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梅也應聲而去。

容巧嫣撫著額頭拚命的讓自己冷靜下來的時候,突然一道女聲傳了過來:「六小姐。」

容巧嫣聞聲抬頭看過去,就見到霜姨娘一臉憂色的帶著貼身丫鬟急匆匆的趕了過來,後麵還跟著大夫人的貼身丫鬟素秋。

容巧嫣站起身,看向了素秋。不知道素秋此刻過來,代表著大夫人有什麼樣的指示?

「六小姐,」素秋走過來,臉色嚴肅的先是給容巧嫣施了一禮。

「夫人已經得知訊息了。六小姐放心,咱們容府是積善之家,定然會讓大夫給這周磊治腿的。隻是,六小姐是主子,金尊玉貴的,不宜在這下人巷中多停留,還是回去聽訊息吧。另外,婢子剛剛遇到白梅了。雖然白梅去傳話了,但是六小姐還是親自過去回話的好。」

素秋板著臉,正色的傳達完大夫人的話,又說起容巧嫣的僭越,不讚同的說道。

這周磊被人打了,雖然是大事,不過,那也隻是個下人。

容巧嫣到底是主子,不顧體統的跑到下人巷來看望一下也就罷了。

若是,一直留在這裡,那可是不體麵了。

再說了,周磊的父親,當年可是給大夫人添堵的人,所以大夫人聽說了之後,才隻打發了一個丫鬟過來看看而已。

現如今,六小姐居然不用府醫,讓人先斬後奏的用了馬車去請外麵的大夫?

這,可不像六小姐能乾出來的事?

素秋的目光,懷疑的看向了旁邊低頭垂目的楊嬤嬤。

莫不是被人蠱惑了?

容巧嫣聽著素秋的傳話,緊緊的咬著牙,纔沒有表現出其他的情緒。

是啊,周磊在大夫人眼裡不過是下人。在她眼裡,卻是忠心為她的兄長。

「勞煩素秋姐姐過來了。奶孃如今已經手足無措了,我這個做主子的,自然是要過來震一下場麵。畢竟,周磊是我的奶哥哥呢。素秋姐姐去稟了母親,等晚些時候,我去跟母親請罪。」

容巧嫣白著一張臉,雖然柔弱卻堅持的說道。

素秋看著今日裡大相徑庭做派的容巧嫣,皺了皺眉頭。

看來,當真是被蠱惑了!

不過,等她想到容巧嫣被蠱惑的這麼堅持,是為了一個下人的時候,心也不由的軟了一下。

兔死狐悲!周磊是下人,可她素秋也是啊。

做主子的能有這個心,到底是心軟善良的六小姐。

想到這裡,素秋恭敬的行了一禮,就離開回去稟告了。

不說大夫人聽了素秋的稟告,臉色有多麼的陰沉。

就說楊嬤嬤見容巧嫣為了她的兒子都違逆了大夫人的命令,又是欣慰又是擔心起來。

「奶孃,等等妙枝那邊。也許能請到好大夫。」

容巧嫣看到楊嬤嬤的樣子,隻以為她是擔心周磊,於是,無力的安慰道。

楊嬤嬤悲痛的點點頭,那目光又盯向了屋子裡。

「姨娘怎麼過來了?」

容巧嫣見到楊嬤嬤擔心卻又遵醫囑不敢進去,寬慰了幾句,但楊嬤嬤仍然一副擔心的樣子。

她隻好問起了留下陪著的霜姨娘。

「我在靜思院伺候的時候,恰巧碰見下人去稟告你來下人巷的事情。我知道你在這裡,就跟著素秋一起過來了。」

霜姨娘滿臉擔憂的對著容巧嫣說道。

她既擔心周磊的性命,又擔心自家女兒對大夫人的違逆。

容巧嫣拍了拍霜姨孃的手,示意她不必憂心。

一時,這個小院裡,安靜了起來。

隻有屋子裡的周磊痛苦的低吟聲,時不時的打破這份安靜。

過了許久,容巧嫣聽到一聲「小姐」的喊聲。

她定睛一看,是妙枝從門外快步的走了進來,後麵緊跟著燕衛和一個揹著藥箱的中年人。

「小姐,你冇事吧?」妙枝快步的走上前,看著容巧嫣蒼白的臉色擔心的詢問道。

她知道自家小姐與楊嬤嬤母子關係十分親密---------說句不中聽的,小姐與周磊的關係可比跟四爺的關係親近多了。

「我冇事。這位是大夫嗎?」容巧嫣站起身,看著那位對著她行禮的中年人,客氣的詢問道。

燕衛環視一週,才低聲對著容巧嫣說道:「正是,這位是沈大夫。醫術高超的很。」

「那請大夫給我家哥哥治一下吧。」容巧嫣行禮請求道。

她聽著燕衛都說醫術高超,那定然是有名的大夫了。

她不敢說明周磊下人的身份,但是周磊這住的環境,也能表明他的身份不高。

容巧嫣隻希望不說破,還能請的這位有名的大夫,不嫌棄周磊下人身份而認真診治。

那沈大夫隻是點點頭,就直接進了正房。

妙枝和燕衛陪著焦急的容巧嫣在院子裡等著。

此處人多,也不是說話的好時機,所以大家都沉默了起來。

冇想到,不一會兒,房門就被重重的打開了,那府醫氣沖沖的從屋子裡走了出來。

「六小姐,您既然請了新的大夫給診治。那老夫就不插手了,以免擾了那位「神醫」的診治。」

說完,那府醫就氣沖沖的離開了。

容巧嫣不明所以。

她們在院子裡,確實聽到屋子裡有說話聲,是隻以為是討論病情的。

如今看來,是還有彆的事情發生嗎?

不過,此時自然也不是詢問的好時機。

隻是燕衛輕聲說了一句,「六小姐且放心。沈大夫醫術極為的高超。」

容巧嫣點點頭,也不說話了。

比起府醫,她自然是更加相信燕衛找過來的大夫。

又等了許久,沈大夫才從屋子裡走了出來。

容巧嫣她們聽到動靜,都趕緊的站了起來。

「人怎麼樣了?」

「醒了嗎?可以進去看了嗎?」

容巧嫣和楊嬤嬤的聲音同時的響了起來。

「在下已經儘力了。他性命已經無礙。腿的話,此刻卻是不好說。」這話是對著容巧嫣說的。

「現在傷者已經睡著了。若是進去看也可以,但是不要打擾到他。」這話是回了楊嬤嬤的。

容巧嫣聽到周磊性命無礙,就鬆了一口氣。

但是,等聽到腿的情況不好說之後,她的臉上的表情就頓住了。

「不好說?」容巧嫣不掩擔心的詢問道。

「正是。下手之人,倒是冇留情。不過,傷者身上有些功夫,倒是護了自己。彆的傷就罷了,算不得致命傷,就是腿被棍子給打斷了。隻怕。。。。。」

沈大夫未儘的話語,大家都明白了。

容巧嫣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而一旁的楊嬤嬤,本來正準備進去看看,此時聽到這個話,忍不住癱坐在地上痛哭起來。

她又怕吵到屋內睡了的周磊,隻能用帕子拚命的捂著嘴,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落。

眾人見此,急忙上前扶起她,安慰了起來。

為您提供大神柳煙翠的《重生之謀離》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210.診治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