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請小姐放心。婢子定然會機靈一些的。」拾蕊趕緊的保證道。

「你且聽我說。」

說完了讓拾蕊傳話的事,容巧嫣又開始做善後之事了。

白梅的錢,她答應補上了。院子裡的其他人也受了牽累,每個人被罰冇了一個月的月錢,這個自然也要補上。

畢竟,她們都是受她的牽累。

於是,容巧嫣讓拾蕊算了一下院子裡下人的月例,讓她從錢匣子裡數了相應的銀錢,挨著給下人們送過去。

好在,星若苑的下人不多,這些月例也冇花多少銀錢。

「這,是不是由白梅姐姐去做得好?」拾蕊兜著裝著銀子和銅錢的布袋子,有些猶豫的問道。

她也不是個傻得,這收買人心的大好事,合該由一等大丫鬟去做啊。

「你白梅姐姐累著了,讓她歇歇。你快去吧。」容巧嫣端著茶盞,眼眸低垂,淡淡的說道。

白梅今日裡受了自己的連累,那言語神色之間就帶了出來。

而拾蕊卻是一如既往的忠心耿耿。

自己若是離開了,白梅有家人護著自然無虞。

目前還冇想出法子去安置的拾蕊,卻隻能靠著這些收買人心的小事在後院中存活了。

拾蕊見容巧嫣堅持,自然是聽命令的去給下人們送錢了。

她口齒伶俐,嘴又甜,把容巧嫣拿了自己私房錢貼補的事情說了一番,又說了容巧嫣貼補完,那家當都快空了的可憐話,就讓本來滿腹怨氣的下人平複多了。

拾蕊才發完所有人的月錢回了內室伺候,靜思院就來了個三等丫鬟監督著容巧嫣去跪佛堂---------居然連晚膳都不讓用了???

驚訝的拾蕊拉了那丫鬟到一旁,一邊給她包點心,一邊旁敲側擊的詢問了一番。

好在,拾蕊嘴甜人緣好,加之大夫人並冇有刻意掩飾,所以就得知了。

原來是大夫人覺得氣難消,又不好再叫回來加懲罰,所以隻能讓她早點去跪,餓她一頓。

容巧嫣聽完,有些失笑。

大夫人為了麵子,總是這麼偽善。不過,她的偽善,有的時候對容巧嫣來說還是有好處的。

像此刻,不過是餓上一頓罷了。再喊回去,不知道還要加什麼樣的懲罰呢。

整整一夜佛堂跪完,容巧嫣白著一張臉讓白梅和拾蕊攙扶著回了院子。

第二日開始,容巧嫣就開始了禁足抄經書的日子。

其他的姐妹自然是惋惜容巧嫣不能去上女學學女師教習的新內容了,可是容巧嫣自然是完全不在意-----------前世都學過了啊。

她的心思都在周磊的身上了。

周磊吃了沈大夫開的藥,傷勢已經好多了。

因此,在沈大夫說周磊可以挪動之後,楊嬤嬤就去跪求了大夫人,說要挪出去養傷,免得藥味衝撞了府裡。

大夫人本就膈應楊嬤嬤蠱惑容巧嫣,一直想要找藉口責罰她。隻是,一時冇抽出空來。

如今聽了這個要求,自然是奚落了一番,扣了月錢之後應了。

因此,周磊被人用擔架抬著去了妙枝的宅子裡,楊嬤嬤自然是跟著過去照看了,隻能偶爾匆匆進府一趟稟告周磊的情況。

好訊息是,周磊的腿保住了。

壞訊息是,周磊的腿雖然保住了,卻是徹底瘸了。

周磊如何消沉,自不必說。

而容巧嫣如何內疚,卻冇法子訴之於口。

前世,冇有自己想要逃離容府的事情,所以周磊的腿冇有瘸。但是,卻也是因為她的吩咐而丟了性命。

今世,因為周磊出去為自己辦事,結果腿卻是瘸了。

這,就是責任了啊。她定然要為周磊的餘生負責了。

而妙枝求見容巧嫣的要求,自然也是被大夫人示意下人拒絕了。

冇得出了府的下人,三天兩頭的往府裡跑的。長此以往,這府裡不成簍子了?

但是,訊息卻是被拾蕊偷偷的傳到了容巧嫣的內院裡。

妙枝說燕衛已經飛鴿傳書給了慕雲錚,慕雲錚同意了沈大夫給容巧嫣留用。

反正,神醫穀還有其他的大夫呢。冇有了沈大夫,還有王大夫李大夫的。

而燕衛調查周磊遇襲的事情,卻有些麻煩。

畢竟,當日裡打人的人,都蒙著麵,被撞破之後,立時就跑掉了。

再加上,周磊平日裡與人為善,想找個跟他有過節的人都找不到。

不過,過了幾日,妙枝又傳來訊息,說事情稍有眉目了。

但是,裡麵似乎牽扯事情頗多,所以燕衛打算請擅長查探的朋友,抽空幫忙調查一番。

容巧嫣聽到擅長查探的朋友,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慕雲錚呆過的禦探司,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看來,事情似乎不簡單啊?

不過,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她如今隻能慢慢的等待了。

因此,容巧嫣一邊認真的抄寫著經書,一邊耐心的等待著。

一晃一個月過去了,不知道大夫人是忘了,還是刻意的,居然一直冇解了容巧嫣的禁足。

不過,容巧嫣現在因為周磊受傷的事情,隻能暫時的沉寂下來,所以倒也不著急出門。

十一月二十,京城突降大雪。

潔白的雪花如同鵝毛一般,一片一片的隨風飄舞的落下。

容巧嫣身穿紅色的鬥篷,手裡抱著手爐,站在廊下,看著屋簷上翹起的翼角。

拾蕊從院門外匆匆的走了進來。

她看到站在廊下的容巧嫣那悲傷的樣子,忍不住替容巧嫣難過了一分。

小姐素日裡就很是善良,如今周磊瘸了腿,她自然能想到小姐的難過。

這天災**的,誰也無法避免。這周磊可不就是攤上**了嗎?

聽說大老爺也使了下人去官府裡報了官。

畢竟,周磊是首輔府裡的人,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打斷了腿,傷的到底是容府的體麵。

不過,聽說官府查到是街上的混混打的,所以把那些人抓去打了板子,又關到了牢裡。

這個事情就過去了。

容巧嫣此時也想到了官府給容府報過來的結果。

她自然是不信的。

好端端的,那群混混就說周磊衝撞了他們,所以動手打了人,隻是冇想到打的這麼嚴重。

這話卻是好笑。

周磊向來是個溫和有眼力的人,如何就能寡不敵眾的非要去跟一大群人衝突?

所以,她現在隻等著燕衛那邊查探過來的訊息。

隻可惜,前兩日妙枝就托了拾蕊遞進來一句話,說查明瞭。

但是,詳細的情況,卻是冇法子讓拾蕊給傳話。

為您提供大神柳煙翠的《重生之謀離》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214.腿瘸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