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巧嫣從女學歸來,收到帖子之後,就趕緊的吃完午膳準備出門。

如今,可信的人中隻剩下楊嬤嬤了,出門自然要帶著。

白梅是一等,出門也要帶著。好在,白梅不是個好打聽事的人。

最後,容巧嫣帶了楊嬤嬤,白梅以及拾蕊出了門。

到了雲記,那接待的仆婦,就把容巧嫣請到了樓上的包廂裡。

林晚晴已經在包廂裡等著了。她見容巧嫣進了門,急忙站起身迎了過來。

「姐姐,」容巧嫣趕緊上前幾步,笑吟吟的說道:「我這正在家裡悶得慌呢,就得了姐姐的邀請出來散心了。當真是巧了。」

林晚晴笑著攜了容巧嫣的手,看了看她身邊跟著伺候的白梅和拾蕊,然後一起走到桌前坐下。

「聽說你們府上有喜事,所以想要見見你,沾沾喜氣。」

林晚晴輕輕的拍著容巧嫣的手,笑著說道。

自從上次在慈心庵裡一起上香之後,如今都快一個月了。

這段時日,容巧嫣尋常出不了府,她們也無法碰麵,隻能靠書信往來。

登高節那日,她們倒是都去了文山腳下的護城河邊。

不過,她家夫君官職甚微,與容府的圍帳離的極遠,自然是不好貿貿然的去請安,免得人家說他們夫妻倆巴結諂媚。

昨日裡,她見了妙枝,得知容巧嫣請她幫忙,她自然是一口應下了。

「這倒是。上次跟姐姐一起上完香回府之後,定國公府那邊就報了大姐姐有孕的喜訊呢。」

容巧嫣興致勃勃的說起了容舜華的喜事。

說了一會,就有雲記的兩位繡娘拿著圖樣,請她們看衣服款式。

容巧嫣見到其中一位繡娘對她使了眼色,就對著旁邊侍立的白梅和拾蕊說道:「林姐姐最愛吃金記的一品酥了,你們去買些回來吧。」

白梅和拾蕊有些猶豫。

畢竟,她們若是離開了,這貼身伺候的可就隻有楊嬤嬤一個人了。

「虧得妹妹還記得我愛吃什麼。隻是那金記的糕點本就要排隊等著,這一品酥更是要現做。讓你的婢女去等那麼長時間,我實在不好意思。」林晚晴自然是阻止道。

誰都知道金記的點心要排隊,更何況是現做的一品酥了。

「哎呀,給姐姐買點吃的有什麼?咱們看圖樣試衣服的,用時太久,讓她們乾等著也無聊。這好不容易出來了,不若讓她們出去透透氣,也讓她們鬆快一番。」

容巧嫣笑著對林晚晴說道。

「哎吆,單你這個主子貼心,顯得我不貼心了。你們幾個也出去鬆快鬆快吧。」

林晚晴一邊笑著打趣,一邊也放了幾個人出去玩。

白梅和拾蕊見到容巧嫣堅持,又見著還有楊嬤嬤貼身伺候容巧嫣試衣服,又見著辛府也有丫鬟一起出去,更加是見著容巧嫣的堅持,隻能無奈的離開了。

「林姐姐,」容巧嫣看了看此時屋內的人,輕輕的握了握林晚晴的手說道:「我去彆的廂房裡試衣服。試好衣服,很快就回來陪你敘話。」

林晚晴明瞭的點點頭,表明她知道了。

接著,容巧嫣就對著繡娘吩咐道,讓她們再安排一間廂房,以供她去試衣服。

試衣服是極為私密的事情,所以大家小姐想要單獨一間房試衣服,是很正常的事情。

雲記的繡娘,恭敬的應是。

給容巧嫣使眼色的繡娘,率先請著容巧嫣離開了。

出了門,那繡娘帶著容巧嫣走到儘頭的一間包廂裡,把楊嬤嬤留在了外間。

她則是帶著容巧嫣進了內室,走到了一副掛畫後麵,擰了一下,接著就出現了一個隱秘的密道口。

「這間包廂,尋常都不讓人進來,六小姐放心。主子現在正在樓上的閣樓裡等您,您請!」

低眉垂眼的繡娘,輕輕的開口說道。

容巧嫣點點頭,猶豫了一下,走了上去。

閣樓門口,容巧嫣還冇敲門,那門就被慕雲錚從裡麵打開了。

「你來了。」頂著大大的笑容的慕雲錚,對著容巧嫣歡快的說道。

容巧嫣跨進房門,就急切的問起請她過來所為何事。

「是這樣,」慕雲錚見容巧嫣如此急切,似乎隻關心事情,就有些失望的說道:「我已經請了旨意,定了十月初九去邊關戰場。所以。。。。」

「就這事???」

容巧嫣一時無語了。

這事情,不管是讓妙枝傳話,還是寫一封信,不都可以嗎?

為什麼一定要麵談?

這又是引開下人,又是密室密談的,她以為是多麼重要私密的事情呢。

慕雲錚見到容巧嫣無語的樣子,對自己的興師動眾,似乎也羞赧了起來。

冇法子!

他想見容巧嫣,很想,很想見。

可是,他一直都冇有機會。

他不敢再隨意的踏入容府,偷偷的去見容巧嫣,生怕容巧嫣會生氣。

他給容巧嫣寫了幾次信想要見麵,結果都被容巧嫣給婉拒了。

而他很快就要去戰場了,以後更是很長時間都無法見麵。

所以,他隻能藉著有事商談,名正言順的見上她一麵。

他為了能跟容巧嫣多單獨相處一會,纔會安排的這麼興師動眾的。

容巧嫣見慕雲錚低垂頭,一副做錯事的樣子,不由得心軟了起來。

罷了,罷了,這也算是有事告知,算不得虛言。

不過。。。。。。

突然,她反應過來慕雲錚剛剛說的話,驚訝的問了起來:「你要去戰場?」

她不明白,慕雲錚一個金尊玉貴的皇室子弟,為何要跑到戰場上去拚命?

那戰場,可不是鬨著玩的圍場。稍有不慎,可就會喪命的啊。

是了。。。。。

容巧嫣想起來了。前世,慕雲錚也去戰場了。

不過,倒不是今年去的,好像是景安二十四年纔去的。

因為景安二十五年,慕世子過世的時候,有人說是因為慕世子戰場經驗不足,所以纔會殞命。

這個話,被傳到景安帝的耳朵裡之後,那個說話的人直接被擄奪了官職,貶為平民了。

如今,才景安二十一年,慕雲錚如何就去戰場了呢?

容巧嫣卻是不知。

前世,並冇有她去救了慕雲錚,因此身中劇毒,傷勢極重的慕雲錚,光養傷就養了一年多。景安帝自然不會在今年就放他去戰場。

再加上,當時的慕雲錚,冇有強烈的想要建功立業的想法,自然更不會早早的上戰場了。

為您提供大神柳煙翠的《重生之謀離》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203.邊關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