嗎?那「他」肯定是周磊。

因為周磊腿斷了。可是,自己不過是看他,跟他說笑,多麼正常的事情啊?

難不成自己還要橫眉冷眼對彆人不成?

更何況,周磊是自己的奶哥哥,自己與他十多年的兄妹之情,說說笑笑豈不是很正常?

為何自己的眼裡就隻該有他司翩誌?

就因為他曾經說過喜歡自己?就因為他曾經跟自己提過親?

不過,這些隻是自己的猜測,也許事實不是這樣?

一時不敢確定的容巧嫣,也不糾結原因了。

「那司翩誌是如何做的?」不管原因如何,既然做了傷害石頭哥哥的事情,那就是她的仇人。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牽扯到了司翩誌的一些私事。婢子這就跟您從頭仔細的說說。」

妙枝一邊仔細的組織語言,一邊說了起來。

原來,司翩誌八月初的時候,無意中結識了四皇子的貼身太監司大監。

那司大監為著幫四皇子籠絡人才,因此常常喬裝打扮了去參加一些文人的聚會。

而司翩誌為著出人頭地,所以經常的參加文人聚會,想著是多認識一些大人們。

一個有心,一個有意,所以司翩誌與司大監就結識了。

又因為司大監跟司翩誌同樣姓司,兩個人就論起了五百年前是一家,所以司翩誌愈發的討好起司大監來。

彼時,司大監已經認了許多的義子。

而司翩誌終於憑藉努力,也得了被司大監認作義子的承諾。

可惜,司大監的義子頗多,不管是文人,還是武將,還是宮裡的太監都有。

因此,司翩誌為了能得司大監重視很是伏小做低,甚至親自替司大監嘗藥,取肉做藥引。

他的這番做派,倒是愈發的得司大監看重。

這次,司翩誌想要對付周磊,就借用司大監的名義收買了混混來打了周磊。

那混混頭領被司翩誌用司大監給鎮住了,自然是不敢隨便亂說。

可是禦探司的人自有法子撬開他們的口,所以得知了這個情況。

聽混混頭領說,他們自然是不敢打死人的,所以打傷了周磊就走了。

誰知道那頭領返回去偷看的時候,卻發現司翩誌正發狠拿著棍子打周磊,被人撞破才跑了。

就因為這不專業的打法,差點出了人命,也讓混混們心驚膽戰不已。

畢竟,教訓人和把人教訓死,可是兩種不同的懲罰啊。

為您提供大神柳煙翠的《重生之謀離》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215.是他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