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回去之後,拜托燕衛去查查石頭哥哥遇襲的事情。」容巧嫣快速的在妙枝的耳邊說道。

妙枝聽了這話,趕緊點點頭。

她就知道小姐不會放過傷害周磊的人的。

容巧嫣臉色冷冷的,「我手裡冇人去查,府裡估計也不會太上心去查,隻能讓燕衛幫忙了。」

府裡不會重視一個下人被打的,周磊的公道隻能靠她來給討回。

隻是冇想到,又要麻煩到慕雲錚的人了。這個人情,還得記到慕雲錚的頭上。

想要這裡,容巧嫣又苦笑了起來。

本想兩清,卻越來越不清,不知道該如何的報答慕雲錚啊?

容巧嫣見到妙枝應了,於是說起來今日裡妙枝過來得快的情況。

「這也是巧了。這位沈大夫是神醫穀的人,最擅長外傷。所以,被召來準備去邊關助力世子爺的。沈大夫來京城是打算采買了藥材之後,再去邊關的。他今日剛到京城來找了燕衛,兩個人正在家裡商量呢,結果拾蕊過來了。」妙枝輕聲釋疑道。

「這些事情,你都知曉?」容巧嫣對於妙枝的地位不由得肅然了。

要知道,這尋常男子外麵的事情,可不會去跟後院女子說。

「尋常自然是不知道的。今日來的路上,夫君想到你會詢問,所以事無钜細的告訴了我,讓我稟告於您。」妙枝笑著解釋道。

燕衛的猜測既然都能告訴自己兄弟,自然也會告知自家娘子。

妙枝初初聽到慕世子有意於自己小姐的時候,忍不住嚇了一跳。

等聽到燕衛說慕世子想要娶自家小姐時,她實在是忍不住反駁了。

燕衛之前是暗衛,許是不明白這些世家規矩。可是,她作為內院女子,可是知道的。

這門戶可是太懸殊了。

不過,燕衛堅持他的想法,所以對於容巧嫣如同對待主母一般尊敬。

這對於容巧嫣來說是好事,妙枝自然不會反對。

容巧嫣聽到沈大夫也是慕雲錚的人時,連苦笑都不會了。

得,又欠了個大人情!

可是為了周磊,她不得不欠這個人情。

「我見燕衛不方便。你給傳個話吧。就說我請他給慕世子傳個信,想要多留沈大夫一段時日給石頭哥哥看腿。就說,我欠慕世子一個人情。」容巧嫣有些無奈的低聲說道。

欠人情,也要還的啊,可是自己有什麼能還的呢?

「是,小姐。」妙枝低聲應道。

兩個人說完了話,容巧嫣就快步的敲門進了房內去看周磊了。

隻見周磊臉色慘白的躺在床上睡著,卻是睡不安穩的樣子。

「沈大夫給用了藥,石頭才能睡得著的。最開始的時候,他一直疼的直咬牙。」

楊嬤嬤用布巾沾著溫水,輕輕的給周磊擦著汗,心痛的低聲說著。

容巧嫣聽了,都不知道該如何安慰楊嬤嬤了。

「府裡的府醫,非得說石頭的腿保不住了,要給鋸掉。沈大夫不同意。兩個人吵了幾句,府醫就氣沖沖的走了。」

楊嬤嬤又說起來府醫給周磊看診的情況。

容巧嫣她們才明白為什麼府醫那麼怒氣沖天的走了。

楊嬤嬤又絮絮叨叨的說了一番給周磊診治的事情,容巧嫣在一旁聽著,拍著楊嬤嬤的手,無聲的安慰著。

「六小姐人呢?」

門外突然傳來了一個丫鬟稚嫩的聲音。

妙枝聽了,趕緊的跑到了房門口去看。

「是大夫人院裡跑腿的水兒。隻怕她看到小姐在周家哥哥的房裡,會回去嚼舌根。」

妙枝臉色凝重的說道。

男女授受不親且不說,周磊可是個下人。

容巧嫣一個大家小姐親自跑來探望下人,還進了下人的臥房,隻怕大夫人要訓斥一番了。

「小姐快些出去。就說,就說是老奴帶著小姐進來的。若是責罰就責罰老奴。」

楊嬤嬤一聽是大夫人院子裡的丫鬟,也慌了神,有些手足無措的說道。

反倒是容巧嫣淡定的站起身來,「無妨。我今日裡做的事情,哪個冇招了大夫人的眼?我肯定要受責罰了,不差這一點。」

從她先斬後奏的讓人去用了馬車開始,到大夫人使人來喊她回內院而她冇回,再到她擅自找了外麵的人給周磊診治,現如今又入了周磊的房內探望。

這樁樁件件,都可以讓大夫人使勁責罰了。

不過,冇法子。

有些事情,可以想好了後果再去做。

有些事情,是本能的想要去做。

周磊小的時候就對待她像親妹妹一般。在那個兩小無猜的時候,周磊一直陪著她玩。

後來更不用說,忠心耿耿的聽她的吩咐做事情了。

前世裡為了她的吩咐,直接丟了性命。

今世裡,因著她的吩咐,在慕世子手底下受了罪。

樁樁件件,讓她冇法子去想好善後再來做事。

如今,也該是自己去大夫人那裡請罪了。

大家小姐,倒不會被打板子,不過是跪佛堂、禁足、抄寫經書罷了。

她,不怕的!

「我隻怕是會被禁足,你們再有什麼事情,就先商量著處理。切記以石頭哥哥的身體為先。銀錢上不要擔心,我這裡有。不管花多少,都去花。妙枝,你記住我跟你說的,一定要求得沈大夫留下給石頭哥哥看診。跟沈大夫說不管什麼藥,隻要有用,不管多貴都用。」

容巧嫣看到拾蕊正陪笑著跟水兒說著話,明顯是拖著水兒的樣子。

她匆匆的說完,就走出房門。

「我在這裡。」容巧嫣邁出房門,淡淡的對著水兒說道。

「六小姐安。」

水兒看著大開的房門,旁邊侍立兩側的楊嬤嬤和妙枝,對著容巧嫣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容巧嫣淡淡的點點頭。

「六小姐,大夫人說天色已晚,大家小姐不宜一直呆在下人巷。讓您過去靜思院。」

水兒恭恭敬敬的說道。

容巧嫣看著慢慢變暗的天色,也知道該去靜思院領罰了。

「妙枝,你且回家吧。替我謝謝你家夫君。楊嬤嬤,你留在這裡照顧石頭哥哥。」

容巧嫣挨著對妙枝和楊嬤嬤說道。

接著她又轉頭對著水兒說道:「稍等一下吧。白梅去拿手爐了,想必也快要回來了。」

話音剛落,就見白梅匆匆的從門外進來了。她看到了大夫人院子裡的丫鬟也是一愣。

旋即,她快步的到了容巧嫣麵前行禮,把手爐遞給了容巧嫣。

「拾蕊,你去送了你妙枝姐姐出府。」容巧嫣想了一下,才安排拾蕊去送妙枝。

今日,自己安排了拾蕊許多事情。

隻怕拾蕊現在過去,要受重罰了,所以還是不帶她的好!

為您提供大神柳煙翠的《重生之謀離》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212.又欠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