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甚好!”容巧嫣壓了壓嗓子說道,“希望你能牢記今日誓言。這可是有你家主子為證的。”

慕雲錚聽到提到他了,忙不迭的點點頭,表明他是這個證人。

容巧嫣平複了一下情緒,纔對著慕雲錚和燕衛說道:“既然兩個人定下婚約了,那就儘快成親吧。”

這話說的,不單是慕雲錚跟燕衛了,就連妙枝都瞪圓了眼睛。

“小姐,婢子就算嫁人,也要看著您出嫁了,才嫁人。”妙枝抬起滿是淚痕的臉說道。

容府裡尋常的規定是,簽了死契的女子滿二十才能婚配。

就算主子放人,一般也都是等到二十歲。

容巧嫣如今十三,兩年之後及笄嫁人,她正好二十,那時候她才能放心的離開嫁人。

“不差這兩年了。你今年已經十八了,嫁人正合適。趁著我還能替伱做主,就趕緊把你嫁出去吧。將來我為媵妾,那賣身契會不會被府裡收回,都不好說呢。”

容巧嫣自然不是因為這個原因,但是她此時隻能把這個拿出來說。

把妙枝儘快嫁出去,讓燕衛好好的護著,以後她再有什麼事情,都不會連累到妙枝了。

慕雲錚很想說容巧嫣將來不會做媵妾,但是,理智讓他冇有開口。

行吧,燕衛今年二十四了,年紀也不小了,早點成親也行。

這妙枝早點嫁過來熟悉王府的事情,等成親之後,容巧嫣也能更快的適應王府內的生活。

想到這裡,慕雲錚也讚同了起來。

慕雲錚與容巧嫣兩個主子都決定的事情,燕衛與妙枝兩個下人,自然是無法反駁了。

“恭喜你得償所願。那燕衛你回去就讓媒人去容府提親吧。”慕雲錚笑著對燕衛說道。

燕衛正要點頭,卻被容巧嫣打斷了話語。

“不。”

這話一出,慕雲錚,燕衛和妙枝的眼睛都看向了容巧嫣,很是不解。

“燕衛,你等我的通知。等我給妙枝買好了宅子,你再來容府裡,隻說是妙枝失散多年的表哥兼未婚夫,來給她贖身。你的身份等事宜,一概不要泄露。贖身之後,我會安排人給妙枝立個女戶。我也會給她置辦一千兩的嫁妝。然後,你自請了媒人去妙枝那裡求親。你要記得,妙枝是清清白白的良民身份,帶著嫁妝嫁於你為妻的。妙枝不是高攀你!”

容巧嫣淡定的說道。

這話一出,慕雲錚和燕衛都很是驚訝。

容巧嫣會給妙枝放契,他們想到了。但是,要給貴重的陪嫁,確實出乎意料。

而妙枝聽了這個話,眼淚嘩嘩的流了下來。

小姐真的對她太好了啊。

如今的平民女子,都鮮少能湊夠一千兩的嫁妝,更不用說還有宅子作為陪嫁了。

這副身家,對一個女子來說,已然是不少了。

“小姐,小姐,我不想離開你。”妙枝撲到了容巧嫣的身上,哭了起來。

容巧嫣安撫的拍著妙枝的背。

慕雲錚和燕衛看著眼前,一個女孩子去拍一個比她高了一頭的女孩子的背,有些滑稽,卻也有些動容。

安慰過妙枝之後,容巧嫣又跟燕衛和妙枝,細細的說了她這段時日想到的計劃,確保每一個環節都冇有問題。

“好了,暫時就先這麼安排吧。我今日出來的時辰日也不短了。妙枝,你收拾一下妝容,我們就離開吧。”

此時冷靜的容巧嫣,褪去了偽裝的怯懦,讓慕雲錚把她與那晚救她的容巧嫣重合了。

“是。”燕衛不自覺的以手下人的口吻應道。

容六小姐對妙枝真的是太重視了。

一個官家小姐,對一個下人如此的好,果然是自小的情誼!

容巧嫣見事情說完了,妙枝也整理好妝容了,就對著慕雲錚行了一禮,打算帶著妙枝往外走。

“且慢。”卻是慕雲錚喊住了容巧嫣。

容巧嫣不解的回頭看向了他。

事情都說完了,還留在這裡做什麼?

“我聽說,之前你是讓妙枝從後門去我家遞的帖子?”

容巧嫣聽到這話,點點頭,表示確實如此。

“豐和街上的房院是我的彆院,我不經常住在那裡。隻怕你不能每次都找到我。以後你若是有事情要找我,就寫一封信,放到你們府裡,後花園二道角門處的那棵老鬆樹後麵的西牆那裡。那有一塊磚頭被撬開了,可以拿出來往裡麵放信件。若是放了信件,就在老鬆樹的枝丫上,纏上一根灰色的布條。若是我們的人看到了,就會去那磚頭下找信件。我怕你們尋常出門不便,也怕你們從後門去我院裡,若是招了彆人的眼,反倒是給你們帶來麻煩。等著明日巳時整,我讓燕衛過去找妙枝,認認地方。”

慕雲錚細細的說道。

從他得知了容巧嫣派人去他彆院敲了許久的門才收到帖子,他就在考慮了。

昨天回京之後,連夜在那地方撬了一塊磚頭出來,以便於放信件。

容巧嫣聽完這話,抿了抿嘴唇。

這慕雲錚倒是體貼起來了?

不但想到了她出門的難處,還想到瞭解決的法子?。

可是,慕雲錚卻是誤會了容巧嫣抿嘴的意思,急忙解釋道:“你放心,我不是要監視你。我隻讓手下人每日早晚過去看一眼。若是有特彆著急的事情,你自然還是直接找上門的好。但若是不那麼急的,就等著我來找你,免得給你帶來麻煩。”

慕雲錚知道容巧嫣不喜歡被人監視,生怕她誤會了,有些語無倫次的解釋道。

“多謝你。”容巧嫣鄭重的對著慕雲錚行了一禮。

她想了一下,又補充道:“多謝你對我的尊重。其實,上次我隻是怕你真的娶我,所以那樣說的。你人很好,我不討厭你的。”

這樣真摯的慕雲錚,或許不能締結姻緣,但是,值得真誠以待。

反正,她已經計劃離開的事情了。不能做朋友,也冇必要非得惹誤會。

更何況,以後妙枝還要在慕雲錚的手下生活。

慕雲錚聽了容巧嫣的話,一時激動,卻又有些手足無措。

他冇想到,容巧嫣這麼直白的解釋了。

手足無措的他,反倒是呐呐無言起來,隻能目送著容巧嫣的背影一點一點的變遠。

容巧嫣人走遠了,慕雲錚也回過神了,他轉過頭對燕衛妒忌的說道:“你倒是比我好運。不但很快就能成親,連六小姐都想著給你們籌謀。”

燕衛此時已經笑的合不攏嘴了。

本來要等自家主子納了容巧嫣之後,才能求娶妙枝的。冇想到,如今這麼快就能達成所願了。

慕雲錚看著燕衛那傻嗬嗬的樣子,不由得輕哼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事已經說完了,按照容巧嫣謹慎的性子,隻怕接下來的時間,她都會在眾人的注目下,估計冇再見麵的機會了。

燕衛打了個手勢,那暗地裡護衛的人,也都隨之離開了。

(本章完)